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3章 白墨太吃香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擎天你放白墨下来!”我气得上前,擎天一手高举,白墨也高高漂浮,几乎碰到了房顶。

    他的脸转向了另一边,看到白墨的箱子时登时喷笑:“噗!白墨你就睡这儿?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们睡一起呢!这是什么鬼?”他放下了手,白墨扑通掉在了地上,我立刻到白墨身边扶起他,白墨冷冷盯视房内的擎天。

    擎天笑得前仰后合,戳白墨的箱子:“这个真搞笑,哈哈哈——你老婆不让你上床?你可真够可怜的……”擎天一边取笑,一边好笑地瞥白墨,“不闷吗?跟狗窝一样……哈哈哈——”擎天要去按白墨的箱子。

    白墨浑身杀气骤冷,要上前时,我推开他先冲了过去,直接拳头就打在了擎天的身上:“你出去!出去!这是我的房间!你闯进来算什么?!你出去!出去!”我对他一顿拳脚乱揍,但他却丝毫没有还手,只用手微微挡住我的拳头,像是在跟小孩儿玩,还满脸的笑意。

    “你出去————”他终于被我“揍”出了房间,我反手甩上了门,“我要求换教练——————”我朝门愤怒的大吼。

    “你以为我不想吗?切!”外面是他充满嘲笑的话音,“别废话了,你赶紧给老子下来跑步!”

    “啊————大清早的你们又吵什么啊————”外面又传来颜凌的暴脾气狮子吼。

    “你给老子进去!没你什么事儿!”擎天一句厉喝,登时又没了颜凌的声音。

    这一大清早的,要不要这么闹啊!!!

    我气呼呼地开始洗漱,擎天真是闲得慌,大清早来我们房间闹。他无非就是想看看我有没有把他心心念念的白墨给睡了,气死我了,谁都盯着我家男人,找个机会先睡了断了所有人的念想!

    恩?先睡了?

    不对,那不是我被白墨……

    我的脸登时红了,耳朵都开始发烫。

    这不对啊,这到底是我被他,还是他被我?

    啊——好烦啊!我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啊?!都是白墨,害得我现在脑子也乱了,满脑子都是跑火车,都怪他,把我给影响了。

    白墨还穿着他白熊的衣服在我身边一边刷牙一边呆呆看我:“你脸怎么那么红?”他伸出爪子摸我的脸。

    我微微闪开:“你们两个真是烦死了!”如果不是擎天,我根本不会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我是无辜的……”白墨一脸无辜和委屈,“是擎天在纠缠我……”他又补充了一句,宛如在说本宝宝真的很无辜,本宝宝没有主动勾引过擎天。

    “你也察觉到了是不是?!”我立刻揪住他的衣领,眯起眼睛,“擎天那混蛋果然是冲你来的!你放心!我不会让他抢走你的!哼!”擎天你这个恩将仇报的家伙,我帮了你,你居然惦记我男人!

    “灵……”

    “干嘛?”

    “你刚才脸红什么?你还没说……”他继续一脸无辜地,小心翼翼地看我,“你……是不是在想什么污污的事?如果你想,我晚上可以……”

    我的脸登时又红了:“你又在乱想什么?!滚一边去!离我远点!”我推开他赶紧走,感觉白货把我看穿了,真是太丢人了。

    如果让他知道我脑中那些未成年不宜的事,他一定会乐疯的!因为,那正是他想要的,也是他一直以来想要攻克的!

    不行!我不能那么容易就让他得逞,那岂不是太便宜他了……而且……那么轻易就……那之后,他会好好珍惜我妈……

    “灵!”他忽的拽住我身后的衣角。

    我扭头不爽地看他:“什么事?”

    他看看我,垂下眼睑,藏起黑眸内让人猜不透的心思:“没什么。”他竟是……什么都没说。

    可是,我却隐隐觉得,他最近对我隐瞒了很多事情。比如,背着我去申请擎天的听证会……

    我明白恋人之间有时候需要一定的空间,也需要保留自己一些小秘密。可是……一直没有秘密的我们,忽然有了,让我一时……有些无法适应。

    他放开了我的衣角,慢慢抬起脸,扬起了他许久没有出现的可爱微笑,可爱的笑容在晨光中清澈而干净,“我陪你一起跑。”

    我看着他许久,开心地点头:“恩!”

    我家男人,与我同甘共苦。

    当我们一起出来时,擎天微微吃惊,随即,又喷笑了,指着白墨嘲笑:“你怎么还穿这身衣服?白墨你是有什么毛病?!”

    擎天嘲笑我家男人,我怒了,我准备撸袖子上。

    “那是他老婆让他穿的~~~~”忽的,伦海竟是从院外的沙滩躺椅里懒洋洋地坐了起来,转回头轻笑地看擎天。他在那儿多久了?

    擎天也因为他说话而看向他,似是并不意外地嗤笑一声撇开了脸。

    伦海挠挠头,懒洋洋地晃过来,伸着懒腰:“小白那家伙是妻奴~~~他老婆命令的事他一定会做,苏灵只喜欢听话的男人,你……”伦海忽的瞥眸,勾着唇角带几分嘲讽地看擎天,“做得到吗?青龙队,队长————”擎天最后像是强调一般,拖着长长的尾音。这一声“强调”更像是某种吃醋,带着一股子不甘和妒意。

    擎天竟是一时没了话音,只是久久看伦海,良久,他撇开脸发出一声嗤笑:“嗤,我看上的不是白墨吗?”随即,他又是久久看伦海,天青色的眸子里满满的坏意,没人能看出他的狡黠心思。

    莫名的,伦海与擎天开始在蓝天白云下对视,宛如真的像是情敌般在较劲。他们相撞的视线在晨光中像是撞出了不可见的火花,让周围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伦海与他在晨光中对视片刻,目光渐渐锐利起来,从鼻中发出了一声深沉的冷哼:“哼,你是又要跟我争吗?”忽的,伦海沉沉开了口,第一次看到不正经的伦海,散发出了摄人的杀气。他看似不羁的笑容却充满了警告与杀气。宛如当年的竞争,要在此刻再次开启。

    我艹!他们果然都是冲着我家白货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