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不速之客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即便那场战争结束,憎恨却永远地埋在了人的心里,你说得对,那件事在很多人的心里,根本过不去。”我握紧白墨的手抬脸看他,“白墨,不知道为什么,我很不安,我总感觉……这份和平,不会太久。”

    白墨静静地站在那里,黑眸因为黑夜的到来而被黑暗掩盖了任何情绪。

    “白墨,是不是我杞人忧天了?”难道因为我最近生理期?

    白墨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白墨?”我拉了拉他的手,他才缓缓回神,慢慢地眨了眨眼,宛如刚从二次元世界回归。

    他俯下脸,脸上的表情很淡,很淡,淡地像是任何风云在他眼中也不过是云烟,没有任何事会让他惊心动魄。

    他伸手摸了摸我的脸:“别瞎想了,社会和学校一直不一样。你最近可能是接触Y暗面太多了,有点负面。”他俯下脸,轻轻吻了吻我的额头。

    我轻轻发出一声叹息,靠在他的肩膀上,看那身穿礼服,如同王子公主的学长们:“这里和外面相比,真是世外桃源了。”

    “你刚才说……有人在杀星族,谁?”白墨像是现在才完全回魂。

    “是恨星族的人,还有……一个叫什么猎星帮的,他们是星族猎人,专门猎杀星族。”我不可置信地连连摇头,“怎么还会有这样的恶魔存在,他们还是人吗?!”

    “因为法律在恶魔面前只是一堆文字与几张破纸。”忽的,白墨淡漠的语气冰冷的让人发寒。

    我惊讶于他的这份冷淡,更惊讶于这样的话会从一个从小对法律痴迷,励志要做律师,成为星能管理局法律顾问团成员的人口中而出。他的语气似是从未相信过法律,从未相信法律可以主持这个世界的正义。

    他淡漠地平时前方:“恶魔用法律无法杀死,在恶魔的世界里,只有最原始的野性法则才能制裁他们。”

    看着他那冰冷无情的面容,我不知怎的,双手也开始发冷:“什么法则?”

    他眨了眨眼睛,清冷地发出一声冷哼,面对海天尽头的黑暗,淡淡说出:“弱R强食。”

    弱,R,强,食!

    我明明知道白墨的想法是不对的,他那么痴迷法律,那种用正义的法律来制裁恶魔的话,才更像他说的话。

    可是此刻,我却不由有点赞同白墨的话。面对恶魔,你对他说法律,讲道理,有用吗?只有一枪崩了他,才最有用!

    擎天也说过类似的话,对变态的一丝仁慈,只会让更多人因此而丧生。但是,他并没当场杀了宋鹏,他也是活捉宋鹏,然后交由司法处置。

    可是从白墨的神态和语气里,我可以深深感受到他会那样做,他会用恶魔的法则来制裁恶魔,他根本不会拿起手中的法律书去跟恶魔理论。

    “哗————”热烈的鼓掌声将我的神思拉回,我竟是在白墨的话音中变得有些害怕,我竟是有些……害怕眼前这个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小男孩。

    “你……是不是恨星族?”我在那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中,问。

    白墨怔了怔,转下脸看我,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一直看我,黑澈的眸中没有任何情绪,也没有波动。

    他没有说不恨,也没有说恨。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我,安静地几乎和周围的黑暗融为一体,而更可怕的是,宛如他化作了无穷无尽的黑暗,将他身周的灯光,音乐,人声,掌声,甚至是弥漫在空气里的酒香都慢慢吞噬。安静的黑暗开始从他身上开始蔓延,将我们的世界包裹,将我也吞入他的这份安静中。

    “你恨不恨?白墨?”我不知为何,在他这份可怕的安静开始不安,开始忐忑,我抓紧了他的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秘密?!”我情不自禁地朝他大吼起来。

    而他,却依然不言,没有回避我的目光,也没有哄我说什么让我别瞎想。而这份静默是我最担心的。

    这说明他的心底,真的藏有秘密,而且,是一个巨大的,他不能告诉我,但他又不想欺骗我的秘密。所以,他只能选择静默。

    “嘘~~~~小夫妻吵架了?”忽然间,擎天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白墨的身边,斜身靠在他的肩膀上。

    白墨微微拧眉,他的脸上终于有了几分表情的变化,但这却是因为擎天的到来。

    擎天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手里拿着饮料酒:“苏灵真的很棒!”擎天这句话一出口,我就大脑绷紧,他对我可从没好话出口,忽然夸我,一定想找事!

    果然,我家白货已经目录警戒地瞥眸看他,擎天笑着舔舔唇:“这次要不是她,我们没那么快结案,营长对她也是分外地欣赏,我有预感,你们分开的日子,不远了~~~~”擎天立时用同情的目光看白墨,伸手轻拍他的肩膀,“你放心,苏灵到了特遣营,我一——定会像你一样,好好照顾她的。”

    “小灵不会去特遣营的!”白墨一把将擎天推开,杀气升腾,忽然,他又一把将推开的擎天拽回面前,狠狠盯视他,“你别想从我身边,带走她!”

    擎天笑呵呵看白墨,含笑的眸光却渐渐发冷,充满了挑衅:“我擎天想带走的人,同样,也没人能阻止!”

    “那我会让他死!”当冰冷的话从白墨口中而出时,白墨就抬起了手。同时,擎天抬手就抡开了白墨拽住他的手,身体轻盈离地,往后退开,冷笑轻鄙地俯看白墨:“你不接触我,你的能力还有用吗?!”

    白墨眯起了冰冷的眸光,双拳开始慢慢捏紧。

    擎天微微离地,依旧冷冷俯视白墨。

    冰冷的寒气在他们身周形成,却被欢呼声与音乐声覆盖,兴奋观看学长们走t台的学生们,没有人察觉到这个角落出现的擎天,和他和白墨之间的杀气。

    “啧,真是看不下去了。”忽的,伦海居然也晃了过来,身边正是颜凌。

    颜凌紧张而紧绷地看着擎天与白墨,不敢出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