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暗影团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司夜教授为什么是女装?”在午饭时,我们怪咖四人组外加一个白墨坐在一起。

    白墨还对着那袋子发呆,他今天估计会呆一天,因为他的脑D里被女装这颗*给轰了。

    “噗,哈哈哈哈——白墨你中招了?”韩翻出里面的裙子,笑得喘不上气,“真是惨不忍睹。”

    我也抓着那裙子看,还真跟司夜教授今天同款:“司夜教授不会每天都带这样一身衣服吧。”

    “差不多,噗嗤嗤嗤。”颜凌他们都笑得喘不上气。

    “如果哪个学生挂科,也会被罚穿女装的。”胖哥和我们一起看那女裙,“白墨,没事,学校里不少人被罚过,大家都懂。”

    司夜老师这C作,666。

    白墨慢慢双手环胸,继续盯视我们手里的裙子。

    “我进来的时候司夜教授就是女装了,他是我们学校的女装大佬,除了校长,我从没见过哪个男人那么适合长发的。”颜凌一边吃色拉一边说。我们女生的眼光不会差的。男生留长发和留得好看那简直是两回事。

    很多男生都无法驾驭长发。

    “青龙队长长发也不错。”胖哥笑呵呵地说。

    “但他那是把头发梳起来。”韩做出梳辫子的姿势,“他放下来也不行,男生留长发好看的真不多,我那么帅,也不敢随意挑战。”韩自得地挑眉。

    “你已经输在了身高上。”颜凌好不给面子地直接指出,韩立时一脸灰色。

    “那难道司夜教授是那个?”我悄悄地说。

    胖哥立刻摇头:“不是,司夜教授跟我们不一样。”

    “你们?”我恍然想起颜凌昨天说要给胖哥买肥皂,我惊讶,“你是!”

    胖哥有点害羞,憨厚地呵呵地笑,但并没因为承认而尴尬。

    颜凌立刻揽住胖哥的肩膀看我:“你和白墨不介意吧。”

    我摇摇头:“当然不介意。”

    胖哥放松地笑了,神情又自然起来,看向白墨,一愣,白墨还是盯着那些女装看。

    “放心,他也不介意,以前在学校里追他的男生也不少。”我替白墨说,现在他那个样子是没办法回答的,我称他这个状态为现实脱机状态。

    我继续八卦:“这么说……司夜教授只是单纯地喜欢女装?是女装癖?”如果在外面,有这样特殊癖好的老师是会被学校开除的。即便他教地再好,即便学校,学生都不介意,但家长也会投诉。

    现在的家长不好惹,动不动就投诉投诉,把老师吓得人人自危。

    “但我听说司夜教授年轻的时候是穿男装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穿女装了。”颜凌神秘兮兮地,鬼鬼祟祟地说。

    “你们听说过司夜老师的过去没?”韩忽然变得更加神秘,我们几个立刻把头碰到一起,只有白墨依旧在那里呆呆地看自己的女装,但我知道,他在听。

    韩看看左右,大家都是三五成群地一起吃饭,聊自己的八卦,没人会留意我们这里。

    “快说啊!韩!”颜凌急了,伸手直接掐了他胳膊一把。

    “嘶!知道了知道了!”韩痛地抽气,越发压低了声音:“司夜教授是那边出来的。”

    “那边?”我疑惑地追问,“那边是哪边?”

    “就是……星能监狱。”

    立时,大家露出了吃惊的神情。

    星能监狱是哪里?我一点也不清楚。

    “星能监狱是关押星能罪犯的地方。”一边一直发呆的白墨忽然说了起来,他果然在听八卦!

    白墨看上去表面高冷,不可能有八卦体质,但别忘了那个手机里,二次元世界里的他,那绝对是个八卦男。

    大家坐回原位吃惊看他,宛如在惊讶你这个才刚成为星族的人怎么可能知道星族的机密?

    白墨神情平静冷淡,一边泰然自若地收起被我们拖出来围观的裙子,一边继续说:“第一次星能大战后,世界星能组织在各国建造特殊星能监狱,当时是用来关押第一次星能大战后的战俘,也就是当年的反叛组织:暗影团。”

    “你知道的不少啊!”韩有些佩服地看白墨。

    白墨又是很平淡的那副神情:“我修了星族历史,昨晚看了一些,根据司夜老师的年纪,十三年前,他二十岁左右,以他的年纪,他应该参加了那次星能大战,如果他是从那里出来的,那么他当年应该是暗影团的成员。暗影团的战俘有一部分悔改后,离开了监狱,重归社会。”

    “哇……我喜欢!”颜凌激动起来,“我反派控!你们说暗影团被彻底瓦解了没?”

    “这种事我们还是不要太多讨论了吧。”胖哥神色忽然严肃起来,看看左右,压低声音,“这里有不少是暗影团成员的孩子呢,如果挑起这个话题,肯定会打起来。”

    “对对对,学院对每个人的父母身份保密,是怕暗影团的孩子在这里遭受歧视对待。这个话题太敏感,跟政治一样,还是别说了。”颜凌难得地也认真起来。

    “不管父母辈做了什么,与我们这一代无关。”韩有些老成地说,“大家现在都是为了世界更好。”

    “当年很多暗影团成员也是被利用的。”白墨淡淡说了起来,神情越发平淡,宛如已经通读星族历史的淡定学者,而我对这一切完全不了解。

    白墨的神情逐渐严肃起来,这说明这是他非常感兴趣的事情:“那时年轻的星族叛逆,好战,但却被成年人严格管制,这让他们变得越来越不服管,越来越压抑。当时暗影团的成年人们利用了这点,煽动这些年轻人追随他们,名义上是说要赢得星族的自由,实则是利用他们夺取全世界的统治权。”

    “呼……政治的事,真心搞不懂啊……”韩连连摇头,“大家过舒舒服服的日子不好吗?”

    “但有人就是有野心啊。”胖哥一看就是个老实过日子的人,“他们会认为既然有了超能力当然就想统治全世界啊,而且,有的人信奉的还是邪教,就喜欢社会动乱,战争四起,浮尸遍野……”

    “行了行了,吃饭呢,能不能别再说那么沉重的话题?”颜凌摊手,“过去就是过去了,都已经成为历史了,别再说了。”

    白墨静静看颜凌片刻,也低下脸不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