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排排队,找真凶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所以,跟比我智商高的人在一起时,我从不去提问或是怀疑,因为那样会显得我智商比较低,会比较丢面子。因此,跟聪明人一起时,如果不想自取其辱,就是多谈感情少谈学识。

    伦海因为我的眼神,脸上已经露出了后悔的神情。但伦海也不是学渣,可别忘了他的头上也顶了好几个学士帽,只是伦海这个学霸遇到了天才学霸。

    我们走出房间时,焱神再一次吐完回来。他看上去很不好,脸色都已经有点泛黄,吐得也没什么精神。见我们出来呆呆地站在一边。

    我们随手脱掉了身上的防尘服,一起塞进傻呆呆的焱神手里。他在那次推塔赛中,压制伦海时显得特别帅气,不苟言笑,红色的眼睛只盯视自己的敌人。

    但在平时,发现他是一个有点呆,还有点腼腆的大男孩,如果和他进距离说话,他还会有些害羞和脸红。

    “收拾好。”欧沧溟只是淡淡说了一声,便往前大步走去。

    在我们来之前,星能刑警队已经将酒店封锁,所有人都召集到了酒店会务用的大礼堂,进行了第一次询问,记录了第一次口供,然后就是等我们来进行详细问话后离开。

    今天是工作日,所以游客比以往少很多,酒店里也不会有很多人。当我们来到大礼堂时,礼堂里等着的人已经颇有点不耐烦了。住客们纷纷问什么时候离开,而酒店里的工作人员在努力让住客冷静的同时,自己也在着急什么时候能回到工作岗位。

    “都等了一个小时了!话也问完了怎么还不让我们走?!”

    “就是!我家孩子要喂奶了!”

    “我要找你们酒店董事长!因为你们发生命案而连累我们这么多人!我们要赔偿!”

    “没错!赔偿!”

    “我赔偿不要了,只想尽快离开!我是来开会的!这个会我如果赶不上,你们知道我会损失多少钱吗?!”

    整个礼堂的气氛已经变得焦躁。而礼堂周围也有星能警探把守,看上去和上面离开的刑警队不是一拨人。

    只是发生了一一件命案,却调动了那么多人力物力,或许是因为发生的地方是五星级酒店,这让酒店里的每个人都成了嫌疑人,可见平时警察叔叔工作真不容易。

    而酒店这边的人也急着询问周围的星能警探,但他们如同哨兵一般不发一言,目视前方,只在人群拥挤之时,伸出手将人群轻轻推回。

    或许因为我们还是学生模样,所以当我们到的时候,没有人留意我们。

    欧沧溟直接上了演讲台,我们几人便站在一边,我很好奇欧沧溟如何迅速判断这里有没有凶手。

    “得咧,看小欧同学怎么变身为神探!”伦海有点吊儿郎当地拖过一张椅子,翘起二郎腿坐在那里,像是准备看大戏,那副样子比领导还要领导,就差给他拿一个保暖杯来。

    快闪,北冥司,青沐也纷纷坐在伦海身后。收拾完楼上的焱神也匆匆跑来,还有些费力地挤过人群。

    下面已经热开了锅,依然没有人留意到在演讲台上的欧沧溟。他一个人站在那里,还不知什么时候还顺了个话筒,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下面吵吵嚷嚷的人群。

    他拿着话筒也不说话,和平时一样面无表情站在那里,别说下面的人,我们都开始觉得他像是一个摆设。

    “去。”心妍推了我一把,好笑地杨唇,“我看他是紧张了。”

    他也会紧张?我看向欧沧溟,他的神情何其镇定,但的确是一直没有说话。

    我走到他身边,碰了他一下胳膊:“欧队长,说话。”

    欧沧溟这才眨眨眼,宛如真像心妍说的那样,因为过于紧张而一下子懵住了。他俯下脸看我:“我第一次对着这么多人说话,怎么让他们安静下来?”他说完时脸上的表情依然是一本正经。

    处事冷静镇定的他,居然不知道如何面对人群?真是对着电脑久了,人际交流出现了一定的障碍。

    我从他手中直接拿过话筒,厉喝:“安静!”

    我响亮的声音再加上环绕立体声瞬间压住了所有人,喧闹的大礼堂一下子安静下来,人人都看向我们,我将话筒还给欧沧溟:“安静了,你可以说话了。”

    欧沧溟拿着话筒,在大家还没回神的神情中说了起来:“凶手就在你们之间,现在请大家横排二十人左右排好队,我会找出凶手,大家也可以尽快离开。”欧沧溟淡定自若和沉稳的话音让众人回神之时竟是听话地排队起来。

    他们甚至都没有问我们的身份,似乎欧沧溟的那副样子就让人消除心底的疑虑,乖乖按照他的要求迅速站好。

    当人一排一排排好后,欧沧溟迅速扫视过第一排人,然后说:“第一排,你们可以离开了。”

    第一排人立时脸上是懵然的神情,他们身后的人也露出迷惑或是困惑的表情。

    “我们……可以走了?不再问话了?”第一排里,有人还有些不相信地问。

    欧沧溟依然是镇定地点点头:“是的,你们可以离开了。你们当中没有凶手。请尽快离开,不要耽误后面人的时间。”欧沧溟的语气变得还有些严厉起来。

    我算是有点了解这个人了。他在面对新的环境和新的人时,会有些紧张,会不知道如何开始。这份紧张有点像是猫咪忽然换了生存环境的应激发应。

    但是,当他渐渐适应后,他的表现,只会越来越好。而且,他的适应时间也很快,他说话也会越来越自然。

    第一排的人一听,赶忙抱着孩子扶着老人匆匆离开,随即,第二排赶紧上前,显然大家都已经等久了,只想尽快离开这里。

    每一个人在长时间等待之后都会产生不同程度的焦虑,而当人焦虑时,也是真正神情暴露的时刻。

    “你们也可以离开了。”随着欧沧溟的话音,一排又一排人相继离开,大家的脚步都是匆匆忙忙,像是巴不得赶紧从这场凶杀案中脱身,谁也不想被当作嫌疑犯,这真是一件及其晦气的事,无论是对酒店里的人,还是这座酒店。后期估计这酒店要面临的赔偿也不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