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暗来自于爱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我记得拳霸营长说过,暗物质其实是看不见的,需要通过特殊的线才能看见。司夜老师现在是“让让”大家,所以才用他特殊的能力让他的暗物质变得可见。

    而此刻的拳霸营长应该就是被司夜老师无形的暗物质给困在了当中。

    好可怕这种无形的力量,比擎天的还要可怕。

    所以,这个少年就是司夜老师,而那个女人,就是司夜老师死去的姐姐,司音

    “姐姐”司夜此时是那么地年轻和朝气蓬勃,他朝司音飞奔而去,扑在了司音的怀里,司音温柔地看着他,那温柔的目光和司夜老师温柔看着我时,几乎相似。

    司夜老师的五官上,有着很多和他姐姐相像的地方。

    司音温柔地注视他,轻抚他的湿发“小夜,不要在闹了,大家并没有针对你”

    “不是他们就是在针对我”司夜离开司音的怀抱,仰起脸,脸上是愤怒与不羁,“他们凭什么管我他们是在嫉妒我能力比他们强还有那种整天说我们坏话的普通人我真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还要保护他们让他们去死好了没有我们的时候,他们不就是死我们救了他们,他们还说我们是怪物我们何必那么犯jian)去讨好那些普通人的股反正他们最后都会从这个世界消失,他们挡不住人类的进化他们受灾是他们的事,关我们事”

    “啪”忽然,司音竟是一巴掌打在了司夜的脸上,司夜呆呆看司音,司音脸上的神已经变得严厉“你不要听白宇他们那帮人的蛊惑我们拥有了特殊的能力就要担起更多的责任”

    “你不是他们的保姆”司夜生气地朝司音大吼,“姐姐,醒醒吧,弱强食,他们弱,就被淘汰,这是自然法则。你跟他们什么关系,还要去管他们他们又不是婴儿,总是要麻烦别人去拯救他们吗”

    司音生气地和自己的弟弟司夜对视,忽然间,她的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D,那黑D开始吞噬司音后的一切,吞噬这个世界。

    周围的沙子开始扬起,旋转,司音的体开始飘飞起来,朝那个黑D飞去。

    司夜的神开始慌乱“不姐姐小心”

    那黑D开始吞噬司音,将她的体一点一点拽入了黑暗,司夜扑了过去“不姐姐姐姐”他跪落在昏天黑地的世界中,大声哭泣,“姐姐我错了我错了是我害死了你是我为什么我还活在这个世上为什么还让我活在这个世上死的应该是我是我”他在这个如同末的世界里大吼,飞扬的沙子与黑暗开始将他包裹。

    我睁开了眼睛,却看到泪水正从司夜老师的眼中滑落。

    他慢慢地拉下我放在他脑部的双手,垂脸从我前离开,他站起时,体趔趄了一下,我匆匆扶住。

    他侧落脸,长发遮盖了他无神哀伤的脸庞。他又轻轻拉开我的手,低低的声音从他口中而出“我没事”他静静起,再次走向了阳台,然后,坐在了阳台上,又开始长时间地凝望远方。

    司夜老师的背影透着孤寂,让人忧心。

    那就是他心底永远化不开的黑暗,对他姐姐死的自责与内疚。那次大战,夺走了他姐姐的生命,也夺走了那曾经桀骜的少年司夜。

    司音为了保护他而死,这份,在他的心底,却化作了压得他喘不过气的黑暗。我和司夜老师有相似之处,我们内心的黑暗,都是来自于。

    只是,我走出来了。而司夜老师,却一直没有走出来。

    那是他的一段回忆吗在海边无忧无虑地踏浪玩耍,如同龙太子一般在海中任意遨游。

    那也是一段他和他姐姐的争吵吗那时的他已经开始更倾向于白宇他们的理念。星族是人类的进化体,是更高级别的人类种族。他们不想做什么拯救普通百姓的英雄,他们更想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

    他们会有这样的理念,是因为普通人对他们的看法,将他们看作怪物,将他们从自己的租期内里剥离,处处防备他们,用恐惧而充满成见的目光看着他们。

    是人类用看待异类的目光,让他们成为了异类。是人类对他们的抗拒,让他们站到了人类的对立面,成为了他们心中的怪物。

    这一天,司夜老师都没有吃饭。我看到了他心底的黑暗与悲伤,我以为他走出来了,开始有了笑容,开始脱下他姐姐的衣裙,开始换回了男装重新做他自己。但其实,他并没有完全走出,他姐姐的死依然是他心底最沉重的痛,而这份痛,我感觉已经让他忍耐到了极限,让他陷入了苦海的深渊。

    夜晚的时候,我看到司夜老师又一次穿上了一件女式的睡袍,那一定是他姐姐的睡袍,淡雅素净的花纹,丝绸的质感让这件睡袍更添一份优雅。

    他墨发垂背,躺在了阳台的躺椅上,又开始静静地凝望夜空。

    司夜老师的房间在隔壁,但我们的阳台是相通的。格外大的阳台上还有晒太阳的躺椅和乘凉的秋千椅,当然,还有精致的绿色园艺,将这个阳台装扮成了一个小小的空中花园。

    我拿着苹果看司夜老师,这几天,我每天吃很多,但司夜老师吃很少。我已经比住进来的时候胖了三斤,而司夜老师我也是眼睁睁看着他一点点瘦下去。

    宛如他跟我在一起,像是,像是一种折磨。或许正像是他说的那样,他看着我,在我的上看到了他的希望。但是,又因为危险,而让他无法向我开口要求,这最终成了他的折磨。

    我放下苹果,走向阳台。

    司夜老师慵懒地躺在躺椅上假寐,单腿曲起,丝滑的睡袍便从他的大腿滑落,露出了他修长干净洁白的大腿。

    睡袍口的衣领因为是女式的设计,所以会考虑部的尺寸,于是,穿在司夜老师这种部平坦的男人上,领口便会偏大,微微露出了司夜老师一侧膛,在淡淡的月光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他原来也有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