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四章 小墨醋吃不完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我怔怔看着白墨嘴角的那抹蔑笑,和他生活那么多年,我从未在他的脸上见过这样的笑容。

    他在我父母的眼中一直是乖巧安静,在我的身边也是老实寡语。他会笑,但是,他的笑容是乖巧的,可爱的,甚至,还是有点腼腆的。绝不是今天这种,散发着黑暗气息的,Y沉的冷笑。

    我认识小白,也认识小墨,但此刻眼前的人,到底是谁?

    白墨收起了Y沉的目光,微微倾身,俯到了擎天的耳边,低语:“即便我告诉你有什么Y谋,你擎天,也无力阻止。”他的话,是对擎天极大的藐视!

    我不解地看白墨,他为什么要这样去刺激,甚至可以说是挑衅擎天,因为他根本没有什么Y谋,但是他此刻,为什么要这样说?

    擎天竟是怔住了身体,双手开始捏起。

    我立刻上前拉开擎天,一把拉住白墨的手:“你吃醋也该有个限度,这种玩笑不能乱开!”我说完直接拉起他就走。

    “白墨!”擎天要追上来,我心中立时忐忑,忽然,擎天面前出现了一堵黑色的墙壁,将擎天堵在了实验室的门内。

    擎天立时转身,原来是司夜老师。司夜老师帮我堵住了擎天。司夜老师泰然自若地淡笑看擎天捉急的模样,对我们悠然地挥手,可是他的目光,却始终落在白墨的身上。

    我担心地看白墨,白墨也正冷冷盯视他,完了完了,白墨这连我的导师都要得罪。他这个大醋缸,我得赶紧把他带走。

    我加快了脚步,拖着他快步离开。

    “司夜老师在帮我们!你怎么也要吃醋呢!”我真是有点生气了,我将白墨一把拽进电梯,快速按关门的键,尽管擎天根本没有追来。

    “司夜老师换男装了。”他闷闷地说出了这句话,脸上已经浮现他无辜乞怜的神情,“他是不是为你换的。”他说得万分委屈,宛如自己快要被遗弃。

    他又是这幅表情,此刻的他哪里还像刚才那个挑衅,蔑视擎天的人?在他那二次元的脑D里,到底封印了几个白墨?还是,其实以前的他就是这样,只不过那些表情在他的脑D里都刷过了,所以没有表露在他的脸上。

    他那张总是没什么表情的脸后,是不是隐藏了万千的表情?

    “你想说什么?”我眯起了眼,鼓起了脸。

    他不说话了,低下脸,瘪起嘴,目光侧落一旁。一个刚才能与青龙队队长叫板对峙的人,此刻却不敢与我对视一秒。

    “看着我!”我捧住他的脸,紧紧盯视他闪闪的黑眸,“以后不要去挑衅擎天!他会当真的!万一他向特遣营汇报,然后来调查你,即便你什么都没做,也会增加好多好多麻烦!”

    白墨委屈地看着我,我被他这幅小奶狗分外委屈,生怕会被主人遗弃的神情彻底打败。我靠上他的胸膛,圈住他的身体:“别瞎吃醋了,我是不会喜欢擎天的。”

    “司夜老师为什么会突然换回男装?”他果然在这件事上过不去。

    “是因为想重新开始吧。虽然司夜老师没有说什么,但他之前穿女装,是因为放不下他的姐姐……”司夜老师忽然换回男装也是在我问他穿女装是不是因为放不下他姐姐之后。他也说过,他姐姐穿裙子很美……

    所以,在他的心底,他是不是觉得,只要穿上裙子,他的姐姐便活在他的身边呢?

    “他姐姐?”

    “恩,他姐姐是为救他而死的,你不在的时候,司夜老师说了很多关于他过去的事情,司夜老师……真的曾是暗影团的成员。他对当年的事,很懊悔……”每每想起司夜老师因为当年的事而总是失神的神情,那一刻,感觉到了来自他心底的死寂,宛如在他被姐姐救起的那一刻,他其实已经死在了那个时刻,现在活下来的,是他的姐姐。

    “所以……你可怜他了?”白墨忽的抱紧了我,话音低沉之中也带出了一分霸道,“灵,你太心软,你总是会去同情可怜别人。”

    “那你呢?总是乱吃醋,只要是我身边的男生,你都吃醋,奇怪,伦海在你离开的时候一直跟我在一起,你怎么就不吃醋?”

    “恩……”他果然说不出话了,抱着我恩了半天。

    “说不出了吧。”

    “恩。”

    我笑了,在他的圈抱中听着他平稳的心跳:“白墨,想你了……”

    他身体微微一怔,胸腔里的心跳猛然加速起来,他开始收紧双臂,将我抱得更紧,宛如分分秒秒都不想再和我分开。

    他熟悉的怀抱,熟悉的体温和熟悉的气味让我藏在心底的对他的思念瞬间喷涌而出,将我吞没,我真的好想他,只想一直这样抱着他,和他一直在一起。

    可是,这份幸福的甜蜜感很快在白墨看到那艘C满玫瑰花的月亮船时消失,他的神情再次陷入北极般地寒冷,而杀气也从他身上不断散发。

    伦海僵滞地站在我们一旁,原本见到白墨的欣喜也因为白墨此刻脸上的寒气所凝固。

    “小白……你回来啦……”伦海几乎是小心翼翼地与白墨说话,宛如深怕一句话刺激了这位魔君毁灭世界。

    白墨没有回答,他背着背包依然Y沉地看那艘卡在沙滩上的玫瑰月亮船,玄黑无底的眼中是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焰。

    如果他的能力是控火,我想他此刻一定会把那艘船烧了!

    “别看了,我马上让这艘破船在你眼前消失。”伦海已经有所感应,立刻抬手,拴着船的铁链开始“叮叮当当”从白沙中飘起。

    “我自己来。”忽的, 白墨低低地说。

    伦海有些吃惊看他:“你确定?你……”

    伦海疑惑间,白墨已经走到船边,伸手握住了月亮船船头的灯杆,在我们都疑惑时,空气中竟是飘出了一丝木头烧焦的气味,紧跟着,木头的灯杆竟是冒出了一缕黑焰,下一刻,火苗便蹿出了灯光,开始燃烧起来!

    我和伦海同时僵滞在已经开始熊熊燃烧的船边,白墨的能力明明不是控火,他,他是怎么让船烧起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