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第二个任务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白墨听完后神情并无任何变化,似是从未担心别人认出我的戒指是星晶体,也不担心国家会没收。

    只是先前的那一抹深沉渐渐消失在他幽深的黑眸中。他转而微微露出一丝微笑:“在我眼里,它只有戴在你手上才会有价值……”他温柔的话甜腻了我的心,他轻轻拉起我的手,指腹抚过当中的宝石,“否则,它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我情不自禁地钻入他的怀中,紧紧抱住他,我家白墨真是让人爱不释手!让我怎么舍得和我家白货分开,更别说让别人抢走。所以,我是绝不会让伦海或是擎天靠近我家白货的。即便颜凌说伦海对我家白货其实并不感兴趣,但我也要防患于未然!

    颜凌,韩和胖哥最近的确是在为大家的毕业礼服而忙。原来每年毕业季,很多学长都会叫他们设计和制作礼服,韩在整个学校是非常有人气的。他在服装设计圈的名气不亚于擎天在特遣营的人气。

    我才知道原来他们洗剪吹三人组会那么有名,真是谁也不能小看。而颜凌和韩他们说将来要挣大钱来资助特遣营,我相信他们是真的可以做到。

    我们的小屋里到处是布料,是人偶,像是把我们宿舍当作了大本营,韩和胖哥也都住在了我们的宿舍里,因为他们不得不做通宵。

    这把伦海郁闷坏了,他本来是睡客厅沙发,结果他的沙发被裙子和布料沾满,根本没法儿躺。

    其实韩和胖哥也是在地上随便对付一下,瞧,他们把睡袋也带来了。

    第一次和那么多人合宿,其实我很开心,我喜欢这种感觉,像是一个大家庭。

    伦海不得不在院子里搭起了帐篷,其实这样也挺不错的。他还把他的吉他放到帐篷里,一个人没事会面朝大海弹弹吉他唱唱歌。伦海唱歌还是很好听的。据说这也是他追女孩的法宝,会唱歌。

    “苏灵,白墨!来帮帮我们吧!”颜凌他们忙得不可开交,来找我和白墨外援。

    白墨眨眨眼,看着颜凌手中的针线,看我时已经一脸求救。我家白货可是生活大白痴呢!

    “白墨什么针线都不会的,我来吧。”我接过颜凌手中的裙子,开始缝。

    颜凌又拿出一筐珠子到白墨面前,笑嘻嘻:“白墨,穿珠子总会吧。”

    白墨再次眨眨眼,看向我,他是会,但他这样看我显然是他不高兴!

    “我来吧。”伦海晃了进来,剑指抬起时,串珠子的针带着线已经飞起,他一边走一边剑指划过空气,立时,那根针在空气中划过一抹银光,冲入那一盘珠子当中,如同一条细细的小蛇般灵活地钻过珠子的DD,穿起了一颗又一颗珠子。

    厉害!

    能力并不只是用来打架,就像此刻,用来穿珠子也是可以的嘛,而且,非常好看,像跳舞一样。

    我情不自禁地向伦海竖起大拇指:“好看!”

    伦海一愣,又像是一副不相信我也会称赞他的表情。

    但是银针过珠的画面确实好看,如同银龙戏珠一般精彩。

    “你别夸他。”颜凌没好气地说,还白伦海一眼,“你夸夸他他还以为你对他有意思呢。哼。”颜凌将珠子一放,转身忙自己的。

    “呵。”伦海轻笑一声,懒洋洋地盘腿坐在珠子前,剑指在面前轻轻划动,继续穿起那些珠子。

    我将裙子拿回房间躺在床上慢慢缝。

    白墨看看我轻轻坐在了我的身边,热热的手又放在了我的小腹上,我一愣,热热的暖意从他的手心流入我的小腹,我甜甜而笑,靠在了他的胸膛上。

    他另一只手拿起了电子本,开始看他的法学书。我继续靠在他暖暖的身上缝裙子。

    不知过了多久,裙子缝完了,我却……不想离开他的身体。我依然靠在他的身上,闭上了眼睛:“真想……一直这样……”

    他的身体怔了怔,胸膛里的心跳似是停了半拍,然后,传来他低低的应声:“恩……”

    相知相爱,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即便相依不语,幸福时光依然如梭。

    只愿与君厮守终生共,举案齐眉。

    第二天,终于听不到擎天这个闹钟了。

    人有时候也有点犯贱。擎天不来,但我还是老时间醒,而且忽然少了每日早晨一闹,总觉得生活变得过于安静,还有那么点……无聊。

    擎天不来,我们就在家里继续帮颜凌做衣服,伦海也一起帮忙。

    伦海看上去懒洋洋的,但做起事来非常认真。而且,他愿意帮忙也很让人意外。因为他看上去应该是一个不可能会安静坐下来做衣服的人,或许……他真的是太无聊了。

    虽然他看上去很有人气,很受欢迎,如果不在寝室肯定会有大把的男生女生会约他玩,他一定是各种派对舞会的焦点,可是从他那份懒洋洋中,隐隐感觉到他隐藏在深处的那一抹颓废。

    或许白墨早已感觉到,才会无论到何处,都会带上伦海,即便,他来了我们宿舍。

    接到擎天信息的时候,他已经消失三天了。

    我正在帮颜凌给男生的礼服绣上纽扣,手机忽的响了,然后,便收到了擎天的短信:出来,有任务。

    我有些疑惑,因为他跟我说有任务是已经晚上了。

    我看看窗外,晚上也会有任务?

    “怎么了?”帮我递纽扣的白墨疑惑看我。

    我把手机翻过来给他看,他立时拧眉,脸也沉了下去。

    他边上负责熨烫的伦海打趣地看白墨:“看小白这脸色,应该是有男人给你老婆发短信~~~”

    “谁?!谁那么大胆子?!”韩惊呼,白墨这个醋缸已经全校扬名,没有男生敢给我发短信,除了已经明确不会喜欢女生的胖哥。

    “老太婆~~~~快点~~~~”门外忽然响起了擎天的大喊,但这次的语气不错,以前没有一次不凶的。

    “哦~~~是擎天队长————”胖哥立时激动起来,“我来开门!我来开门!谁也别跟我抢!”胖哥冲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