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0章 静与动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忽的,周围的墙壁又开始缓缓移动起来,“轰隆隆,轰隆隆”围着欧沧溟开始环绕。紧跟着,每一堵墙的墙面上开始浮现一个浅浅的人形,如同一个个铁人镶嵌在了墙面上,又像是恐怖的鬼片中,一个个白色的怨灵从墙体中浮出。

    每一个欠在墙体内的“幽灵”五官都很清晰,这也让整个画面更增添了一分诡异与恐怖。

    欧沧溟镇定环视周围,双手开始慢慢扬起:“你知道我不能完全使用力量,伦海,你这是在作弊。”欧沧溟淡淡地说。

    那些墙壁停了下来,每一个欠在墙体的“幽灵”慢慢抬起了脸,没有牙齿的嘴开始开合:“你动不动就说作弊,作弊,小欧同学,你不该来特遣营~~~你应该跟你老爸去星族学院做个老师~~~你长地又不错,一定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的~~~哈哈哈——”

    墙壁上的“幽灵”齐齐笑着,如果没有伦海那调侃的话音,整个画面看起来会非常地恐怖。试想,你周围白色的墙壁上忽然浮出了一张张诡异的人脸,而它们又同时大笑着,即使是那点密集,就已经让人毛骨悚然了。

    欧沧溟在伦海的调侃中不为所动,神情依然镇定。他慢慢抬起手,摸上身周的一堵墙壁,宛如在感知伦海到底藏在哪堵贴墙之内。

    “小欧同学~~~你怎么一点也不像校长?校长的脸上可总是带着微笑?你看看你,像个木头人。”伦海继续调侃着欧沧溟。

    欧沧溟没有受到伦海半丝影响,继续用手轻摸墙壁前行。

    “校长可是很受欢迎的哦~~~在学院里人气非常高~~嘶……我就想不通了,你怎么就没个女朋友呢?哦~~~我想起来了,你们都是家庭式教育,被关在家里,难怪你会成为一个闷罐头~~~哈哈哈——”

    欧沧溟在伦海的话中顿住了脚步,目光中也透出了一丝落寞,视线落在地面上,陷入了失神。

    就在他失神之时,倏然,他身后的一个人像中,渐渐浮现出了伦海的脸,手臂也从贴墙里慢慢抬起,他的手里,是一把枪!

    没想到对付欧沧溟的方法居然和对付我的方法一样,是用最简单粗暴的刀枪。

    “你们该不会是在家里被闷地受不了,所以也想出来透透气吧~~”伦海一边说,一边朝欧沧溟慢慢举起了枪,宛如深怕稍稍快速或是大幅度的动作,会引起欧沧溟的注意,让他无法偷袭。

    “可惜啊……你们这次放风结束……又要被关进去了——”伦海手中的枪立时对准了欧沧溟的后背。就在这时,欧沧溟突然转身后仰,往后倒落的同时,目光直直S向了伦海的方向。

    而就在欧沧溟转身之时,伦海吃惊之余,也及时后退,再次没入那堵贴墙之内,可是,他手中的枪却在顷刻间化作了灰烬!

    下一刻,整堵墙开始化开,但里面却不见伦海的身影。

    欧沧溟的目光再次锐利专注起来,细细打量周围的墙壁。

    “欧沧溟你白痴啊!你tm想要老子的命啊!”墙面上的幽灵同时大喊起来,五官变得狰狞,如同一个个怨灵在朝欧沧溟嘶吼,“你刚才差点把老子的手化了知不知道!”

    “是你先偷袭我的。”欧沧溟扫视周围的墙壁淡淡地说,他抬起手,修长的指尖再次落在身边的墙壁上,缓缓轻抚前行,“海子,你的家族也在看着你,你打算这样作弊到什么时候?”

    “作弊?哈哈哈。”墙壁上一张张脸露出了和伦海一样狡猾而不正经的笑容,“小欧同学~~~这可不算作弊,在特遣营的任务里,通常都要活着带回罪犯的,不是像你想的那样,打死拖回的~~~”

    欧沧溟微微蹙眉,眸中慧光闪烁,似乎关于活捉罪犯这一点,他事先真的没有想到。

    “刚才真是被你的演技给骗了~~~”忽的,所有欠在墙壁里的“幽灵”开始朝一个方向一起移动起来,如同一个个人围着欧沧溟旋转,“啧啧啧,没想到啊,小欧同学,你挺会演戏啊~~~你知道你让我想到谁吗?”

    我的心因为伦海这句话忽的一阵刺痛,隐隐感觉,伦海想说的人,正是我此刻心里在想的那个混蛋。

    “谁?”欧沧溟与那些围着他转的“幽灵”逆行,手指继续在墙壁上划动前行。

    “我曾经的室友……兼好友,现在的国际通缉犯,星族联盟心中惧怕的反派王子,被称为暗影之子的——白,墨。”伦海说出白墨的名字时,语气中,竟是一分自豪。

    伦海曾经说,觉得有个大反派作为朋友感觉很酷。那时只当是二*的玩笑。但此刻听他的语气,似乎是认真的。他真的觉得能认识白墨,和白墨为友,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欧沧溟的神情,这一次,竟是因为伦海这句话而动,他再次停下了脚步,微微侧脸,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多了分认真:“那是个怎样的人?”他竟是对白墨产生了浓浓的兴趣!

    “哼哼……是不是很好奇?”围着欧沧溟旋转的“幽灵”也停了下来,“现在只要是星族,只要是知道白墨这个名字的,都会对他非常感兴趣。这个暗影之子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到底有什么强大的能力让星族联盟惧怕,他到底是怎么一步步深入星族群岛,贡献了黑巢,嘶……小偶同学,你不觉得像我们这种人,根本没法跟白墨比吗?人家可是干了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而你,我,在干什么?我在泡妞,你在读书,你不觉得,我们的生活,真的太无趣,太弱J了吗?”

    欧沧溟镇定的脸上,竟是浮出一抹赞同的神色。

    “当人家攻陷黑巢,救出暗影王,被冠以暗影王子的称号的时候!”墙面上的“幽灵”齐齐伸长了双臂,朝向天空,宛如伦海在作慷慨激昂的演讲,“我们的称号是什么?花花公子,情圣,书呆子,闷罐头,哈哈哈——”伦海大笑起来,笑容里却充满了自嘲和讽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