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以后天天见脸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欧沧溟,伦海,擎天,和所有稳定下来的人都变得安静了,大家无不静静地看着快闪,一个大男生,在此刻痛哭涕淋,可见他是多么渴望能看到自己的脸。他的这份痛苦压抑地有多么地深。

    即便是一直对周遭人和事漠不关心的心妍也静静地注视快闪那张有些过于瘦削的脸。

    快闪身形也很瘦削,淡薄如纸,似是长期营养不良让他看上去太过孱弱,宛如轻轻一推,他便会像纸片一般飘飞而去。

    “能不能多握一会儿?”欧沧溟转落脸,静静看我,轻轻地问。

    我有些惊讶,欧沧溟原来有自己独特的关心人的方式。这一句看似平淡而普通的询问,却让人感觉到了一丝温暖。原来在欧沧溟那双冷冰冰的眼睛下,也有一颗温暖的心。

    “哎……允许你多握一会儿。”擎天在我的身边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像是以我男朋友的身份允许我多握着别的男人一会儿。

    我们一整个房间的人,都静静看着快闪哭泣。他的头发长而乱,看起来像是从小到大没有修剪过。

    “别哭了!”房间里忽然响起了心妍的厉喝,眼中还多了分气闷,“你跟苏灵一起,每天都能看见你的脸。”

    立时,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心妍,眼中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即便是欧沧溟,那张镇定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小小的惊诧。

    “可以吗?!”忽然,快闪激动地看向我,“可以吗?!苏灵队长?每天你可以让我稳定一会儿吗?!就一小会儿!”他匆匆擦了鼻涕和眼泪祈求地看着我,如同闪电一般明亮的眼睛睁大最大,瞬间变成大眼萌,那副小可怜的表情让人完全无法拒绝他的任何要求。

    谁也想不到在快闪那团模糊的影像下,是这样一张萌萌的脸。只是有点太瘦削了。

    “不许碰到苏灵队长!”擎天倏然在边上厉喝,像是以队长的口气命令快闪。

    快闪吓了一跳,又留着眼泪和鼻涕,感动地哽咽点头:“是,谢谢擎天队长帮我说话。”

    “可是不碰到的话,苏灵会消耗很大。”欧沧溟微微蹙眉,“她身体接触时,似乎消耗很少。”欧沧溟看向我握着他手臂的手。

    “可以了可以了。”擎天见欧沧溟看我的手,立刻来拉我的手。

    “等等!”快闪着急地喊,擦擦鼻涕,“让我先自拍一张。”快闪一手继续牢牢握着欧沧溟的手,一手匆匆拿出手机,准备自拍。

    “耶!”他竟是习惯性地摆出剪刀手,可是就在他的另一只手松开欧沧溟时,他立刻……糊了……

    “哈哈哈——”大家立时大笑起来,快闪那团模糊的影像变得安静,宛如在垂头丧气。

    焱神,北冥司都低下脸默默地笑着,青沐也微笑注视。

    伦海笑得前仰后合,擎天也是摇头轻笑。

    整个会议室最镇定的,自然还是欧沧溟:“明天拍吧。”

    “顺便把那头草剪了~~”心妍似是受不了快闪那头乱草,多看一眼嫌弃。

    在心妍的话音中,北冥司偷偷看向心妍,笑容里更多了分羞涩。看来,我们又要多一个心妍的粉丝。

    在回来的路上,我在想欧沧溟把我们仇杀队搬出来的确是一种战略和诱惑,他在用我和心妍来增加天启队的优势。心妍这个诱惑就已经很大了。

    擎天一直跟在我们身旁,北冥司和焱神的脸上都难掩兴奋与激动的神情,但他们也在努力保持平静,似乎不想让他们的队长觉得他们不够沉稳。

    快闪虽然默默跟在一旁,尽管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但可以想象他此刻一定比北冥司和焱神他们更加激动。

    当我们走到大门口时,欧沧溟看向青沐,快闪,北冥司和焱神,镇定地作出他作为队长的第一个指令:“现在回去收拾行李,来天启队宿舍报到!”

    “是!”几人异口同声,纷纷离开。青沐队长的神态是他们几人最为稳健的。

    然后,欧沧溟看向擎天:“你可以回去了。”

    擎天反是轻笑:“你好滚了,我跟老太婆还有事。”说着,他抬手要勾上我的肩膀,我见状,立时闪身,站到了欧沧溟的身边,让擎天的手勾了个空。

    擎天一愣:“老太婆速度快了。”

    我也淡定看他:“训练营不是白呆的。擎天,你送到这儿吧。”

    “对~~大青虫,你应该听我们小欧队长的话,回去找你爸爸去~~~”伦海的话音里多了几分揶揄。

    擎天立时眯眸冷看伦海。

    “而且,就算你让小欧童鞋回去,他一定也会说,对不起,苏灵现在不能离开我的视线。所以……”伦海坏笑地搂住擎天的肩膀,抬手划过云海,“你想象一下,在你跟我家灵漫步夕阳的时候,身边始终跟着小欧童鞋,这一下……成了三人行了……”

    “滚!”擎天冷睨伦海,抬起手,“我会让他消失的!”说完,他就要打响指。

    我想也不想地立刻上前一把握住了擎天的手,他登时怔立在原地呆呆地看着我,雪白如纸般薄的脸渐渐浮上了如同此刻夕阳般的红色。

    我握着他的手,轻轻地说:“别闹,回去吧。”

    他呆呆地看着我,变得嫣红的唇里吐出了一个字:“好。”

    我放开了他的手,他的脸上却浮出了幸福而喜悦的笑容,然后转身,“啪”一个响指,如同一个氢气球般,慢慢悠悠漂浮上去,进入了大楼里,消失在了空中。

    “啧啧啧,大青虫整个人都飘了,灵啊,你太厉害了,特遣营最强的特遣队战士臣服在你的脚下,乖得跟狗一样啊~~~”伦海Y阳怪气地说完,“啪啪啪”还慢悠悠地鼓起了掌。

    我冷冷白他,他一怔,眨巴着眼睛看我:“看什么?”

    我睨他一会儿,叹气:“懒得理你。”伦海不知道哪儿抽了,突然那样说擎天,而且语气还怪怪的。

    我直接走人,欧沧溟便跟在我的身旁。他现在才是跟我形影不离的那个男人,在欧沧溟的身上总让我看到白墨的影子。

    安静,沉默寡言,然后……跟我形影不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