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学长们的舞会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那神影的能力呢?你知道是什么吗?”我问哭丧的伦海。

    伦海立时白我,看那杀气似乎如果我不是白墨的女友,他可能已经控制这里到处的针线,将我万针穿心了。

    我眨眨眼,也自觉把他游戏角色弄跳崖了也挺不好意思,我瘪瘪嘴,指游戏机:“干嘛呀!你们的游戏是记录的!在前面那个记录点再打不就行了?才多久啊。”

    伦海继续白我,因为前面那个记录点他已经死了。

    “哦!对!”白墨立刻来了精神,重新开启记录点。

    我微笑安慰伦海:“我家白墨打过一次了,这次打起来一定更快,你很快就能一起打最后boss了!”

    伦海憋气地收回目光:“神隐可以进入别人的潜意识,也可以控制别人的梦境,甚至……”他Y森地朝我看来,“可以在你的梦中,轻松击杀你!”

    “哇……青龙队果然不愧是青龙队啊!”

    “是,每个特遣队的配置其实有一定的规律。每个特遣队里,必然有一个主要攻击者。”

    “就是队长!”颜凌积极补充。

    “然后是防御是不可少的。”

    “还是队长!”颜凌自豪地仰起脸。

    伦海气闷地撇撇嘴:“是~~他最能干,能攻能守~~但只有少数人能像他那样,比如……我。”

    “呸!不要脸!”

    我忍不住笑:“你们两个应该去说相声。”

    伦海和颜凌立时互白了一眼,颜凌立刻撇开脸。

    伦海继续说:“像青龙队的配置,属于强中之强了。擎天和海姬都属于能攻能守型,惊箜和姝莉其实有点相似,可以作为擎天与海姬的助攻,可以迅速制住敌人。然后就是神影是脑波抵抗者,她可以护住所有人的大脑,以免被敌人侵入控制,一般特遣队里都会配置一个脑波屏障类的高手,而神隐是他们当中最强的!”

    我感到分外骄傲,青龙队虽是最强的,擎天虽是外人眼中最强的,可是,他们却没看到,整个青龙队里,最强的,女生占了三人!

    “那海姬,姝莉和神隐里,又是谁最强?海姬又是什么能力?”我好奇地追问。一直和他们一起做任务,还不清楚海姬她们的能力。

    对了,我也是这次才真正和她们一起,但也只见识到了姝莉的能力。

    白墨又把遥控器拿起来了,游戏里,那两个角色站得离悬崖远远的。伦海立刻接起遥控器,激动地跳了起来:“终于到最后一关了!”

    “海姬是控水中最强大的!”颜凌忽的说了起来,脸上也是一副崇拜的神情,“普通控水这最多这个泡面碗里的汤,到你那个泡面碗里……”颜凌用我们手上现成的泡面打比方,“但海姬……你过来。”她放下泡面碗拉起我。

    我们走到了门前,她打开大门将我拉了出去,然后指向不远处的大海:“那才是海姬的泡面碗!”

    无边无垠的大海在淡淡的夕阳下泛出层层橘黄色的浪花,难怪,海姬,叫作……海姬。

    只见沙滩边已经有很多人在忙碌,摆放长长的桌子,铺上洁白的桌布。无人送货小车一辆一辆开来,大家从上面卸下无数饮料与精致的糕点。

    “哟!开始了,我们也去帮忙!”颜凌拉起我朝海滩边跑去。晚会尚未开始,这幅忙碌的景象却已经让人开始兴奋。

    我们也加入宴会准备中,这个时候,大家虽然很多互不认识,但却像家人一样自发地布置宴会,给学长们准备一个完美的毕业舞会。

    “你们来啦!”韩和胖哥也在帮忙。

    “苏灵——”半身女与独眼也朝我们挥手。

    我们随机忙碌起来,一起摆放鲜花,糕点,顺便还偷吃一些。

    将饮料和J尾酒一起倒入漂亮的玻璃大碗,一个一个一次性杯子叠成塔型。

    夕阳将金光洒在这片白色的沙滩上,开始有人试音箱,话筒,打碟的也开始热身。烤架也开始摆起,有人忙着生活。

    海面上的玻璃栈道开始亮起了闪烁的灯光,鲜花和彩带将这条栈道装扮地如同婚礼。

    看着眼前的欢乐与祥和,想起了昨晚面前的那一具具死于*的尸体,忽然间,我不知为何,有了一种恍惚感,是美好与丑恶的不协调,让我此时宛如置身于一种虚幻的美好梦境中。

    擎天他们的舍命,守护的难道就是眼前的这份单纯的美好?

    忽的,有人拍上我的肩膀,我转头看,是白墨,他们也来了。伦海依然一副纨绔模样地跟在他身边,和所有人打着招呼,但却在女生邀他一起玩乐时摆了摆手。

    伦海不是情圣吗?不是花花公子吗?

    可现在,他为何对女生反而避而远之了?

    他看上去人气很高,但他却一个人到酒桌边装了一杯我们调至的饮料酒慢慢喝着。

    “感谢大家的帮忙!”有人站在前方栈道上拿着话筒说话,“给我们的学长们布置了一个这么美丽的宴会,现在,有请我们今年毕业的学长们!祝他们进入社会后一帆风顺,事业有成!”

    “哗————”大家开始热烈地鼓掌,人人脸上都是激动的神情。

    音乐开始响起,只见学长们身穿华美的礼服,由一个学哥挽着一个学姐缓缓前行,有如在看一场盛大的集体婚礼!只是,他们将要步入的不是婚姻,而是社会。

    社会,到底是什么?

    从我参与特遣营的任务开始,我看到的是方能的愤怒,是宋鹏的憎恨,接下去,我又将看到什么?

    难道,我入研究院不是因为害怕特遣营的艰苦训练,而是想逃避社会的那些黑暗,和许多麻木冷酷的人一样,捂住自己的眼睛,便只有美好。

    “怎么了?”白墨似是察觉什么,担心地看我。

    我握住了他的手,紧紧的:“白墨,这里再举办宴会,而外面,却有人在杀星族。”

    白墨怔怔看我,黑眸因为太阳的落下而变得更加玄黑无底,没有半点眸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