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躲不开的重大任务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第二个是女巫。”白墨翻到了第二页的女人,神情变得更加凝重,似是第二个比第一个级别更高,而且不是高一点,“女巫擅长扰乱大脑多巴胺的分泌和信息传递,从而让人产生幻觉,如同民间所说的中邪状态,这种能力对能力者是极度危险和难以预防的。1998年望湖镇小镇自相残杀案件,便是她干的。”白墨点了点文件上女巫的照片,女巫的笑容在诡异的纹身中更加Y森邪恶。

    “那个案子里死伤达到百人……”白墨拧紧了眉,我惊讶地看他:“案子被当局压下了?不然……怎么一点也不清楚?”

    白墨点点头:“是,是被压下了,当局为了避免普通人对星族的恐慌,说是神经性气体泄漏造成的精神紊乱,然后安抚工作快速进行,抚慰金也相当丰厚,后来才没人再提起此事。”

    我呆呆地看向照片里的女巫,这是多么可怕的邪恶力量。我的大脑因此而嗡嗡作响。

    “这两个,还不是最厉害的……”白墨的神情更加沉重一分,慢慢地,翻开了第三页,“这个,才是最可怕的。”白墨点落第三页一个皮肤苍白的男子的脸上,男子面如死灰,眼中只有冰冷与死寂,宛如从另一个时空而来的冷血杀手,没有任何生气与神情。

    “次元忍者。”白墨说出了这个人的称号,“他可以根据定位迅速打开次元世界,进行快速的空间穿梭。”

    “任何地方都可以?!”这个能力真的很适合逃跑啊!

    白墨的黑眸更沉一分:“任何地方!他甚至可以从你的,身体里出来!”

    我惊呆在原位。

    白墨握住我的手:“所以,你一定要小心,灵。虽然,你的能力可以轻松克制他们的能力,但他们即便没有能力,成为普通人依然非常危险,他们每一个!”白墨手拿文件着重强调,“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匪徒,他们都有很强的格斗技巧和矫捷的身手!”

    白墨的话让我已经紧张起来,额头微微冒出了细汗。虽然面对过狂暴的方能,无情的连环杀手宋鹏,但可以明显感觉到,这些人,和面前这三个字前暗影团成员相比起来,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这三个人身上,背负的事上百的人命!

    “往常这种重刑犯会直接进行昏迷。”白墨第一次说了那么多的话,“但这次,上面想评估你的能力,所以会让他们保持清醒状态,这对你是一次严峻的考验。”白墨说完忧心忡忡看我,“灵,虽然我很不喜欢擎天这个人,但是这一次,你不要离开他半步,知道吗?!”白墨几乎是命令的语气来叮嘱我,可见他对我这次任务的忧心程度。

    我被他说得已是一身汗,明明房内空调打得很冷,我却还是止不住冒汗,我将面对的是我在和平世界里从未遇到的凶恶歹徒,这和上两次参加任务时的心情和情况完全不同。

    我紧张地看白墨:“什么时候?”

    “应该是三天后,送他们进入黑巢,然后等候审判。”白墨捏紧了文件,也是双眉紧拧,“这三天我还是回不去,我真的很担心,灵,你一定不要离开擎天知道吗?”我再次嘱咐,黑眸中是他显而易见的不安与忐忑。任务时又不能与外人联系,这让他变得更加担心。

    我努力平静,我不想让他为我变得更加担心。我握住了他的手:“我会小心的。我不会离开擎天。”

    白墨少许安心点点头,看看一侧的冷琊老师,然后俯到我耳边小声说:“如果发生任何意外,你就跑。”

    我怔怔看他。

    他的黑眸里只有我的脸:“别管别人死活,你也管不了。”他微微退回,对我认真点点头。

    白墨说得对,如果发生意外,我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忽然间,感觉到了自己的无能。如果我能有白墨那样的能力,那么,当意外发生时,我或许还能帮上一些忙吧。

    而我现在,连把能力的集中也尚未完全掌握,经常指东打西,这样不稳的力量,在作战中,只会给大家添乱。

    “你们说完了吗?”司夜老师微笑走到我们身边。

    白墨的脸上再次没了任何表情,起身点点头。

    司夜老师温柔看我:“苏灵,时间到了。”

    我依依不舍地站起身,看白墨:“好好保重自己身体,不要让自己饿着,累着。”

    白墨更是担忧地看我,忽的转身看冷琊老师:“导师,这次任务真的不能不让苏灵参加吗?”

    冷琊老师微微拧眉,上前:“白墨,我理解你的心情。但苏灵的能力很特殊,今后将在犯人能力的压制上将会有重大的作用。”

    白墨不安地拧眉,满脸凝重。

    “以前休眠运输犯人时,出现过很多次失败。”司夜老师说了起来,“我们星族体质特殊,属于人类的进化体,每一个进化的星族体质都不同,有时候休眠对他们并不起作用。经常在休眠到一半时清醒过来。但休眠的药剂又是定量的,如果过量会致死,所以星族联盟一直想找一种更加有效,更加无害,也可以说是更加人道的方法来押送星族犯人。”

    冷琊老师在司夜老师说完后点点头:“大致就是这样,所以这一次,是苏灵最好的表现机会,只要她一直保持能力输出,压制那些能力者,不会有事。而且根据我们之前对苏灵能力的研究,她是有足够体能完成这次任务的。小白。”冷琊老师捏住白墨的肩膀,“作为男人,也要给自己女人施展的空间,你要相信她,也要相信我们。”

    白墨紧拧的双眉依然无法舒展,忧心重重。

    我再次握住他的手,他不安地看向我,我对他微笑点点头,他的眉头少许舒展:“记住我的话。”

    我笑了:“恩,我记着。”白墨,你放心,出事了我一定跑得比谁都快,谁让我怕死呢?

    我知道我的镇定无法消除白墨心底的忐忑和忧虑,但是这个任务既然无法避开,那么,不如去勇敢面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