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3章 师徒之间情谊深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清新而淡雅的香味也随着司夜老师房门的打开而飘出,他身上是一件淡银蓝色的丝绸睡衣,飘逸却又贴服的质感,恰到好处地将一个成年男人的身体线条变得若隐若现。深蓝色的围边让整件睡衣变得优雅且有格调。

    仅仅是一件睡衣,便已看出司夜老师的优雅品味。

    司夜老师应该刚沐浴结束,他的长发随意地挽在脑后,用一根木簪固定,几缕长发随意地垂落在肩膀上,这让他越发地雌雄莫辩,美如深谷百合,优雅,清新,却又透出一分孤高的冷艳来。

    司夜老师怎么可以这么美,简直美地犯罪

    一个男人本就很难驾驭长发,但他的长发,却美地让人惊心动魄。拳霸营长是如何抵挡住司夜老师这雌雄莫辩的美丽的这倒是证明拳霸营长绝对是钢铁大直男。如果我是男人,我想我早已为司夜老师而弯。

    司夜老师缓缓回神,手执笔记本电脑站在门口,面容在灯光中越发朦胧,红唇在夜色中越发迷人。

    “队长队长啤啤”快闪在我耳边一个劲地轻轻叫我。

    我缓缓回神,再厚的脸皮也因为司夜老师夜晚之美而红,我努力佯装淡定,指向快闪手中的箱子:“我来收拾自己的东西,司夜老师你已经来啦。你早点休息,我把东西拿完就走,打扰了。”

    司夜老师笑了笑,精巧的容颜在长发之中越发年轻。他走向我,我一时间身体变得有些僵硬。

    他站到了我的面前,温柔的目光里是一汪深水,他俯下脸,发丝滑落他的脸侧。他微微眯起眼,眼中多了分狡黠的笑意。

    “小灵,你在想什么”他竟是这样问

    我感觉我有点心虚了。

    快闪拉着小炫悄咪咪地退回门内,和我之间的链条几乎快要拉到最长。

    司夜老师身上散发着沐浴露的清香,面对任何危急情况都能保持镇定的我,此刻却变得心慌意乱起来。我不敢看司夜老师,微微侧开目光。

    谁知,司夜老师笑意更浓,越发俯下脸,几乎贴到了我的侧脸:“小灵,你该不会是在想拳霸营长为什么没有和我在一起吧”

    “当然不是”我立马转回脸否认,正对司夜老师微微眯起的那双睿智的眼睛,瞬间,脑中“嗡”一声,感觉自己在司夜老师面前发挥失常,蠢地此地无银三百两果然司夜老师的美色,是我的致命伤。

    司夜老师盯视我的眼睛笑了,他已经知道了答案。

    他慢慢退回身形,抬起手,带着他沐浴露的清香的手,轻轻放落在我的发丝上:“如果,幻想我和拳霸能让你放松下来,给你的大脑降降温,我愿意。”最后三个字从司夜老师的红唇,无比温柔轻柔地吐出,瞬间融化了我这一天的烦躁与疲惫,只想靠在他的身上,享受那一片蓝色的宁静。

    但是,我忍住了

    我不能占司夜老师的便宜,虽然这个小差开得有点大,但我还是要恪守男女之间的距离与本分,保持我和司夜老师之间师生该有的距离。

    “谢谢司夜老师,我果然好多了。”我放松地笑了。身边所有的男人里,没有一个是能像司夜老师这样,给我以家人的温暖与安心的。

    即便曾经的白墨也不行,和他有了感情,有时候心情反而会因他而乱。而感情越深,乱地越厉害,越离谱,最终甚至脱离了我自己的控制,差点无法回头。

    “要我帮忙吗”司夜老师轻轻抚过我的长发,温热的手落在我的肩膀上。湿热的手还带着他沐浴时的水温。

    我连连红着脸摆手:“不不不,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只剩一些日常用品了。司夜老师您快休息吧。”

    “你才是要早点休息。”司夜老师微露一丝生气看我,“我最宝贝的徒弟,在特遣营里,都瘦了”司夜老师怜惜地打量着我的脸。

    司夜老师说我是他最宝贝的徒弟,心里有点甜。而他心里,还有一个让他更为骄傲的徒弟。

    “司夜老师,关于心妍,我有些事想告诉你其实心妍她”

    “我知道”司夜老师微微垂眸,脸上也难掩惋惜之情,“你什么都不用说,我大致能猜到”司夜老师微微蹙眉,“只是她还是伤了你”司夜老师拧眉叹息。

    “我不怪她。”我立刻说。

    司夜老师扬起淡淡的微笑,抬手轻触我的脸:“她真该谢谢你,她始终刺伤了你”司夜老师目光转淡,收回轻触我脸庞的手,“你收拾吧”司夜老师轻轻叹息一声,转身走向了厨房。

    我和心妍,都是他心里爱过的徒弟门生。尤其是心妍的才华与科研上的成就,远远超过了我。司夜老师应该想到心妍刺伤我的目的,他理解心妍的做法,但同时又因为我受伤而生心妍的气。他现在想到我们两个,一定很头疼吧。

    别的导师的门徒都没那么多事。偏偏我和心妍,事多,麻烦多,身上的罪名,也多。我们还真是给他这个导师添了不少的麻烦。

    我把卫生间自己的物品收拾完后,看了看我和心妍曾经无数次一起洗澡开秘密会议的浴室,那磨砂的玻璃后,宛如心妍的身影还在那玻璃后若隐若现,脸上抹着黑泥的面膜,水里放满了仰慕她的人送的玫瑰花瓣。

    我最好的两个闺蜜,都离开我了。现在,留下我,和一帮子老爷们在一起,我忽然有一点,性别上的孤独了

    我拿起所有的东西走出寝室门,快闪提着我的行李。即便只是从这里换到对面,距离不过两米,却有了一种从一段人生跳跃到了另一端人生的感觉。背后,是过去的一站,而面前,是将要踏入的新的一站。

    “小灵啊。”忽的,司夜老师从我身后走出,到我身旁,手里是一个保温杯,“喝杯热牛奶再睡,对你身体好。”他说完,微微一笑,将保温杯塞入我的手中,轻轻拍了拍我的手,转身回房,留下了他为我热的奶,和他身上的余香。

    我不禁,有些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