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3章 开始擒贼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我坐在休息隔离室里等待自己的验血报告。虽然我经过消毒,但始终我跟神隐女他们有过直接接触,所以以防万一,我还需要进行抽血化验,检查我的体内是否带了病毒。

    和我一起的还有司夜老师,焱神和青沐继续在神隐女他们的病房里照顾和观察他们。

    司夜老师继续在看神隐女他们在我使用能力时整个身体的变化,而我自然是继续跟进外面的发展。

    我们都已经脱掉了防护服。

    “根据市民举报,今夜我市多地出现星族变形扰乱公共秩序的事,星族特警已经前往抓捕寻衅滋事的罪犯,加上祁门市场因可疑病毒的封锁,我们不尽要问,我们苏城:还安全吗?”

    电视里的报道对我们星族非常不利。我们长久建立起来的良好形象,正在林俊,高杰和病毒事件中,慢慢崩塌。

    星族和普通人之间一直存有罅隙,因为要让普通人接纳星族,星族们一直过得谨慎小心。当普通人在憎恨我们星族时,他们却忘记了星族和普通人本是同根同源。而今天这些事件,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并不是星族是坏人,而是坏人成了星族。

    在今晚事件后,想必公关机构是最忙碌的。我刚刚交代海姬作的病毒公关应该也快播报了。

    “刚刚传来可喜的消息!隔离区的病毒经过检验,发现是不可致命的,但因为发现病毒时是新型病毒,所以当局本着保障市民安全的权益,决定采取最高级别的生化防疫机制。现在虽然病毒尚未查清是哪一种病毒变异,但已经确定对人类无害,之后当局会很快拆除隔离区,让市民回家。”

    我心口好几块大石终于放下了一块,这篇报道一出,各大网站媒体也迅速转发,很快获得了广大市民的称赞。

    【政府这么做是对我们老百姓负责!一百个赞!】

    【没错!我们的政府这次事件做得非常赞!不像美国以及那些欧美国家只会隐瞒,最终造成大面积传播!】

    【感觉到了国家的强大!】

    【我爱我国!】

    【支持!】

    【能不能拆慢点?五星级酒店从没住过的人想多住几天。】

    【哈哈哈,别说我炫耀,有没有和我一样想多吃几天五星级酒店自助餐的?】

    【好羡慕那些住在祁门市场边上的人可以住五星级酒店。听说有一家人还住进总统套房了!】

    【就是我们隔壁!羡慕死我了!怪自己脸黑,没抽到!】

    【难道是什么领导?怪不得区别对待。】

    【楼上的别乱猜了。政府让酒店所有房间都要腾出来给我们老百姓住,包括总统套房!因为只有一套,所以大家抽签的,md跟中五百万一样!】

    第一次一个报道下面的评论整齐划一地点赞称好!没有了黑子,叛逆愤青,Y谋论,正能量满满。或许他们也明白,这样如此透明清晰的事实,他们再造谣,只会自取其辱

    很多时候,是刻意地遮掩才会让人感觉到你的心虚,是有意的隐瞒才会让别有用心的人钻了空子,造出了谣言。而当谣言一经传开,你再去解释与公布事实时,你反而成了掩饰,任何话都变得苍白无力。

    因为第一时刻传出的谣言已经在普罗大众的心里成为了事实。但事实的真相,往往都是一些J毛蒜皮的小事而已。如果一开始能像我们这般彻底公开,自然没有机会再给那些人去造谣,去夸大,去滚出一个,最终无法收拾的雪球。

    病毒的事,基本尘埃落定,剩下的,就是另一边的大螃蟹和大蜘蛛。

    因为知道对方的针剂有一定时效,所以我们没有采取正面迎击的作战方法,而是主要侧重于群众的疏散,以及对怪物的控制。但已经发现这次的针剂似乎有所改进,加快了变形速度,所以怀疑针剂的效果也有可能会加长。

    “他在做实验。”司夜老师忽然一边看电脑一边说。

    我手捧牛奶看向他,他纤眉微拧:“这次的针剂效果显然比冯大强的那次有所加强。我认为他是在拿这些人做人体实验,他在一步步改进他的针剂。”

    我微微拧眉:“这些人真可怜。”

    “他们可怜吗?”司夜老师的语气变得有些冷酷,他侧脸看我,黑眸之中也没有了平日的温柔,“林俊,高杰已经明显显现出了暴力人格倾向,即便今天他们没有变成怪物,林俊迟早也会成为一名杀人犯,你看过他的犯罪记录吗?他可是警察局的常客。而高杰,就更危险了。他家附近有人投毒流浪猫,这个案子一直没破,现在看来,这个虐猫的凶手,很有可能是。”司夜老师点了点平板上高杰的照片。

    我不禁佩服司夜老师的信息汇总能力,我虽然因为事态紧急,只是粗略看了看高杰的情况,但没想到司夜老师还会把周围的虐猫事件和他联系在了一起。

    任何事情,都有因果。我们的个人,与周围总有不可见的丝线联系在了一起。

    “圣人不适合做科学家。”司夜老师忽然这样对我说,“像这类人得到了力量,只会死更多人。你还觉得他们可怜。”

    我一怔,想解释:“我只是觉得他们被当作人体实验这件事,即便是死囚,也不能被用来做人体实验。”

    “是么。”司夜老师淡淡看我一眼,收回目光,“他们在人间作恶,最后也该做点贡献。”

    我怔怔看司夜老师。显然,在林俊和高杰的事上,司夜老师认为我过于圣母了。但我从来不认为他们的死很可怜,我仅仅是觉得罪犯拿他们作人体实验并不人道。

    但现在去解释,显然无力而且多余。只有尽快抓到这个残酷的神秘人,才不会再有人被当作他的试验品。任何人,都无权拿别人来作人体实验。

    “灵,我已经到梁明这里。”视屏里,传来了擎天的话音,他已经到了梁明所在的网吧。

    “注意桌子下面。”我提醒。

    我现在还没办法离开隔离房。

    “知道。”擎天到了现场,所有人都紧盯正和神秘人密切联系的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