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 禁闭室真豪华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我无法再去看镜子里的他,和已经面红耳赤的自己。小小的卫生间里宛如氧气被我身上的热意烧尽,让我感觉呼吸有些困难起来。我低下了脸,视线正好落在自己大大起伏的胸脯上。

    慢慢地,他拉住了我的内衣轻轻扣起,动作轻柔而温柔,但却始终没有离开。忽的,他的手直接环过我的身体将我瞬间圈入他的身前,紧跟着,他埋下了脸,热烫的唇便落在了我的颈项上。

    深深的吮吻带出了一丝轻微的痛,他缓缓离开,呼吸变得滚烫:“现在你可以去了……”他在我的耳边黯哑地说,却没有任何放开我的意思。

    不知道他这样抱了我多久,整个卫生间静谧无声,只有我们两个越来越不平稳的呼吸声。他放松了整个身体,脸靠在我的颈边,将他热热的脸贴在我肩膀的肌肤上。

    而我,却和那次无法将他推开。从他向我表白之后,我整日被他的爱包围,感受着他给我的幸福和甜蜜,我们……算是……在热恋吗……

    每当他的吻落在我的唇上,每当他的手触摸在我的肌肤上,我的大脑便开始这样放空,这难道……就是恋爱的感觉……

    即使平时再讨厌异性的靠近,但自己爱人的吻,爱人的爱抚,却会让人深深沦陷……

    “小灵啊——你在吗?”忽然,芭提雅姐姐的话音传来,我立时去拉白墨的手。

    他这才懒洋洋地放开了我,整理了一下我的头发:“我跟你一起去。”

    “小灵?”芭提雅姐姐的声音已经在卫生间外。

    我立刻应:“在卫生间里。”

    白墨随即打开了门,芭提雅姐姐立时暧昧地笑了起来:“你们在干什么?”

    我的脸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没……”

    “在给她穿衣服。”白墨异常淡定地说,我瞪大眼睛僵硬看他,他脸不红气不喘,神情如同上法庭一样镇定。

    “哈哈哈哈——”芭提雅姐姐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看我的手臂,似是已经了然:“那我们走吧。”

    “我也去。”白墨固执地说。

    芭提雅姐姐笑了:“行,不过你只能在外面,你放心,禁闭室是完——全封闭的,擎天那小子碰不到你小灵一根头发。”芭提雅姐姐说完,还对固执的白墨眨眨眼,随即俏皮地看向我,“这孩子可真粘你。”。

    “恩……”我脸红地都抬不起来了。

    “哈哈哈哈——”芭提雅姐姐又笑了,伸手捏捏我的脸,“你也好可爱啊~~~如果我是男生,我也想追你了。哈哈哈哈——”芭提雅姐姐就这样一直笑我和白墨,我被笑得很不好意思,有时候谈恋爱这种事……也会让人很不好意思的……

    但我家白货依然淡定,对于他这过人的沉稳与镇定我其实在心中一直佩服,只是碍于面子不想承认我崇拜他,如果他知道,一定会嘚瑟的。

    让我们没想到的是擎天也被关在研究院这座岛上。出了医院,芭提雅姐姐就开一辆很可爱的,像玩具车一样的电动车把我带到了海岛东边的角落。那里有一栋独立临海而建的白色独栋建筑,建筑很像我们城里的蒲公英形状的空中花园。

    白色的电梯上空顶着一个像是透明海蜇一样的建筑。

    芭提雅姐姐带我们进入电梯,直上楼梯。

    电梯门开时,面前是一个空荡的像是会客室一样房间,房间三面都是落地玻璃,可以看到外面的碧海蓝天。

    房间里没什么家具,有沙发,茶几,小小的吧台,吧台有咖啡机和各种饮料。

    芭提雅姐姐微笑看白墨:“我们只能在这里等,小灵,你自己进去吧。”芭提雅姐姐看向前方一扇磨砂的玻璃移门。

    我看向白墨,白墨垂下眼睛,看得出他不悦,但他并没说话。

    芭提雅姐姐已经到吧台边,给自己倒上了一杯咖啡。

    我走向移门,移门忽然开启,我走了进去,里面是和移门外一样的半圆形房间,只是面对移门的一侧,也是封闭的落地玻璃。

    整个房间四周全是落地玻璃,里面是简单的卧室的家具,一张床,被磨砂玻璃包围的卫生间,整个房间几乎是全透视。所以,一眼就能看到躺在床上,侧脸看窗外云海的擎天。

    我站在落地玻璃外看玻璃房内的擎天,有一种去动物园隔着玻璃看大熊猫的奇怪感觉。

    我的身后长椅,就像是供客休息的地方,可以坐下来,慢慢看大熊猫的可爱蠢萌。

    我伸出手,敲上了玻璃“咚咚。”

    擎天躺在床上懒洋洋转头,在看到我时怔住了神情,我也随即扬起了灿灿的笑。

    他就像是住在天空之屋里,又像是住在深海之屋里,他的周围,只有蓝色,即像是住在天上,又像是住在海里。

    这确定是禁闭室吗?

    我在他怔怔的目光中往后退了一步,坐在了长椅上。

    他猛地回神,眨眨眼,转开脸:“你不好好待在病房里来这里干什么?”

    “看你啊。”

    “嗤,围观我紧闭?是不是很爽?”他说完一下子坐了起来,下床走到一侧落地玻璃前,双手环胸懒洋洋靠在上面,看着外面的碧海蓝天。他天青色的发辫垂在肩膀上,让他的的侧影多了一分Y柔。

    “是来谢谢你救了我。”我说。

    “哼。”他不以为意地轻哼,“多此一举,你死了我更麻烦。”他的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冷笑。

    “队长。”我站起身。

    他却在听到我那一声队长的呼唤后怔住了身体,也凝住了神情。宛如我这一声队长让他分外意外。

    “你放心,在听证会上我会帮你的,虽然……我还不知道怎么帮你。”

    他依然怔立在落地玻璃边,失神地看着远方。

    “队长?!”

    他倏地回神,转回身嫌弃地看我:“你少说话就是在帮我了。”

    “哦。”

    “哦?”他像是无法相信我今天那么听话。

    “恩,哦啊。”我笑看他。

    他一时懵住了,懵懵地看着我,像是在看一个他完全陌生的人。他慢慢走到我的面前,隔着玻璃俯下脸细细打量我的脸,像是在确认我是不是真的苏灵,而不是某个替身或是人工智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