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7章 心难静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我的衣袖被轻轻拉拽,原来是拳霸营长,拳霸营长莫名看我,指指屋内的情况:“怎么回事?”

    我大叹一口气:“小天总是挑衅司夜老师,所以……”

    “原来不是你惹小夜不开心?”拳霸营长终于恍然大悟,我很冤地对他点点头,他的脸立时严厉起来,抬手就一大巴掌拍在了擎天的头上。

    “啪!”一声,非常地响,我都为擎天疼。

    擎天更是一下子被拍懵了,因为他在毫无察觉的状况下被拳霸营长拍了一掌。拳霸营长的手掌比我脸还大,他轻松就能把钢管折弯,这一巴掌,不是常人能承受的!

    拳霸营长趁擎天被他拍懵,摁着擎天的脑袋对司夜老师道歉:“小夜,对不起,是我管教不严!”

    司夜老师看看拳霸营长,似是给他几分薄面地收回了寒气。他站起身,将长发顺在耳后,从拳霸营长身边冷傲走过,随即,微顿脚步,侧脸沉语:“拳霸,我跟你儿子争女人,谁赢?”

    “你赢你赢你肯定赢。”拳霸营长居然如此唯唯诺诺,我站在一边都看傻了!

    司夜老师冷冷瞥他一眼:“告诉你儿子,苏灵,是我最得意的学生,我觉得,他根本配不上她!”

    “呃……”拳霸营长继续摁着擎天的脑袋,开始有点发懵。似乎眼前的状况,还有司夜老师的话,让他开始有点不明所以。

    我惊讶地看这司夜老师,司夜老师看向我,抬手,拍了拍我的脑袋,那带一分轻鄙的目光似乎在鄙视我,什么时候眼光变得那么差。

    随即,他收回手直接走过我的面前,离开了会议室,步履带风,衣摆飞扬。

    “司夜!”擎天这才回神,但立刻就被拳霸营长摁回,怒斥:“你怎么回事?!司夜是我兄弟,算辈分,是你二叔!你居然敢招惹他?!他到底哪里惹到你了?!你们两个部门都不一样!”拳霸营长拎着擎天就是一顿训斥。

    擎天那脾气当然不会乖乖被拳霸营长训斥,立时甩开拳霸营长的手,怒瞪他:“你兄弟!对我女人有意思!他招惹我女人,我能不管?!我是个男人!”

    拳霸营长愣住了:“你女人?”他恍然地看向我,我耸肩:“他想多了。”

    拳霸营长赞同点头,看擎天:“恩,你想多了。”

    “我想多?!你去问问他!”擎天甩手指向门外,“他是你兄弟,他一定会告诉你的!”

    拳霸营长愣愣看擎天一会儿,猛地喷笑:“噗!司夜会跟你小子抢女人?噗!哈哈哈——他是你们长辈!诶?不对,好像年级差不多……”拳霸营长居然认真思考起来,“恩……他跟苏灵也就差六七岁吧,这个年龄差刚刚好啊,小天,说真的。不是老爹看不起你,小夜要是真对人家苏灵有意思,苏灵早就是他的了。”拳霸营长是一边憋着笑一边说的。

    擎天的脸难看到了极点。

    拳霸营长憋笑憋得涨红了脸,拍拍擎天的肩膀:“听话,别再招惹小夜,你们眼中的司夜老师,全是假象,如果你把真正的小夜给*出来了,那他指不定就来真的了。就他的成熟度,就已经赢你了。别作妖了,陪苏灵去完成任务。等任务结束……”

    “你给擎天放个假!”我***了话,拳霸营长一愣,我认真看他,“我要跟擎天约会,你给他放假。”

    拳霸营长听完,乐了:“好啊,准了。”随即,他又低头看擎天,眼中已经充满了宠溺,“多跟苏灵约约会,免得你乱想。嘿,没想到你小子在爱情上那么没自信和安全感。啊~~~我儿子长大啦~~~”拳霸营长开始仰面感伤起来。

    擎天Y着脸看拳霸营长那副快要哭的表情,受不了地白一眼,直接拉起我走人。显然,拳霸营长对他的取笑让他很不满意。

    “下次别惹司夜老师了。”我也忍不住说,“我论文还在他手里呢,如果因为你,他不让我过怎么办?”

    擎天一时愣住,语塞地看我。

    我没好气地看他:“你居然怀疑司夜老师?你是怎么想的?是不是如果做我导师的是地中海或是女人,你就不会这样乱想了?”

    “是!”擎天直接瞪眼。

    我无语地走向休息室。

    “你是不是因为司夜老师长发,所以才喜欢我的?”擎天居然乱猜了?

    我受不了地推开休息室的门:“你跟司夜老师长得完全不像,如果说跟司夜老师风格最像的,应该是青沐哥。”我走到休息室的床边,直接躺下,然后,看见站在那里深思的擎天,我无语,“你不会连青沐哥都怀疑吧!”

    擎天脸微微一红,走到我身边坐下,低下脸:“我虽然不喜欢白墨,但我现在,能体会到他当初霸着你的那份心情了。虽然,我也感觉我这样乱吃飞醋很幼稚,但是……”他大叹一口气,“我就是忍不住。”

    “噗嗤。”我忍不住笑了,从他身后靠上了他的肩膀,“不会啊,我觉得这样很可爱,也说明你很在乎我。”

    擎天微微侧脸,笑了,脸上终于云开雾散:“真的?”

    “恩,但下次别再怀疑司夜老师了,他这次是真生气了,我能感觉地出来。”我微微担心,“我总觉得……他其实心里有事……不说他了,你别吵我,我现在要去找白墨,给我好好护法。”

    “知道了~~~~”他转身亲了亲我的额头,随即,开心地笑着。

    我疑惑看他:“干什么?”

    他坏坏的笑:“不告诉你。”

    我觉得他也古古怪怪的,像是得了什么大便宜那样。我不再理他,躺下,闭上了眼睛,可是心情,却复杂地睡不着。让我去见白墨,只这个原因,我想,我就不能静下心。

    “睡不着?”耳边传来擎天轻柔的话。

    我紧闭眼睛,心烦气躁:“如果让你去找你的前女友,你心烦不烦?”

    “我没有前女友,你是我唯一的女朋友。”他的话音里透出了一分不正经。

    我转脸睁开眼睛,果然,他那副甜腻腻的笑脸近在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