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我们女人也仗义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伦雅慧在心妍那如同幽灵的话音中立时转身,在她转身的那一刻,那如同鬼魅一般的人形“哗!”一声瞬间崩塌,但很快又在另一处出现。

    “但……是谁宠坏了男人们?是我们——是我们女人——哈哈哈——”心妍疯癫的笑声从一个又一个浮现的沙人体内响起,“是我们宠坏了他们……让他们变得越来越膨胀……越来越自以为是……”

    伦雅慧开始停止了攻击,小小的火球如同一个个巨大的萤火虫悬停在她的周围,她戒备地看向四周,似也借着这个机会稍作喘息。

    “在黑巢里……我渐渐想清楚了一件事情……”一卷黄沙夹杂着火星从沙海中盘绕而起,缓缓在伦雅慧身周起伏,“为什么要去跟他们争……为什么要去向他们证明我们女人的价值……为什么?!我们不用跟他们争!跟他们抢!因为我们……可以自己创造!我们可以做自己的女王!”

    倏然,心妍的身形猛然从黄沙中蹿起,星星点点的火焰在她的战衣上烧出了一缕缕青烟,化出了一个又一个破D,她微微发红的肌肤从破D中L露了出来,被那一个个焦黑的破D映衬地格外白皙诱人!

    整件战衣因为有了破D而显得格外性感,染上了战场的硝烟与血腥,让心妍如同女战神一般站在那里。

    伦雅慧也怔怔看着心妍,心妍俯下了脸,下半身依然与黄沙相连。她伸出手,穿过了伦雅慧周围的火球之间,捧住了伦雅慧一时呆滞的脸:“你跟我一样……你对伦海一样执着……我对他这个人执着,你对他身份的执着……雅惠……我们为什么都要为他执着?我比他好……我比他好——你也是!”

    当心妍对伦雅慧大喊时,我欣慰地扬起了笑容。心妍终于走出来了,她终于走出了伦海的桎梏,挣脱了她自己制作的爱情的枷锁。我们女人难道除了爱,就没有别的值得我们去追求的东西?

    为什么要依附有钱人?我们可以自己做有钱人!

    为什么要靠男人生活?我们自己就不能创造生活了吗?

    为什么生活中非要有个男人陪伴?一个人,就不能活了吗?!

    这个社会,给我妈女人带来了太多,太多规矩和习惯。

    让我们女人去习惯必须要靠男人才能生活这个规则。

    让我们女人去习惯女人比男人低一等的社会地位。

    让我们女人去习惯生孩子繁衍这个社会责任。

    让我们女人去习惯,男人出轨是一个正常的,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让我们女人去习惯不断地去原谅男人每一个大大小小的错误,细微到他们不洗脚就上床睡觉。

    可是,如果女人不生孩子呢?爱上别人出轨了呢?不洗脚就上床睡觉了呢?

    女人啊,醒醒吧。

    为什么男人给我们女人洗了五千年的脑?

    因为他们在害怕,因为他们知道当我们女人清醒的那一天,他们男人,就失去了一半天下。

    心妍说得对,伦雅慧无须去争抢伦海的那个位置,即便争到了,别人也会认为是伦海让给她的。

    她完全可以自己去重新创造一个帝国,一个属于她伦雅慧的帝国,她伦雅慧,自己做女王!

    伦雅慧怔怔地看着心妍,双眸中渐渐燃起了和她身周火球一样灼热的火焰,她似乎和我一样,在心妍的身上,找到了一丝共鸣,一丝属于我们女人的共鸣!

    我们今天为什么会在这儿?

    难道不都是……因为男人……

    心妍并没有在伦雅慧与她惺惺相惜时发出偷袭,而是放开了她,缓缓退开了身体,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看着她:“我们……才是统一战线的……”

    伦雅慧身周的火球竟是慢慢熄灭,也对心妍扬起了惺惺相惜的微笑。之前还俏皮可爱的她,此刻全身却散发出了女王般的霸气与冷傲。

    “和你这一战,我没白打。”伦雅慧铿锵有力地说了起来,“没想到,我会在你这个疯女人身上,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倏地,她似是看到了什么,立时惊呼,“小心!”

    就在她惊呼的同时,心妍也随之转头看向她看的方向。

    而那一刻,心妍身上残破的战衣已经亮起了红灯,而就在她看的方向,正是一双Y森的眼睛。

    “哼……”心妍冷冷轻笑一声,身下的黄沙渐渐退开。

    伦雅慧沉下了脸,沉沉盯视心妍身后的方向。

    墙面渐渐化开了一个D,欧沧溟从里面镇定地走出,他的脸上,依然没有半丝神情,即便是他们已经呈现出现出了优势,你也看不到他脸上有半丝即将胜利的兴奋与喜悦。

    他只是淡淡看向伦雅慧,说了句:“准备伏击伦海。”

    心妍瞥眸看一眼欧沧溟,轻哼一声走向一侧的门。

    当心妍走过伦雅慧身侧时,伦雅慧却白了欧沧溟一眼,反是勾住了心妍的手臂。

    心妍微微一愣,侧脸看伦雅慧。

    伦雅慧勾起唇角轻笑:“老娘累了,没空陪你玩,你有本事,跟伦海堂哥单挑去,总是躲在暗处伏击别人算怎么回事?心妍女神,我跟你一起玩去。”伦雅慧看向心妍,笑容又变得俏皮可爱。

    心妍勾唇笑了笑,瞥眸时,她女神的高傲再现。她昂起了下巴,婀娜向前。伦雅慧挽着她的手臂一起离开了这个赛场。

    我抬手看看手表,十一点三十分,两支后宫队的后宫已全部灭亡,现在,只剩下了两个孤独的王。

    伦雅慧最后的离开让人有些意外,但却在心底对她生出一丝敬意来。太多后宫言情剧把我们女人塑造成只会争夺男人或是为爱情要死要活的没有自我的固定形象,却不知在真实的世界里,原来有那么多女人自信自强地活着。

    一开始还觉得伦雅慧应该是一个被宠坏的矫情娇气小公主,但她最后的行为却让人不由敬她是条“汉子”。

    谁说女汉子是一个贬义词?我反而觉得它是一种夸张,在夸赞我们女人同样也会有侠客的仗义与豪迈和义薄云天的凛然正气。

    (我的读者为我做的,就是仗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