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分析案情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所以才惊动了星能管理局,派特遣营最——强的战队,也就是我们!”惊箜得意地大拇指指向胸口,“青龙队执行任务。因为这个案子,队长都提前不用紧闭了!你说上面是不是很重视?!”

    我依然没有从星族连环谋杀的震惊中离开:“居然还有人能杀星族?!”

    惊箜在我说出这句话后,脸上的笑容慢慢淡去,不再像刚才那样因自己是青龙队成为而骄傲自豪,他的眼神变得凝重,哀伤,他低下了脸,沉默了片刻,才再次开口:“星族被杀的不在少数,有些星族可能只是因为能力不是攻击类就被憎恨他们的普通人给杀了,哼,都是欺软怕硬的怂包,那些人,从来不敢向我们这种星族挑战,只会对孩子,老人,能力弱的人下手……”惊箜说到最后微微有些哽咽,勉强挤出一抹笑容抬脸看向我,“但总体上来说,被普通人杀死的普通人更多,这个世界唯一一样不分国籍,性别,贫富和学历的东西,应该就是人渣了吧。”

    看着他明明心里沉痛,却依然强颜欢笑的神情,让我也分外揪心。他说得对,有人虐猫虐狗,有人虐孩子,有人杀人,自然,也有人会杀星族。这些人不分国籍,不分性别,不分贫富,不分学历。

    原本应该是爱情应该拥有的境界,最后,却是人渣达到了这样的境界。

    这算是神对人类的讽刺吗?

    “之前两个星族和这个张明成一样,也是已经在社会中稳定生活的普通星族,他们的能力很低,和颜凌他们一样,无法攻击别人,他们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他们的生活和外面的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结果……”惊箜转脸看向里面那具冷冰冰的尸体,他恼怒地一拳砸在玻璃上,“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那个人要这么憎恨他们!”惊箜愤怒的低下头,一向开朗活泼,还有些嘴碎的惊箜此时却忽然变得安静了,他的脸上更多的像是一种无奈,一种对仇恨的无奈。

    “唰!”一旁的玻璃门开了,里面的解剖已经结束。

    惊箜匆匆转脸,调整了一下情绪,再次扬起笑看从里面走出来的擎天,海姬,神隐与姝莉:“怎么样?是不是一个人做的?”

    擎天没有说话,海姬微微偏了一下头:“会议室里说。”

    说是会议室,其实就在解剖室隔壁,坐在还是全透明的会议室里,可以清清楚楚看到隔壁的死尸。

    擎天双脚架在会议桌上,半躺在白色的座椅上,轻轻晃动:“开始汇报。”

    我对尸体明明惧怕,可是在惊箜的那番话后,我总是不由自主地会去看那具尸体。那个人即使不是星族,他又做错了什么?被人杀死,然后那样躺在了解剖台上,虽然解剖是为了找到事实的真相,是为了查出他的死因,帮他找到凶手。可是,这样被人开膛破肚,总觉得还是有点没有尊严。

    “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有三名死者……”海姬说了起来,右手挥过我们面前同样透明的会议桌,巨大的桌面便成了电脑屏幕,现出了三名死者的详细资料。

    “三人死因相同,都是*中毒。第一名死者,朱玉,女,30岁,能力是双手可以释放一定热量,她现在在一所美容会所工作,主要工作是烫发……”随着海姬的话音,她将每个人的资料在我们面前放大,“第二名死者,赵立,男,28岁,能力是超级味觉,现在是一家米其林餐厅的主厨,第三名死者,张明成,男,35岁,能力是情绪干预,死前就任于心理干预中心,做心理干预工作……”海姬说完对神隐点点头。

    神隐随即手划过桌面:“我已经去过三名死者生前工作的地方,调查了一下他们的情况,发现三人在平时并无交集,甚至相同的朋友也没有,可以说三人在生活中完全不认识。三人虽然也曾在星族学院就读,但因为年纪不同,学科不同,毕业的时间不同,所以三人在学校里就不认识彼此。”

    神隐说的现象很正常,大多人只和自己班上的同学有所接触,即便认识别的班的同学,也可能是因为曾经是同学,或是父母相识。

    神隐做完了她那个部分的汇报扶了扶眼镜,看向姝莉。

    “虽然三人生活中不认识,但死的地方,却是相同的,都是在同一家医院……”姝莉的手划过桌面,桌面现出了一家综合医院,“西城综合医院,这家医院里配备了星族的专科门诊与专区。三人分别在5月10日,6月10日,和7月10日前往这家医院治疗,然后,便发生了*中毒。”姝莉的手再次拂过桌面,三人死前的录像并排出现在了桌面上。

    录像中可以看到,三人都是到输Y室分别进行了输Y或是打针,而就在输Y和打针不久后,三人中毒倒地,医护人员立刻上前将人抬走,实施抢救。

    “经过尸检,三人都没有明显外伤,只有他们生前留下的针眼……”海姬又说了起来,结果桌面上的录像瞬间变成了三人的尸检照片,吓得我一下子叫出声:“啊!”

    大家一起看向我,擎天也半躺在那儿瞥眸看我,我不好意思地脸红起来:“对,对不起,我,我会努力适应……”

    “没关系,苏灵。”神隐沉稳地说,“我们也没想到上面会让你参加这个任务,一下子就让你面对尸体和尸检,你害怕是人之常情。”

    “是啊,苏灵,你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了不起了!”姝莉对我俏皮地眨眨眼,“我们都在打赌你会不会晕在尸检室里,但你没有!哈哈哈——”

    我的脸由红转黑,我又被打赌了。

    “惊箜第一次的时候就晕了,哈哈哈——”姝莉更加大声地嘲笑起来,惊箜的脸瞬间涨红:“在新人面前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啊!”

    “说正事!”擎天一声大吼,立时让姝莉和惊箜都缩回了脖子,彼此吐了吐舌头。

    海姬嫌弃地看他们两个一眼,继续严肃地说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