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上上下下一更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画面在我面前飞速搜索,星夙的离开也让整个拧巴的世界恢复了正常,那样扭转的世界让我看着头晕眼花。

    “找到了!”小悟空将一副画面停在我的面前,原来伦海在电梯里,他又从电梯潜行回了九层。

    “那欧沧溟呢?”我又开始找寻欧沧溟。

    “找到了!”小悟空又找到了欧沧溟,还是他找起来迅速。

    只见欧沧溟正顺着我们原先上九层的密道不疾不徐地往下走,欧沧溟又从九层到了八层!

    我看看下楼的欧沧溟,再看看上楼的伦海,心里各种急,这两个人是在玩躲猫猫,还是上演怎么找也找不到的泡沫爱情偶像剧?

    欧沧溟从九楼回到八楼,一定是想伏击心妍。欧沧溟一直处于暗处,这种对敌方式有点像狙击手。

    狙击手躲藏在遥远的,隐蔽的地方,然后对自己的目标快准狠地开枪,瞬间将敌人击毙。

    而欧沧溟到现在为止的作战方法都与狙击手的特点很像。

    他在伦海突袭之时,首先是冷静选择了退路,自己躲避在了暗处,然后,静静等待时机。当伦海他们从烟雾中显现时,他迅速出击。

    这说明欧沧溟有弱点,他……明白了!他防御力很低!他是狙击手,但同样的,“狙击手”也是他的克星!

    当别人远程攻击他,而他没有看见对方时,那么,他就会被瞬间击败!

    这便是他一直隐藏隐蔽的原因。

    原来他跟我很像。

    我们的能力都看似强大,但一旦遇到可以远程攻击的敌人,就会凉凉。而且,他这点比我还弱。因为我已经扩大了自己的能力范围,无须用眼睛去目视。而他,却还需要在他的视野之内。

    即便他也在努力扩大自己的视野,但人的视力始终还是有限。

    伦海是八大家族的人,他跟欧沧溟他们本身就应该很熟悉,他应该是清楚欧沧溟的弱点,所以也开始绕路去伏击欧沧溟。他们之间的战斗,恐怕就是谁眼快了。

    可惜,我在这里不能提醒伦海,因为,我已经退出了这场战斗。所以,我只能站在这里,看着他们你上我下地绕圈圈,让人心里捉急。

    当欧沧溟走入密室之时,伦海的电梯门也正好打开。欧沧溟镇定地靠在了密室的墙边,伦海也跨出了电梯。

    相对于欧沧溟的镇定,伦海的神情里带着戒备,他时刻警戒着周围,在走廊中谨慎前行。站在我的角度看这两个人,会觉得伦海有点滑稽。他如此小心谨慎,但却不知人家欧沧溟根本不在九层,早跑八层来了。

    我看着欧沧溟,心中也不由生出一丝佩服。每个人第一次参加作战,多多少少会有些紧张或是兴奋的心情。像雾妹和妮娜就是紧张,而伦海和杰瑞则是兴奋。

    可是,在欧沧溟的脸上,你看不到任何神情,没有紧张,没有兴奋,没有戒备,更没有对战时,哪怕一丁点的嗜血,什么都没有,他的脸上,平静地如苍茫雪山中的一片冻湖,没有半丝波澜。

    他立在密室墙后之后,又如同潜伏在灌木丛间的孤狼,一动不动,呼吸溶入了空气的起伏,静静盯视自己的猎物,再次准备伺机而动。

    这是一个不仅有超人的镇定,更有过人的耐性的男人。他和伦海一个静,一个动,在我的面前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伦海在九层估计还要找一会儿,我再次看向心妍她们,好想提醒心妍,危机正潜伏在她的背后。

    心妍依然隐迹在黄沙之中,与伦雅慧相对。

    “你加油!”妮娜说了句加油后,愤懑地瞪着伦雅慧迅速撤出了这个房间。

    伦雅慧调整了一会儿呼吸,松了松肩膀,扬起了笑:“其实我挺喜欢你的,伦海堂哥因为你收敛了不少。”伦雅慧说话之时,身边的空气里已经再次浮现出了星星点点的火球,“过去的他,真是一团糟,但遇到你之后……他更糟了!”突然间,伦雅慧甩出了手,立时那些星星点点的火球朝心妍飞去,如同流星一般炸落!

    心妍的沙人瞬间消失在沙堆之中,火球炸落,立时炸起了漫天黄沙与火星,黄沙在高温中竟是也染成了红色,微微融化!

    “哼哼……”似乎找回了战斗的感觉,伦雅慧的脸上也浮出了兴奋的神色,“他变糟,才能让家族看到,他是一个多么糟糕的继承者!”伦雅慧开始找到了自己的节奏,越战越勇。她身周的空气开始浮现出越来越多的小小的火球,如同密密麻麻的流星在她身周环绕。

    我看到了伦雅慧的实力,她果然很强大,并非是别人夸大。

    “凭什么他可以做继承人,我就不可以?就因为我比他年纪小?还是就因为我是女生?!”伦雅慧再次挥舞双手,火球一个接一个炸落满地的黄沙,立时满地的黄沙遍及火星,整个房间的黄沙因为伦雅慧而变成了火海岩浆!

    我开始为心妍担心,因为,她的能力不能抗火。她应该和伦海,还有其他正常人一样,是怕火的,因为,沙子也会熔化。

    “我有点欣赏你了……”一个人形从烧红的黄沙中慢慢浮现,宛如一个魔女从即将干涸的岩浆中一点点站起,黄沙之间夹杂着火星,火星又将周围的沙粒烧红。

    伦雅慧立时将火球抡向那个沙人。

    “砰!”沙人的腹部炸出了一个空D,但很快被火星和黄沙再次填满。

    “我感受到了你体内的怒火……”另一个沙人又在伦雅慧的另一侧缓缓浮现,“你的怒火,不仅仅是你的,也是我的,是天下女人的——”心妍的嘶吼在整个房间内回荡。

    伦雅慧又朝两个沙人扔去了火球,炸开之时,里面依然空空如也。

    “这个世界……为什么没有我们女人的位置?”心妍嘶哑的声音如同蟒蛇吐信发出的“嘶嘶声”,“为什么任何位置都要先考虑男人?哼……男人都被宠坏了……”又一个人形从伦雅慧身后浮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