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特遣营编外人员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我抬起了右手,忽的想到不能让我的戒指太明显,我随即伸出左手,如意镯化作了银杖捏在手中,也用它来转移视线。

    我将银杖和往常一样戳在了地面上,深深呼吸,缓缓吐出,让自己平静下来,注意力开始集中在身边的司夜老师身上,因为暗物质球体是他制造的,他是能力释放者,我的能力只能针对释放者。

    然后,我的右手一起握住了银杖,自然而然地将戒指朝外,正对司夜老师,借住星晶体来集中自己的力量。

    我双手开始使力,精神全部集中于司夜老师,让我的能力能化作一条S线只S向司夜老师。这个过程很难,因为自己的能力不像火焰是可见的,我脑中想象自己的能力是一条直线,但现实里却依然是散开的,这在之前跟随擎天的无数次训练中尝试过,也失败过。

    我拧紧双眉,努力去除脑中的杂念,只让自己的精神和意念完全集中在司夜老师身上,倏的,那个球竟是像是失去擎天的力量开始下坠,我下意识闭眼,却没听见任何重物坠地的声音。

    我慢慢睁开眼睛,却看见拳霸营长已然站在地上,困住他的黑球已经完全不见。

    我,我成功了吗?还是……我的能力波及了整个实验室?

    “啊~~~~”拳霸营长又是伸手臂,又是伸腿,看上去浑身不得劲,“司夜,你还是个科学家,你立体感是不是有问题?!”拳霸营长一边说,一边朝司夜老师走去,像是兴师问罪般杀气腾腾,“你看我的体型,你把我困在那么小一个球里?”拳霸营长在空气中比划,“我胳膊都伸不开了!”

    司夜老师气定神闲看他:“你应该感谢苏灵,是她把你放出来的。”

    拳霸营长撇着嘴看我:“不错啊,能从司夜老师手里救出我,那就是从魔鬼手中拯救我啊,哈哈哈哈——”拳霸营长爽朗地大笑起来,已经丝毫没有来时的杀气。

    司夜微微一笑,看看他:“忙不忙?晚上一起去喝酒。”

    拳霸营长伸手揽住司夜老师的肩膀:“你请客,我再忙也会挤出时间的,老弟。”

    司夜老师笑了笑,看我:“苏灵,这次你做得很好。”

    我紧张看他:“我成功了吗?!”

    司夜老师抬起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捏在了一起,微笑看我:“一点点,我和擎天受到你能力的影响有了先后,说明你的能力范围在移动,你先影响了擎天,所以他对暗物质球的控制才会先消失,而我这边是之后影响,所以我的暗物质球在下坠过程中消失。”

    我能力的影响范围在移动?有移动说面我的能力不再是散S!或许成了扇形和半圆形!

    “但还是不太稳定。”司夜老师笑了出来,那笑容正是他以前取笑没有长进的那些人的笑容,我感觉我被司夜老师给“宠爱”地取笑了。他指指我的银杖,但我知道他是在指我的戒指,“你这次有点指东打西了,所以,变成擎天先受到你的影响,你真正想施展的对象应该是我。”

    “好了~~已经很有进步了!”拳霸营长伸手忽然一拳朝我肩膀捶来,擎天见状立刻握住拳霸营长的手腕:“老大!她可不是特遣营的学院,经不起你这一拳头。”

    拳霸营长有点尴尬,尴尬地笑着指指擎天:“行了,我知道轻重。”

    听他这么说,擎天才收回手,拳霸营长慢慢地,像是用小拳拳捶我肩膀一般小心,然后收回手对我眨眨眼:“这能力的增长,跟导师也有关,我教你一定更快,你信不。”

    “你又想挖我学生?酒还要不要喝了?”司夜老师立时不悦。

    拳霸营长看着司夜老师笑了:“老弟,这样吧,苏灵作为我们特遣营的外编,如有特殊任务,让她参与怎样?”拳霸营长伸出了手,放到司夜老师面前,大大的手感觉能轻松地将我一巴掌拍死。

    司夜老师侧脸想了一会儿,点头同意:“确实实战对能力的成长也很重要,同意。”司夜老师伸出手,和拳霸营长的大手握在了一起。

    拳霸营长开心地一拳打在司夜老师的肩膀上,司夜老师竟是被捶地后退,我慌忙扶住司夜老师,司夜老师站稳,对我笑了笑:“看见没,你是受不住拳霸营长的这一拳头的,拳霸这个称号可不是随便来的。”

    “哈哈哈——”拳霸营长又爽朗地大笑起来,大手一挥,“走走走,别做实验了,咱们好好聊聊。”

    司夜老师也欣然同往,回头嘱咐我一句:“今天差不多了,你回去吧。”

    “好的。”

    拳霸营长和司夜老师勾肩搭背地走了,拳霸营长扭头四处看了看,像是觉得少了什么,然后转身看擎天:“你小子还赖在这里干什么?”

    擎天一个白眼,双手环胸:“老大你都偷懒了,你凭什么还管我?”擎天转开脸嘟囔。

    拳霸营长立时沉脸:“有女孩儿在你飘了是不是?!想跟女孩儿玩了是不是?!”

    司夜老师微微一笑,笑得神秘而讳莫如深。

    擎天受不了地开始吹刘海:“我们队友三个女生呢,我才不像你,看见女生就会飘。”

    “给老子滚回去!”拳霸营长一声厉喝,“老子不在,特遣营里必须有人,你去!”

    擎天一脸“生无可恋”转身扬起做作地笑:“行~~~老大您去玩,我来看家~~~”说完,转身伸手忽然一个脑奔弹上我的额头,“听见没,你以后是外编队员了,训练一样不能少!”他对我又是瞪眼,又是大喝。

    我郁闷摸脑门,你丫的被领导训又来找我出气。

    最后,擎天,拳霸营长和司夜老师都走了,我一个人往回晃荡,又站在了校内通行环的站台上。

    “替代品?”忽的,传来心妍的声音。

    我装听不见,如果回头看,我岂不是承认替代品这三个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