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不值得为他疯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就像在等待恋人一样,哎呀怎么还没来啊~~~怎么还没来啊~~~会急的,你们懂不?”他揪自己胸口的衣领的手敲落杰瑞的胸口,对妮娜和雾妹抛了个媚眼。

    妮娜立刻点头,神情里还分外地感同身受:“懂!有时候还会等到抓狂!”

    我们都相信妮娜会抓狂,因为她是个急性子,暴脾气,让妮娜等,那人要不是她男朋友,估计早被她打死了。

    “没错!”伦海笑眯眯指指妮娜,“这也是一种战术,懂吗?战,术!嘿嘿,就让他们等去吧,我们去继续睡觉~~~哈哈哈——”伦海的身体又开始扭动,一边扭动腰肢,一边嘴里开始bbox,一边跳,一边往回飘逸。

    说真的,伦海的舞跳得真不错,歌也唱地不错,形象更不错,嘴甜脾气好还会撩女生。他真的是一个被皇位耽误的明星。

    大家各就各位,继续睡觉。

    我看向伦海的脸,他的脸已经消肿,星族本身恢复的速度比常人快,而伦海能力的原因,他的抗击打力应该会比其它星族更强一些。

    就好比控火的不怕火,控水的水性会特别好,有的甚至可以两栖一样。这是他们能力给他们带来的被动技能。而伦海控制金属,所以他体内金属含量也会高于常人,在战斗的时候,这些金属也会让他成为钢铁之躯。

    我看看又准备钻回睡袋,好好保养一番的伦海,指向他的脸:“你这里……”

    他朝我看来。

    我眼神闪烁了一下,抱歉地看他:“还疼吗?”

    他微微一怔,笑了:“哦,不疼了不疼了 。你还不知道我?很耐打。哈哈哈。”他笑了起来,笑容却让我更加愧疚。

    “对了!”他似是想起了什么,从背包里掏出了两张面膜,将一张给我,“这个可以敷一整夜,好好保养一下。”

    我接过面膜,开始呆滞,他还真是……时时刻刻不忘保养啊!以前在小楼的时候,就经常看他敷面膜。虽然他整个人看起来很丧,和颓废,但是面膜却从不停。或许,这也是他皮肤总是那么鲜嫩水灵的原因。

    连这次推塔赛他都带着,显然是先前就准备好的。

    我发呆的时候,他已经敷好自己的面膜,躺下美美地继续睡觉了。还真是仗要打,帅要耍,美容不能停。

    我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一个大男人都那么注重保养,我居然平时连面膜都不怎么用。我拆开面膜,敷在了脸上,躺下,冰凉的面膜消去了暑意和半夜起来的面部干涩感,整个人也舒服了很多。

    “你睡着的时候怎么会感觉到有人偷袭?”忽的,再次幽暗安静的房间里传来伦海的话音,他说得很含糊,像是嘴唇没有动。

    我眨了眨眼睛,闭上了双眸,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呼……吸……呼……吸……”

    “睡得比我还快……灵啊……灵啊……你可真是灵……骗过了那么多人……你到底还会进化成什么样……你到底是神……还是魔鬼啊……”他嘟嘟囔囔片刻,也沉沉睡去。

    我缓缓睁开了眼睛,白墨忽然又出现在了我的梦中,而且这么巧,正好是在推塔赛中。他的能力继承了他的母亲,可以远程精神召唤。

    在他母亲的档案里,她的精神召唤范围很广,几乎可以覆盖一整个国家,也就是说无论你在这个国家哪个角落,只要是星族,她就能感应到,就能对你进行精神召唤。

    而白墨,应该是进化了,我不相信他还在这个国家里。每个星族的孩子,只要是继承了父母的能力,都会有更加特殊的进化。有时候,不单单是能力的强弱,更有可能是能力的质变。比如控火的,父母只是控制普通火焰,而孩子就有可能像那个焱神一样,进化成超强控火者,而这,还不一定是他最终的能力形态。他在战斗和历练中,有可能还会继续进化。

    当星族出生的时候,有可能已经进行了一次进化,而之后,还会继续进化,星族只会一代强过一代。

    就像我,也在不断进化。

    而白墨的能力,我无法想象会进化到什么程度!

    在他离开的时候,他已经表现出可以远程吸收别人的星能,我眼睁睁看着他差点就吸干了擎天和拳霸营长。

    最初对他测试的时候,他表现出来的,只是单一转换,也就是作用的对象只有一人。而那次,他是两人。没有人知道,他到底隐藏了多少实力。如果,他可以吸三人,十人,甚至百人呢!

    那他会变成怎样的魔鬼?!!

    伦海说我是魔鬼,白墨才是!!!

    我进化到最后,至多是让更多人无法使用能力。而白墨,却如死神一般,可以将死亡带来人间,他的脚下,将会满是被他吸干的干尸与枯骨。

    而这样的魔鬼,却被他跑了。

    更可怕的是,魔鬼的父亲,自由了!

    他们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杀戮,细思极恐!

    而我和白墨之间,到底谁能克制谁?我能让他不能使用能力,但他的能力却是吸收别人的能量,似乎谁更快,谁能力波及的范围更远,成了我们能够致胜,克制对方的先决条件。

    虽然大家又陷入了沉睡,也阻止了一场偷袭,而我,却就此陷入了失眠。自己也诧异于再次在精神世界见到白墨后的冷静,心里对他的恨似乎已经沉淀,化作了冰冰凉的石头,而不再是火焰,一触即发,汹涌澎拜,烧掉了自己的冷静,也烧掉了自己的理智。

    为他陷入疯狂与黑暗,为他变成了另一个神经质,歇斯底里的心妍,不值得。现在每每想起那个失控的自己,都会觉得颜面无存,尤其,还是在擎天和伦海面前。一想到此,胸口便不由得满腔愤懑。

    曾经,我还觉得心妍为伦海变成歇斯底里的疯婆娘不值得,结果到最后,我自己也为一个白墨失去了自我,也变成只会哭与嚎叫的疯女人。

    不值得……

    真的……

    不值得……

    幸好,我现在找回了一部分自己,而另一部分,不是我不想找回,而是,已经在那场事变中死去,风化,那一部分苏灵,再也找不回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