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你是我的一夜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怎么了?”擎天捧住了我的脸,他的身后小悟空和小炫天真烂漫的追逐落日下的海浪。

    我回神淡笑:“你现在不吃醋了?”

    擎天有些尴尬地侧开脸:“呃……咳,其实喜欢我的女人也很多,你不是也清楚,比如海姬……”他终于承认了,他的脸上也多了分感慨与愧疚,并非对我,而是对海姬。

    他开始凝望远方:“她是最早进我的青龙队的,是我最初的搭档,也是和我住在一起的第一个女生……”

    听到这里,我心里好!不!舒!服!啊!

    但特遣营就是如此,为了加深团员之间的默契与羁绊,会住在一起,就像我现在,也和四个男生住在一起,或者……快闪不算……

    “我感觉到她喜欢我,但我不能回应,因为我不想伤害她,在我心里,她是家人。”擎天揽住了我的肩膀,侧落脸俯看我,“所以,我多多少少能理解你不想伤害他的想法,你是什么时候猜到是青沐的?”

    落日的余晖映入他天青色的眸中,化作了一片七彩迷离彩虹。

    “在心妍离开之前……”我又开始想念心妍,“那一次圣岛回来也是住院,后来和心妍回宿舍,收到了神秘人的卡片,其中有一段时间是空缺的,那段时间正好与青沐看顾我的时间吻合。而且,卡片上的文字让我感觉,这个人就在我的身边,他在我昏迷的时候陪着我,看着我,为我祈祷,那时,心妍也几乎快要说出他的名字,但我没有让他说出来……”

    “为什么?”擎天神态平和地看着我,没有了方才的暴躁,宛如之前他吃醋只是在跟我闹着玩。

    我轻轻一叹:“因为当时跟青沐没有现在熟,有时候不熟……反而不好意思开口,又是邻居,觉得当作不知道比较好……”人的感情是复杂的。先前不熟,我可以装不知道,青沐也显得自在。

    而现在,我们住在同一屋檐下,他对我的关心与关怀日益增进,我能感觉到,他对我的感情在加深,不再是普通的迷恋或是崇拜。而今天,在我和擎天一起时,我常常能看到他失神的脸,方才甚至一度离开。

    我知道,时间到了。

    擎天在我身旁轻叹点头:“这感觉我能懂。我经常收到情书,其实我知道是谁送的,但我和你一样,也装作不知道。但……我做得没你好,我应该早点跟海姬说清……”他又一次懊悔地低下脸,他对海姬的感情越深,愧疚越深。

    这种感情不是暧昧,也不是渣,是队长对自己兄弟,队友和家人的深切之情。这份感情我对青沐,对北冥他们,也是深深存在于心底。

    人的感情是多样的,但我们要分清界限在哪里。

    其实在他与海姬的感情界线上,他一直控制地很好,才让海姬没有受到伤害。

    “苏灵姐姐,我和小炫哥哥先回去了。”小悟空拉着小炫到我们面前,这一看,好家伙,这两个全都湿透了!

    “阿嚏!”小炫在海风中打了个喷嚏。

    我立刻说:“你快带他回去洗澡。”

    “恩!”小悟空点点头,随即,却是对擎天抛了个媚眼,“擎天哥哥,你陪苏灵姐姐看日落哦~~~”

    “嗤。”擎天好笑地看小悟空,伸手拍了一下他的头。我也宠溺地瞪他一眼,这个鬼灵精,又在想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

    小悟空对我们吐吐舌头,拉起小炫在沙滩边奔跑,落日的余晖散落在他们身上,在沙滩上拉出了一长一短两个身影。

    谁会想到小炫和小悟空最终成为形影不离的兄弟,明明最初是我把小炫带离了那暗无天日的疗养院。

    治疗心伤,或许,真的只需要一个经历相似的人陪在身边,大家携手,一起走出Y影,一起走向未来。

    落日染红了我们面前的海面,擎天的头枕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动动肩膀,看他:“重啊~~”

    他闭上眼睛当作没听见,右手抬起,我们身边的沙子开始飞起,混着海浪中的海水,在我们周围如同莲花的花瓣一般在两侧包裹起来。

    我看向周围,如果不是因为擎天就在身旁,我还以为心妍回来了。

    花瓣在我们上方合拢,最终,成了一个沙雕圆屋,面前圆形的拱门内是那红色的落日。

    我身后也出现了沙雕的沙凳,我和他一起坐下,透过那圆形的拱门欣赏这被他圈出的落日景象。

    很美,就像是看一幅挂在天空的画。日光渐渐消失在了海平面上,淡淡的月光随即染上了平静的海面,夜景的迷离,又在那拱门圈出的视野中,形成了另一幅神秘而浪漫的画。

    “每天这样看日出日落也不错。”擎天靠在我的肩膀上,沙哑地说。双手环胸,双腿蜷缩在了沙屋内的沙椅上。

    “恩……”我静静地看着远方。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没有说话。我们放下了一切,只是静静去欣赏眼前的景色,去享受这难能可贵的,二人时光。

    擎天追我的时候,白墨在。

    后来白墨走了,他依然追我,但我当时陷入了痛苦与黑暗。我骂他,我打他,我歇斯底里,我像个疯子,但是,他从未嫌弃,继续和伦海努力把我从黑暗中一点一点捞出来。

    而今……

    我们终于在一起了,却彼此没了话。

    可是,此时此刻,似乎我们没都不想去破坏这份宁静,犹如我们溶入了这份夜色,和这份宁静一起进入了时空,看遍沧海桑田。

    轻轻的,他蹭了蹭我的脸,我也靠在了他的头上,他握住了我的手,轻柔地揉捏:“以后你还是去科研院吧。”

    我笑了:“司夜老师也这么说。”

    “他是想跟你一起吧~~~~”他的声音立时发冷,这次,是真吃醋了。

    “他说他一个人不够,需要你,轮子还有欧沧溟的票数。”

    “哼!我们把你送给他?我们傻了吗?!”擎天离开了我的肩膀,面朝漆黑的海面沉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