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九章 王V王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欧沧溟看向离开的伦雅慧微微蹙眉,但并未注视许久,只是轻轻叹了口气,似是对一种任性小妹妹的无奈。莫名的,感觉有点萌。

    他拧了拧眉,抬脸看向上面,又是蹙了蹙眉,侧脸想了想,脸上再次恢复镇定的神色,然后,转身走回密室,又……走回去了……

    欧沧溟,你绝壁是躲猫猫之王!

    从上面溜下来偷袭心妍,然后,又回去伏击伦海,你上上下下不累吗?这样耐心地来来回回也只有像他这么非人的镇定才能做到了。

    而且,他走路一直是不疾不徐,沉稳从容。宛如前方即使有不可预知的危险,他也依然不以为意,淡定前行。大有走自己的路,危险全是浮云的云淡风轻之感。

    这份从容让我不由得想起了殴鹤校长,在殴鹤校长的身上,正是这种从容,淡定,仙风道骨的云淡风轻深深吸引着我。

    有其父必有其子,让我一开始没有察觉的原因,是因为欧沧溟脸上太过镇定而表情稀薄,而校长总是神情温和,对你温和微笑。

    这种没有太多表情变化的男生,让我不知不觉地又想起了那个混蛋。白墨便是这样一个没有什么表情的男生。

    以前以为白墨是中二,是逗比。但后来才知,他是为了隐藏。他知道我有多了解他,只要他脸上有半丝的神情变化,我都会察觉到他心底的秘密。所以,他索性藏起了所有的表情,用一张中二白痴的脸对着我,即便有些许变化,我也会以为是那个中二的他又在发病。

    我,彻彻底底被他骗了。

    不由的,我对面前的这个欧沧溟,已经心生反感与嫌恶。尽管,我的内心告诉我,他不是在装,不是在为掩藏什么。因为,这世上,的确有人没有什么表情。

    比如冷冷的冷琊老师。他的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只有在和司夜老师说话时,有些许表情变化,平日,都是一张冷脸对众人。

    而欧沧溟是因为镇定。他过人的镇定,让他无论遇到任何事都处变不惊,荣辱不惊。因为不惊,所以没有了表情的变化。那偶尔的,因为伦雅慧任性离开的叹气,反而成了他的一个萌点,本以为他Y险,可这一叹气,反而显出他内心的最深处,是一个及其单纯的人。

    就如雪域里的孤狼,他对待猎物狠辣,但在捕猎结束之时,他独自静静地伏在山巅,只为安静地欣赏那落日之美。那一刻,他是单纯的,卸下了所有的防备与为捕食猎物的各种算计。

    欧沧溟一步,一步不紧不慢地走上了楼梯,在楼梯口,他微微顿住了脚步,眸光直直向上,盯视上方的空气。宛如孤狼已经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停滞不动,开始将自己再次溶入空气,让敌人无法察觉他的存在。

    与此同时,我看到伦海竟也是在九层作战室一侧门边停住了脚步,目光冷冷盯视密室的方向。他察觉到了。

    两个男人,两个王,纷纷停在了远处,盯视自己的前方,他们的视线在各自的房间没有相连,但在我面前的画面里,却紧紧连在了一起。

    一种无形的气魄从他们作为五千年主宰世界的雄性身上散发,那是一种充满威胁的,挑衅的,和霸道的气魄。

    如同两只雄狮在草原中相遇,无法避免地将有一战,这一战是为了决定谁才是这片草原之王,谁才能拥有这片草原的主宰权。

    我细细回想之前,伦海一开始到九层时其实没有察觉到欧沧溟离开了九层,如果他察觉到,便会返回八楼去伏击他。

    而现在感觉到了,说明伦海能力的感知也随着距离的拉远而减弱,和我之前探测自己能力的边缘到底到哪儿一样,距离越远,我的感知越弱,我能力的影响力也会随之减弱。

    现在,他们相隔只有一个房间,对彼此的感应也变得格外强烈,但欧沧溟又是因为什么而感应到了伦海?因为此刻,他并没使用能力。

    如果他没有使用能力便感应到了危险,那么,这个男人,就拥有可怕而强大的第六感!

    我们普通人偶尔也会有第六感。比如不知为何,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然后,真的可怕的事发生了。

    这种在科学上无法解释的感应现象,被称为第六感。或许,正是这强大的第六感,弥补了欧沧溟能力上的不足。

    几乎在同时,欧沧溟和伦海的脚步开始抬起,他们一步,一步,走向了前方,走向了彼此,走入了同一个空间,隔墙相望。

    突然,在欧沧溟再次抬步之时,伦海立时挥手,登时,欧沧溟面前的墙瞬间移动起来,紧跟着,他身周的墙壁也开始朝他迅速移动,宛如要将他压碎在铜墙铁壁之间。

    但欧沧溟依然神情镇定,他的目光只是分别看了一眼朝他迅速而来的墙壁,随即,扬起了手,四面贴墙就在即将靠近他的那一刻,纷纷化出了一个巨大的人形的大D。

    “砰!”四堵墙撞在了一起,两堵墙更是牢牢贴在了一起,而欧沧溟丝毫未伤,镇定地站在墙面的人形大D之中。

    大家在电视上应该看过一个叫“动D墙”的游戏,常常出现在大型的综艺节目里。这个游戏便是用大的泡沫枪,然后挖出各种奇葩造型,让参加游戏的明细摆出相应的造型钻过。

    而现在,欧沧溟便是在墙体上挖出了一个正好可以让自己容身的空缺,没有被朝他而来的墙体给挤压成R泥。

    如果说伦海和红毛的能力是相生相克,而且伦海还处于被完全克制的状态。那么他和欧沧溟的能力可以算是相爱相杀,矛盾之战了。

    一个生,一个灭,一个将物体造出,另一个又随即将其毁灭,永无休止,他们两个人陷入了一个无限的死循环,最后比拼的,可能回归自身的体能。

    也就是看谁能撑到底。

    欧沧溟神容淡定地走出了那个人D,镇定的目光扫视外侧房间,房间里不见伦海的身影。

    刚才只关注欧沧溟,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伦海已经退出了这个房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