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解剖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不会吧,这么晚叫你出任务?这是要回不来的节奏啊。”颜凌皱眉看我,“你还是去准备一下,通常这个时间点的任务得通宵。”

    我的头一涨,但没办法,任务重要。

    我立刻扔了东西去准备。以前不用准备东西,但这一次不一样,我亲戚还没结束呢!女生那几天真麻烦,还得背着姨妈巾到处跑。

    等我背上包下来,正看见白墨,伦海和擎天站在院子里。而院子外,果然停着飞车。

    “小灵的任务是你安排的?!”白墨用质问的语气问擎天,简直和冷琊老师审问我的时候一模一样。

    擎天耸耸肩,一脸挑衅:“不如等你哪天够问我的级别了,再来问我。”擎天说完咧嘴一笑。

    白墨身上的杀气更浓了,双手开始慢慢捏紧。

    擎天又开始日常撩小墨。

    “行了~~~~~”伦海抬手放落白墨的肩膀,“别撩小白了,任务都是上面安排的,也是上面挑的人,擎天还不至于做这些小动作。”伦海在帮擎天说话。

    我匆匆跑上前,先一把拍开伦海的手:“别碰我男人!”

    “嘘~~~知道了~~”伦海摊开手,“他是你男人,我不碰。”

    “哼。”我警告地瞪一眼伦海,转身看白墨,立时吓一跳,他的脸……真是Y沉地可怕。我抬手开始揉他的脸:“别这样啦~~~我没事的,别担心。”他是在担心我的身体,“你知道我以前最后几天还打篮球呢,还有,我不在的时候,尤其是晚上!你不能放那个东西进门!知道吗!”我往后指伦海。

    白墨被我揉红的脸上忍不住浮起了笑容,乖巧地点了点头:“恩。”

    “走啦。”我在他的脸上飞快地一啄,奔向飞车。进车的时候发现擎天还杵在那儿,立时大吼:“队长!你发什么愣呢!”

    坐在前面的惊箜登时后脖子一紧,像是没人敢这样吼他的队长,把他给惊到了。

    擎天微微回神,对我家小白又是挤眉弄眼一番P股才上车,关车门的时候还不忘给我家小白一个飞吻,坏笑地说:“你女人现在又归我了~~~~今晚……我一定会好好虐待她的。”

    白墨的脸立时Y沉,黑眸死死盯视擎天的脸。伦海叹口气开始轻抚白墨的后背,而白墨依然死盯擎天,直直站在那里,即便我们起飞离开,他也没有离开半分。

    夜幕降临,白墨杵在暗暗灯光中的身影有点慎人。

    “队长,你别玩了,我真不想看大你被人家老公吸干的画面。”惊箜一脸惊惧。

    什么叫吸干?!

    “你闭嘴!”擎天对惊箜说话时又是横眉竖目,没有好语气,“开你的车!”

    惊箜撅起嘴,一脸委屈不敢反抗的可爱模样。他卷卷的短发就像是一只柔弱的茶杯犬,想让人抱住他,抚摸安抚这个被大狼狗吓到的小可怜。

    “什么任务?”我忍不住问擎天。

    擎天微微挑眉,在月光中已经扬起坏坏的唇角。他的笑容让我不寒而栗。他朝我微微倾身,俊美的脸立时没入车内的Y暗,然后,传来他Y森的话音:“你到了就知道——”那如同恐怖片一般的嗓音也预示着这个任务绝不简单!

    而让我意外的是,飞车竟是到了星能研究院。我跟随擎天和惊箜匆匆下车,进入了研究院。

    星能研究院很大,我之前住院的只是对外的一小部分。而更多的地方,其实隐藏在星能研究院之下。

    跟着擎天和惊箜乘坐电梯直直而下,透明的电梯外忽然闯入了碧蓝的海洋世界。和黑巢不同,眼前的海水离海面很近,所以还有月光照入。

    总觉得今天的任务比之前的更加神秘,但绝不会比成英简单!

    很快,我跟着他们东绕西拐到了一间透明的消毒室前。消毒室里挂着很多蓝色的消毒副。

    擎天和惊箜带着我进去,整个消毒室立刻封闭,随即,从上方喷下了过氧化氢喷雾,将我们从头到脚地消毒。

    我对此吃惊之余,还有满腹的疑惑,这是要带我去哪儿?这是个什么任务?在无数科幻片里,这样经历消毒的,多半没好事,比如……瘟疫和丧尸。

    惊箜已经开始穿消毒服,擎天也取下一件小号的放到我面前:“快穿上。”

    我也不敢多问,任务之中,争分夺秒,就别瞎哔哔多问了,反正到时候自然会知道。我赶紧麻利地穿上。

    戴上面罩后,我们一起进入了前方无菌区域,那些无菌室里放着各种各样的医学器具,还有手术台。

    很快,看到其中一间里站着海姬她们,我们立刻进去。

    “送到了吗?”进去时,擎天就问海姬。

    海姬看看仪器里的时间:“快到了。”

    整个房间全是医学器具,包括各种手术用品!在这样一个安静的环境里,感觉分外Y森。

    正在疑惑间,透明房间的另一侧有人推着一辆推车前来,而那推车上,正是一个尸袋!尸袋鼓鼓的,明显装有尸体,瞬间,我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尸体被推了进来,神隐和姝莉立刻上前接过,推到海姬和擎天的面前,送尸体的人随即离开。

    这,这就是今天的任务?!

    我已经感觉 开始发晕,一种对尸体本能的害怕让我全身开始僵硬。

    海姬很淡定地拉开尸袋,里面果然是一具尸体,我的大脑嗡一声,瞬间一片空白。

    擎天上前,神隐和姝莉推过来两辆推车,推车上是各种锯子!手术刀!钳子!镊子!这架势……该不会是……要解剖吧!

    海姬拿起剪刀开始剪尸体的衣服,她的神情是那样地镇定。可以说,这里所有人都很镇定,除了我。

    “她在这儿行吗?她受得住吗?”海姬一边剪一边抬头朝我看一眼。

    擎天转身看看我,面罩下的眼睛已经弯起:“她迟早要经历第一次的~~”说完,他转身已经拿起了手术刀,立时,他透明面罩下的神情从未有过地认真,整个人也像是完全变了个样,不再是平常喜欢撩白墨,朝我凶的那个混蛋,而是一个分外严谨,专注的外科医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