正文 第四十章 打脸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光芒再次从我的身上散发,愈来愈量,渐渐将我和小喆包裹。忽的,我的耳中出现了渺渺飘飘的声音,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小喆,吃内内罗~~~”

    “快让我看看我的宝贝儿子!”又是一个男人的声音,那些声音开始在我脑中回响,越来越多。

    “小喆啊~~外婆给你做了一双新的小鞋,你看看喜不喜欢……”

    “哦哦哦!小心小心!外公来抱,外公来抱!”

    一声又一声男人,女人,老人疼爱的话音不断在我耳边回响,我的泪水也不受控制地涌出,是小喆的妈妈,爸爸,外公和外婆,小喆记着他们,在星质体的深处,它像是录音机一样录下了他们生前在小喆耳边说的每句话。

    “你怎么才回来?!还喝成这个样子!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们母子?!我看你是在外面小姐大腿摸爽快把我们忘了吧!”

    “别吵别吵,我们不吵架……你也知道我这是没办法……领导叫我喝酒,我只能喝,哎……快让我看看宝贝儿子,只要看到儿子,我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不许碰!小心他酒精过敏!”

    “是是是……”

    “喂?孩子找到了……”忽然间,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浮现,“知道了,打镇静针,是。”

    宝宝那么小,居然给他打镇静针!真没人性!

    这一定是那个带走他的人的声音。他如果不给宝宝打镇静针,就不能带走宝宝。

    “明天,植物园,知道!暗影团崛起万岁!”登时,最后一句话让我瞬时睁开了眼睛,暗影团,真的是暗影团?

    我怔怔站在光芒中,脑中却是一时空D,一行泪水还是缓缓滑落。我曾经还跟伦海他们据理力争,甚至连欧沧溟也赞成我的看法,认为这次不会是暗影团所为。可结果最后,却在孩子声音的记录中,被狠狠打了脸。

    欧沧溟,你的脸疼吗?幸好,听到这句话的不是你。

    我为什么会哭?难道,还在期望白墨不要错得更离谱?不要让我的爸爸妈妈更失望?

    之前,他只是劫狱,我逮捕他,他至多是被判处黑巢监禁。但现在,他的性质不同了……

    他是在恐怖主义袭击!!

    他会死……

    会死的……

    我的双手微微轻颤了一下,我有些恍惚地低下脸,光芒的绽放只在毫秒之间,我却感觉宛如过了一个世纪。

    我看向双手间宝宝天真无邪的笑脸,缓缓定下了心神。白墨已经走远,我彻底帮不了他了。但是眼前的宝宝,正等着我的帮助。

    我的手心里,还有残余的光芒,我继续按在宝宝的脑袋上,等待手心里的光茫茫消失,宛如这些光芒就是药剂,要让所有的药剂都注入宝宝的体内,丝毫不能浪费。

    光芒彻底消失,宝宝开心地笑了,我也对宝宝扬起了微笑,一滴泪,滴落在宝宝的脸上。宝宝一愣,抬手擦了擦,然后继续看着我笑。

    你还笑,我还担心不成功。

    我的这次能力释放,在宝宝身上暂时还看不出。因为宝宝是属于声系超能力,所以还得等他哭。

    不过现在看来,他应该是不会哭了。

    我笑着戳了戳他的脸,感觉到了一丝疲惫。

    这两次星体激变我控制地很好,并不是大范围,因为我知道如果不控制好范围,会使得能量浪费的同时,也会消耗我过多的体能,就像司夜老师说的,任何人也撑不住连续两次的星体激变。

    实验室门打开,大家再次涌入。青沐立刻跑到宝宝的婴儿床,细细做着检查,在看到宝宝精神依旧饱满时,安下了心。

    我对大家扬起了笑,大家也站在那里开心地笑着,兴奋地彼此拥抱,来庆祝我的成功。

    但是,我从司夜老师平静的目光里看出,他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心理准备。

    我们真的被直接送回了宿舍,并没有被关在研究院哪个神神秘秘的房间里进行观察。

    两边的宿舍门都大开着,我的宿舍里摆满了鲜花,桌上全是美食,客厅里还挂上了庆祝我出院的横幅,比以往我出院更加隆重,宛如也在庆祝我成为了天启队的队长。

    焱神告诉我,鲜花很多是特遣营的队员们送的,在我住院这段期间,他们负责帮我收鲜花和礼物。

    伦海还叫来了杰瑞,雾妹和妮娜,伦海的后宫队终于再一次团聚,只是这一次,少了心妍。

    宿舍里的这一切都是焱神和北冥一大早上弄好的,大家也知道我住院期间一直吃得清淡,所以还特地给我准备了个大火锅。

    我的宿舍,一下子变得热闹非凡。

    青沐负责看宝宝,在我和心妍的房间里。

    焱神,杰瑞他们负责煮火锅,妮娜和雾妹帮忙洗菜。

    伦海忙着点菜,叫饮料,他这位大少爷还嫌特遣营的菜不够新鲜,让他家里送上等的牛排过来。送送吃的穿的,他这位伦家大少还是有特殊权限的。

    至于快闪,泡澡去了!

    即便以前他的床跟我相连,但是他一离开床他就会恢复原样,所以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洗过澡!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

    还记得以前问他他最想做什么,他老实地说想洗澡。当时还被大家狠狠“扁”了一顿,因为我不可能跟他一起洗。但那时他的确是说出了心声。

    所以,他一回来就去泡澡了。想来也是觉得可怜。

    我也在房间里休息,刚才两次星体激变还是让我有些疲惫。

    擎天坐在我床边照顾我,给我先拿来了水果色拉给我开胃。

    “下次任何事都要告诉我知道吗?!”他不悦地说,沉着脸看我。

    “知道知道~~”我敷衍他。

    “你这是在敷衍我!”他看出来了!

    我吐吐舌头,看得一旁的青沐微微笑。

    擎天随即看向青沐:“青沐,以后她无论有什么事都要跟我说,知道吗?!”他又去命令青沐了。

    我立刻不悦:“喂!青沐是我天启队队的,还轮不到你来命令。”

    青沐依然淡淡地笑着,像是在看两个小孩子吵架。

    擎天立刻瞪我:“谁让你不告诉我!”

    我立刻指向外面:“青龙队来了!你好去迎接了!”让海姬他们也来是我的主意,今天也是擎天出院的日子,大家应该一起庆祝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