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8章 召唤前任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他蹲在我的床边,双手垫在自己的下巴下,甜蜜而宠溺地看着我:“但是,一想到你去找你的前任,我心里的确很烦。”

    “噗嗤。”我忍不住笑了。可是,现在不是跟他你侬我侬的时候,但这份感觉令人是那么地不舍。因为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这次事件后,我们可能又会分开,各自奔波在各自的任务中,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聚。

    我和青沐哥,焱神,快闪和北冥他们在一起的时间,都比和自己的男朋友多。

    他对着我的宠溺目光中,又渐渐浮出了心疼,他抬手爱怜地轻抚我的额头:“他们让你这么做,实在是太勉强你了。”

    我再次闭上了眼睛,抬手握住了擎天轻抚我额头的手,他的手很温暖,可以让我安心,也可以给我再去面对白墨的勇气。

    “咚咚。”有人轻轻敲门。

    我再次睁开眼睛,看向门口。

    擎天放开我去开门,却是青沐哥端着牛奶走了进来。

    他看见擎天时露出了一分安心的神态,似乎看到我有擎天陪伴,让他可以放心。

    他将牛奶放到擎天手中:“欧沧溟队长刚刚给我发来短信,告诉了我一些事情,我热了这杯牛奶,里面放了一些有助安神的药剂,希望对队长有些帮助。”

    “呵。”我扬天一笑,欧沧溟这是吃准我现在睡不着,确切的说,应该是我内心对去见白墨的抗拒。

    他是一个凶手,他杀死了曾经活在简单快乐中的苏灵。

    他是一个混蛋,他毁了我们苏家平凡而宁静的生活。

    “谢谢。”擎天从青沐哥手中接过了牛奶,拍了拍他的肩膀将牛奶递到我的面前,“虽然我很不想你去见那个混蛋,但是为了抓住千手博士,你只能去见他。”

    我从擎天手里接过牛奶,第一次觉得这牛奶像是毒药。

    “可是欧队长怎么确定白墨会协助我们?”青沐哥表示不解。

    擎天目光深沉地看着我:“他会的,因为,苏灵的要求,他从来不会拒绝。”

    没想到,最了解白墨的,却是我的现任们。

    我一闭眼,豁出去一般喝下了这被牛奶,牛奶带着淡淡的甜味和枣香,无论是温度还是甜度,青沐哥都调制地刚刚好。一口喝下去,我的心瞬间因为温暖而变得舒适。

    我再次躺下,长舒一口气,好吧,我就去见这个混蛋。

    恍恍惚惚间,我已经再次坐在了自己的房间里。幽暗的房间只有我一个人。

    我看向门,门缝里是熟悉的淡光。

    我开始心绪不宁,开始烦躁透顶,甚至都还不一定见到白墨,我觉得无法呼吸。

    我深吸一口气,为了小炫,为了全人类,我忍了!

    我豁然站起,大步到门前,抓住了那冰凉的门把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呼唤白墨就能听到,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大脑里,仿佛留下了一条网线,可以跟白墨联系。不,难道是他,在我的精神世界里,留下了什么?

    我深吸了几口气,强忍内心的愤怒与痛楚,一把拉开了这扇我与白墨彻底断绝关系的门,立时,白光刺眼,让我一时无法睁开眼睛。

    慢慢的,我适应了面前白光,长舒了一口气后,缓缓睁开了眼睛,却看见我面前的白光,竟是一条光路。

    光路的两边,是我熟悉的,属于我自己的安宁世界。

    一直以来,我都将这扇门紧闭,从来没有踏出过这间房子一步,即便离开房间,也是在院子里,院子的世界看似无边无垠,但其实,那依然是我紧锁的心房。

    而这扇门,连接的,便是我心房外的世界,那个我不敢触及,也不想去触及的世界。

    我抬起脚,踏上了面前的光路,周围的世界在我的脚踏上光路之时,倏然旋转起来,宛如我触碰了一个开关,原本只是星辰黑夜的世界,倏然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光屏,宛如我进入的又是创世的世界,而不是自己的意识。

    我站在光路上,对自己的充满了疑惑,第一次开始思考,为什么我忽然有了这样奇怪的能力。能够进入……自己的精神世界,能够那么清醒,不像是在做梦。

    这一切,好像都是在白墨事发后出现的

    起先,我觉得是梦,我当然会以为是梦,谁都会认为这是梦。

    可是渐渐的,当我每次想逃避的时候,我都会在这个地方,然后,就出现了白墨,他站在门外,敲响了门。

    所以,这里到底是什么?

    我沿着这条光路一直往前走着,但是,却走得很慢很慢。宛如光路的尽头,是我最不愿接近的地方。

    周围的光屏开始沙沙作响,就像是电视机缺失了信号,那些跳跃的白点里,隐隐可以感觉到有画面,但是那些画面被光点覆盖,无法看清。

    或许,是我不想看清。

    我停下了脚步,停在这无数的光屏之间,我不由要问自己:苏灵,如果白墨真的回归,你,会原谅他吗?

    我希望我能原谅,那才证明,我的心里,已经彻底没有了他。

    但是,我知道,我做不到,因为我的心底,深深刻着他的身影,他给我带来的痛,让我无法忽视。

    “白墨……白墨————”我将对他的恨和所有的愤怒化作了这一声大吼,我开始在这条光路上用尽全力地嘶吼,“白墨————白墨————白墨————”

    “砰!砰!砰!”周围的光屏一个又一个炸碎,白色的光点飞溅在我周围的世界里,一幅又一幅画面从光点中破出,是我和白墨一段又一段深刻的回忆……

    对白墨的召唤,也唤醒了我封存的对他的所有的记忆,整个世界就像是被一只愤怒的手用力撕裂一般,强行扯开了我已经愈合的伤口,和白墨的记忆如同鲜血一般不断地涌了出来,让我去面对这一切给我带来的伤痛,让我去面对这个曾经伤我至深的男人。

    泪水从我的眼中涌出,我无力地垂下脸,双手愤怒地攥紧在腿边,说好的,不会再为这个混蛋掉一滴眼泪,但还是……没有忍住。

    “滴答……滴答……”泪水滴落在光路上,化作了一片又一片白色的花瓣,轻轻地飘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