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去看擎天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从我醒来,没有人跟我具体说过擎天救我的过程,如果不是那时的怪异现象,我不可能知道在我昏迷时,擎天对我做了什么。

    即使白墨,对我说的也是“他亲了你。”

    如果我不知道擎天对我是在做人工呼吸,我第一反应应该是吃惊,疑惑,愤怒,或是反问怎么回事?我不会在第一刻跟白墨解释,那是擎天在给我做人工呼吸。

    “但我看见了,我还看到了……鬼差……”白墨在我的话音中变得有些失神,呆呆地看落地面,我拉住了他的手,“他对我说,你该回去了,然后就把我扔回了身体,白墨,你看的书比我多,你懂的也比我多,你能给我解释一下,我那时……是灵魂出窍了吗?”

    他侧落着脸,眨了眨眼睛,转回脸呆呆看我:“那或许真的有灵魂吧……”

    没有人知道人到底有没有灵魂。很多人在死后被救活时常常会说出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

    比如看到一束白光,比如感觉回到了过去,比如和我一样,离开了自己的身体,看到别人在救自己。

    那个时候很奇怪,似是因为过于吃惊而忘记了去害怕,去害怕死亡。直到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得后怕。

    如果我死了,老爸老妈一定会很痛苦,还有我家的……白货……

    醒来之后,我恢复地很快,而且感觉很快就会饿,一天要吃五六顿。在第二天的时候我就能下床了,第三天撤去了我手上的吊针和房间里所有的仪器。

    “啊————”每天都是白墨喂我吃饭好幸福,我吃下最后一口炸J,整个人都力量满满。

    白墨将垃圾收拾干净回来坐在我的床边呆呆看我。

    “有话快说,有P快放。”我又将腿直接架在他的腿上,他自然而然地开始给我按摩。

    “小灵,你吃饱喝足啦……”他像是小心翼翼地问。

    “恩。”我一手拿着手机刷新闻,成英事件真的被三叉团闹不合的事给盖过去了,吃瓜群众的注意力还真是容易被明星八卦牵引

    “那你要不要玩玩我这个老公?”忽然,白墨老实巴交地问。

    我僵硬了一下,转脸看他,他理所当然地点头:“恩恩,吃饱喝足玩老公,可以帮助消化。”他非常认真地对我着重强调。

    我抽了抽眉,抬起手,在空气中非常认真地画了一个五芒星,然后甩向他,像二次元里的女主封印妖怪一样大喝:“敕令,白墨二次元分身退散!封印!”

    “啪!”我点在他的额头上,他也僵硬了一下,显然我突然中二让他有些意外也不太适应。

    他眨眨眼,脸上恢复平常的神情,然后再次看我:“要不要去走动一下?有助消化,我感觉你最近胖了。”

    “呼……”我也配合他继续演,想让这货正常还得我不正常。

    我把腿从他腿上收回,站起来:“我想去看看擎天。”

    “你看他干什么?!”果然,他立刻面色Y沉起来,语速也变快,“他在禁闭室,任何人不能探望。”他Y沉地说。

    “我可以去跟校长申请,我要去谢谢他,不然,我会一直急在心里,你希望我一直把这件事记在心里吗?”我反问白墨。

    他不说话了,拧紧眉,憋气地侧开脸。他当然不愿意,他那么霸道小气。

    “我不喜欢欠人情,他救了我,这句谢谢我必须要跟他说。”我说得也很认真。现在说谢谢和以后再遇见他说谢谢是不同的,现在说才显得我苏灵有诚意,以后碰到再说像是随意。

    白墨沉默片刻,抬眸看我:“你先问校长。”

    “不用问的。”忽的,小悟空从天而降,盘腿坐在我的病床上,“校长叔叔说过,苏灵姐姐和惊箜哥哥可以去探望擎天哥哥。”小悟空说完认真看我,“苏灵姐姐,如果你决定了,我去通知芭提雅阿姨,她会带你去。”

    我无视白墨身上Y沉的杀气点点头,小悟空立时消失在我的病房。

    我正色看白墨:“你能不能稍微大度一点?”

    白墨垂下眼睑,没说话,显然是说不能。他转身到衣柜边,从里面忽的拿出一件内衣,抬眸沉着脸看我:“你至少穿上这个。”

    我看着他手里的内衣,脸立时烧红。这几天一直穿病号服,没穿内衣。

    我抢步到他身前一把抢过:“下流!”我匆匆走向卫生间。他委委屈屈地跟在我身后:“你是我老婆,我给你拿内衣裤怎么了。”他说得像是我见外。

    “谁是你老婆了!”我红着脸转身瞪他。

    他一本正经看我:“你啊,我们已经结婚了。”

    “什么时候?!!”我往后大跳一步。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眨眨眼,微微鼓脸嘟囔:“七岁的时候,我们结过婚……”

    我无力扶额:“那是过家家好吗!”

    “你一个人能穿吗?”他猛地转移话题,指向我还裹着石膏的手臂。

    我愣了愣,抬脸狠狠瞪他:“你闭上眼睛!”

    他瘪瘪嘴,侧开目光又开始嘟囔:“你都是我的,看看怎么了……”

    “反正不准看!”我气得跳脚。

    “哎……”他反而是大叹一口气,宛如是我在无理取闹。他抿起嘴唇闭上了眼睛。

    我眯眼瞪着他,他的睫毛在他闭眸时轻轻颤动。仔细检查他没有偷眯缝隙后,我开始脱病号服,然后先将内衣穿过不能动的右手臂,再套上左手臂,赶紧再套上外衣转身背对白墨:“现在你可以帮我系好了。”

    “知道了……哎……”他又是大叹一口气,然后掀起了我后背的衣服。当他的指尖擦过我后背时,我的心跳立时猛烈地撞击起来,“通通通通”,后背的每一寸肌肤都变得格外敏感,耳根越烧越烫。

    面前的梳妆镜映出了白墨平静但却专注的神情,他的视线落在我的后背上,明明看上去平淡的视线却隐隐带上了一丝热意,扫过我后背的同时宛如留下了一抹灼烧的烙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