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变故

作品:《北齐帝业

    太府寺卿已经是个半百老人了,凉风吹动苍白的鬓发,可腰背却是挺直的,苍老的面容掩饰不住那股意气风发、志得意满,高纬只是笑了笑,看了看身边其他的人,顺理成章地问了出来,“何谓翻砂法?区别何在?”

    “启禀陛下,古来铸币分为两种,一种是单层范,另一种是多层范,这就是范铸法,其工艺手段,承袭了商周浇筑青铜器的方式,先用泥、石、金属制成钱范之后,再注入铜水,浇铸成钱,单层范最为麻烦,需要在范内以树枝状排列币模,模子之间以浇道相连通,铸币时将铜水沿浇道灌入,冷却后形成铜钱……

    “但由于单层范铸的效率不高,因此在铸币之时多用更高效的‘叠铸法’,将多个单层范叠加在一起,组装成套,再沿着浇道灌注铜水,冷却之后,逐层取钱,王莽之时,此法开始流行……可这也不够高效,而且……付出的成本太大……因此,到了今日,太府寺匠户们又发明改进了一套新的铸币方法——翻砂法!

    “翻砂法简单易行,主要分为三个步骤,第一步,手工雕刻出雕母,再用雕母翻制出若干母钱……第二步,将母钱放入以沙土添实的框子之中,再用另一个框子扣在此框之上,待上下框内沙土成型之后取出母钱,再做出浇道,形成砂制钱范,最后,浇灌铜水,凝结成钱……呵呵,这套方法,简单易行,大大减小了制作模具的时间,可供使用的原料丰富,一定可以完成陛下交代的旨意……”

    老人如数家珍,可在场的人里面除了高纬和祖珽,没有几个人真的理解了这种步骤的,就是想象,恐怕也是想象不出来的,在场的诸位要么是德高望重的大儒,要么是清贵世家出身,自小读的是老庄儒,学的是治国安邦平天下,走的是上层阶级,高端路线……别说铸币了,就是打铁是个什么原理,恐怕他们都不知道,而且,在他们的理解范畴之中,铸币无非就是雕刻好一个模具,然后将铜水倒入,等冷却之后砸开模具再取走钱币就是……今日的所见所闻,彻底颠覆了他们在书本之中所了解的。

    原来还可以这样做?

    果然科技就是第一生产力,科学的点滴发展,运用到生产之中,所产生的价值都是无穷的。

    虽然这并不算一个伟大的进步,但最起码效率加快了许多,高纬再一次肯定自己解放匠户的做法,他们的手艺一代一代传承下来,就应该为这个庞大的帝国发光发热。一个国家的文明与否,一看文化,二看工艺水准发不发达,匠户们也是文明的重要传承者之一。

    单看军事方面,北朝十分注重军械的打造,在北朝统治时期,这个时期是重骑兵蓬勃发展的时期,从马铠、马胄到板链甲、锁子甲,从石赵黑槊龙骧骑、凉州大马、慕容鲜卑铁甲连环马、赫连勃勃胡夏铁骑、北魏虎纹具装骑兵,再到有重骑兵的巅峰之称的北齐鲜卑百保,标配马槊、铁甲、马铠、汉环刀,二里地的距离跑动起来冲阵,地动山摇,简直就跟坦克集群的阵势一样骇人……

    这,统统都对冶铁工艺有着较高的要求,后世女真、室韦崛起之时,都对于匠户十分看重,杀掉谁,都不会杀掉匠户,匠户掌握的先进锻造水平可以帮助这些草原、渔猎民族的战斗力提高几个台阶。

    高纬解放匠户,以雇用的形式取用匠户,绝大部分分往将作寺,一部分分往太府寺,还有一些散户,任其在民间发展,取得官府凭证便可营业。

    工艺技术的改进,使得制造效率的提高,这是高纬喜闻乐见的。

    “这么说,第一批翻砂法所铸钱币已经铸完了?”

    “对,今年第一批常平五铢钱,已经铸造完毕,一共三十万贯,做工比之文宣皇帝天保五铢钱更加精美精细,还附加了一些繁杂工艺、花纹、样式,断断难以仿造!”太府寺卿取出一串铜板,递给皇帝,高纬取过,上面还带着他的体温,铜板厚重,纹样美观,是上佳良品。高纬看过之后,自己留了两枚,一枚递给妻子,笑道:“……今年第一批,吉利,拿着保平安……”然后将剩下的赐给在场的群臣。

    闹市之中,不便行大礼参拜,诸臣只得拱手谢过。

    祖珽称颂道:“真是美观大方,掂掂这质地,看过去,就知道这是纯铜打造……当今天下,也只有我大齐有这个能力用纯铜大纰铸造钱币,这预示着,我朝国运昌隆!臣,为陛下贺……”

    几个大臣相互看看,顿了一下,朝皇帝拜到:“启禀陛下,臣等以为,一枚常平五铢钱兑换两枚劣币,这个兑换比例实在太高了,一则,短期内,我们吃不下那么多的劣币,另一方面,这便宜了那些不法宵小,兑换比例太高,不足以做到警示作用!……现在尚未明旨诏书,臣恳请陛下改动圣诏。”

    高纬默然,太府寺卿看看当前的状况,道:“几位过虑了,劣币中大多掺杂了铁不假,可夹杂的比例并不敢太多,总重依旧是五铢,两枚劣币重新锻造成新币,还是可以的……”

    “……诸卿的意思朕明白,劣币铸造出来,已然投入民间,流通到百姓之手……,朕加大市场规模,本意就是希望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但若是明旨以三枚甚至是四枚劣币,仅能换取一枚常平五铢钱,百姓手中的那些钱财一下子就都变得不值钱了……到时必然民怨沸腾,但朕的本意,不就都打了水漂吗?”高纬决断道,“不行,太府寺卿已经说过,这种兑换,朝廷并不吃亏……不过你们倒是提醒了朕,朝廷只收拢民间散户的劣币,商户、豪强囤积的大规模劣币,一律不予兑换,若是敢不主动上缴,查出来直接抄家……暂时就,先这样吧……”

    这一番话听得祖珽和郑宇等人心惊肉跳,他们很确定刚才皇帝很生气。确实,这几个人的建议,表面上看确实是奉公执法,为朝廷争取利益,但如果换一个角度考虑呢?他们都是大族出身,当今大齐出自河东、山东、河北的这些世家豪族们,本就是趴在王朝身上吸血,若是皇帝真按照他们的建议去做,少不得要多好大一部分破家之人,最后获益的是谁,不言而喻……

    至于最后那一番话,与其说是补充,倒不如说是一种严厉的警告和惩戒!这些世家大族们,有哪一家敢说自己家里从来就没有操持过这些劣币的铸造?或是在外地,或是在邬堡本地流通,这道圣旨一颁出来,他们的这些钱就全都得烂在自家的地窖里!这是皇帝对于世家贪得无厌的警告!

    皇帝轻描淡写就敲定了这件事,他们吃了闷亏也只能烂在肚子里,心里不由得苦笑连连,真不知道这么一个少年人,怎么心思就跟五六十岁的老头子一样,什么都看得透透的……,好在这件事并不是不好办,他们有背景,稍微操作一下,还是可以度过去,无非损失一部分利益而已……诸臣拱手称是。

    过了正午的阳光依旧暖煦,高纬带着一众人等去了一家酒肆之中用膳,而后带着婉儿到处走动,今日说是带她出来散心,结果又和臣下聊了大半天的正事,倒把她冷落了,尽管她不说,但高纬难免觉得亏欠,相互牵着手,看看路边卖艺人的歌舞。

    那几个胡商很有本事,脸上涂的花花绿绿的,拍着截骨,在原地胡璇起舞。

    另一边是杂耍的,仰起面,瞪着眼睛,鼓着腮帮子,一口气将火喷出一米多远,围观众人纷纷惊叹。

    婉儿看得眼花,撒开高纬的手,拍着巴掌大声叫好。但那几个西域舞娘就有点辣眼睛了,长得五大三粗,还水桶腰,扭得跟麻花一样,只看得见震颤的肚皮,朝众人要钱的时候露出一口黄牙……高纬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这时候她转过身来,煞有介事地扯着高纬的衣袖,“欸,西域美女好不好看?”,大眼睛天真无邪似的一眨一眨的,高纬无奈回敬:“你是不是对美女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她皱起鼻子轻哼了一声,抓了一大把钱放在胡女的盘子里,牵着高纬趾高气昂的离开。

    这个时候,周围人群忽然有一阵骚动,护卫在皇帝十几步外外围的壮汉只觉得脸上一热,斑斑点点的嫣红洒在面上。

    距离皇帝那里几十步远的正前方,一条被砍断的胳膊扬起,

    凄厉的大喊响彻在长街。

    “——有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