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05章 擎天也是孤儿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vip包间里居然还有完整的医疗柜,似乎特遣营里还有更大的竞技赛,比如队长之间的,所以,在这样的单独的看席房间内,会有独立的医疗设施。

    擎天从医疗包里取出了消毒喷雾和纱布,看看我的脸,天青色的眸中已经再次燃起了怒火。他伸出手:“夹针。”

    虚空妹继续噘嘴。

    神隐摊摊手:“我没有。”

    擎天“啪”一个响指,虚空妹那里传来一声惊呼:“啊!”随即,就看见一个夹针从她的发间被抽了出来。

    “哼!队长,你就知道对她好!”虚空妹生气地喊了一声,也像是“吃醋”地转身离开。

    “哎。”神隐女大叹一声,“队长,她是黑巢……”

    “你闭嘴!”擎天拿到夹针不看神隐女地厉喝。

    神隐女气闷地摇摇头,也转身走人,宛如眼不见为净。

    看他们一个个离开,我心里其实并不好受。因为我的存在,让擎天和他的队员们之间产生了一条不可磨灭的罅隙。我是在破坏一个原本完美而坚固的战队。

    擎天拿着夹针轻轻地用小拇指挑起我额前被血染湿的刘海,动作轻柔地宛如生怕再让我受到半丝伤害与疼痛。

    随即,他拿起消毒喷雾,一手遮住我的眼睛,一手喷了起来。

    “嘶!”我痛地微微抽气。

    “忍忍,消毒。”他像是命令地说。

    我沉默良久,说:“你不该下来的。”

    “我怎么能不下来?”他反是反问,“你受伤了,我肯定要下来的!”他气郁地说,拿起纱布开始轻轻擦我的脸,“你看看你,满脸都是血了。我已经很控制了!不然早揍欧沧溟了!”

    “他是校长的儿子。”我急急说,这白痴会来真的!他脾气爆起来,谁都不怕。

    “校长儿子又怎么了?”他果然轻笑着说,“我还是拳霸营长的儿子呢!”

    “你是……拳霸营长的儿子?”我疑惑地说,没听说拳霸营长结婚啊,他不是因为一直爱着司夜老师的姐姐,所以再没谈恋爱吗?

    “我是拳霸老头捡回来的。”擎天随口说着,看似随意的语气,却不知为何,让人的心为之揪痛,“第一次星族大战的时候,我成了孤儿,被坏人给捡了回去,后来坏事没少干,被星族联盟抓了扔进了黑巢,所以,你以为就你进过黑巢?”他俯下脸,正对我的眼睛,天青色的眸中是温柔的笑意。

    我怔怔看他,我隐隐记得擎天也是从黑巢里出来的。

    他开心地笑看我:“恩,擦干净了,果然还是和原来一样丑。”他挑起一边眉,拿起伤口的缝合胶,“老太婆,你有条疤更丑了。”他一边嫌弃地说,一边轻轻地捏起我的伤口,给我涂上了缝合胶:“你忍忍,有点痛。”他还不忘轻柔地提醒我。

    可是我此刻,却是心里更痛!

    他对自己的生世说得那么轻描淡写,他越是不在意的语气,越是让人心里深深揪痛。他也在那场战争中失去了自己的亲人,成了一个孤儿。

    那场战争到底夺去了多少个家庭的幸福?!

    又有多少个孩子像他一样,被坏人带走,培养成了罪犯?!

    他给我缝合的手顿住了,慢慢地放落目光看向我的脸,随即,他的视线便怔怔地顿在了我的脸上:“老太婆?!老太婆!”他忽然紧张地扣住我的肩膀摇晃起来。

    泪水从我愤怒的眼中流出,星族,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存在这个世上?!

    如果没有星族,就不会有战争,不会有那么多人死去,家庭不会支离破碎,孩子不会变成孤儿。不会有暗影团!更不会有暗影教主!我深爱的人更不会成为国际通缉犯暗影之子!

    我的生活,我的幸福,我的爱情,全因为星族的存在而被毁灭!

    “老太婆!苏灵!”擎天急急呼唤我,“苏灵你怎么了?!你跟我说句话啊!”

    无论擎天如何忧急地呼唤我,我没有作出任何回应,因为我的胸口,我的世界已经被愤怒和憎恨的火焰吞没。我恨星族,星族就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他们除了给世界带来混乱与痛苦,还带来了什么?不管是号称正义的星族联盟,还是走向Y暗的暗影团,全该消失!

    “臭小子你怎么回事?!”忽然间,拳霸营长的厉喝传来,我眼神闪烁了一下,匆匆转开脸,泪水滴落在自己放在膝盖上紧紧攥着的手背上。

    可是,擎天的目光却依然没有从我的脸上移开,紧拧双眉忧心忡忡地盯视我的脸。

    “臭小子!老子跟你说话呢!”拳霸营长大步走过来。

    擎天依然盯视我的脸,抬手开始用纱布覆盖我的额头:“选拔赛上如果有意外或特殊情况发生,特遣营所有队长可以进行干预,我的做法,符合规定。苏灵没有参加最后一轮比赛,属于观众,并且当时陷入生命危险,我入场干预,合情合理!”擎天说得理直气壮,盯视我片刻,起身傲然挺拔地站在我身前,和拳霸营长散发着一样的威武霸气。

    “恩——”拳霸营长愤懑地发出一声长吟,忽的抬手烦躁地抓抓他的平头,气郁地半天没有说出话,看了擎天两眼,拧起眉,“去把手洗干净,看看你,手上都是血。”拳霸营长的语气更像是在宠爱自己的儿子。

    擎天随即走开去洗手。

    在我失去擎天身形的保护之后,拳霸营长Y沉的目光便落在了我的脸上,锐利和愤怒的目光宛如在质问我到底有什么Y谋诡计,想利用擎天为我做什么!

    “儿子,我问你,如果当时受伤的不是苏灵,你会不会下去。”拳霸营长Y沉的视线死死盯住我问擎天。

    “不会。”擎天倒是毫不犹豫地答。

    拳霸营长立时双眸狠狠眯起,那眼神里,是浓浓的杀气。他趁着擎天擦手,看不见,对我慢慢抬起手,欲做出把我捏死的手势时,突然司夜老师跑了进来,一把将挡住路中央的他推开:“苏灵怎么样了?”

    拳霸营长一下子被推了个趔趄,气郁瞪眼时,伦海也紧跟着跑了进来:“灵啊!灵!”

    拳霸营长又被伦海给推开了去,瞪着大眼愤懑地看这群不把他放在眼里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