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最后一道雷

作品:《求魔问道

    若不动用秘术,根本不足以抗衡白灼的强大。

    一直以来叶凌宇最为仰仗的两大秘一经施展,体内沉睡的力量犹如狂龙从深渊下腾飞冲天。

    白灼一拳轰来。

    地面轰隆隆的震动,叶凌宇一直在后退的步伐突然止住。

    瑶裳此刻就在岛屿的边缘,差点惊呼出声。

    面对白灼的一击,叶凌宇居然分毫不躲闪。脚下咬紧地面,以同样气势,一拳轰出去。

    第一战的时候,他们都亲自领略过白灼的强大。正面相抗,基本等于自寻死路。

    本该如此……

    叶凌宇眼瞳之中,熊熊紫芒宛如两轮紫色的烈阳。

    拳头呼啸着疾风,不偏不倚的和白灼的拳头轰撞在一起。

    巨大的沙尘以两人为中心席卷开来,岛屿上的丛林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被夷为平地。

    尘埃飞散,露出其中的两道人影。

    叶凌宇喋血倒飞,看样子狼狈至极。白灼这样的强者本来就不能等闲视之,和他正面交锋,会有怎样的结果可想而知。不过同样的,白灼也在同一时间退后了三步。

    有效!瑶裳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之前一战,他们两人联手都未曾伤到白灼分毫,而此刻,却把他击退了。

    感受着叶凌宇此刻驾驭的那股恢弘之力,瑶裳只觉得如置梦幻。(身shēn)中太古噬心虫她便沉睡,叶凌宇施展出这种层次的力量,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天阶八层顶峰,那便是叶凌宇此刻拥有的力量。

    瑶裳心里隐约明白了,叶凌宇之所以把她留在后方,恐怕也是不想把她一同卷进去。

    瑶裳实力不俗,可这样的战斗却是她难以插手的。如果她在场,非但起不到助力,甚至可能拖累叶凌宇。

    曾经在魔界之时还需要她庇护的人,现如今已经拥有了让她望尘莫及的力量。眸子中的光晕动((荡dàng)dàng),总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叶凌宇余光扫过太乙净邪花的所在。此刻一道淡淡的芒光覆盖在灵花之上,哪怕是罡风疾啸,太乙净邪花也丝毫不受干扰。

    见此,叶凌宇心头最后的顾及也消失了。

    口中滚动野兽般的低吼,极致的力量凝聚在剑刃之上,炽烈的剑光当头斩下。既然不用顾及许多,他便能够全力施为。

    如果这是在太初界以外,哪怕两大秘术都施展,叶凌宇也不可能是白灼的对手。但是在这个地方,彼此的力量都受到压制,可以说叶凌宇和白灼的力量最大限度的被拉近了。

    白灼毫无表(情qg)的抬起头,上前一步,双手往中间一压。整座小岛都在剧震,地面几乎被翻转。

    耀眼的剑芒竟被白灼双手给压住。

    “破!”叶凌宇口中传出雄浑的吼声,流火锋芒的剑刃带上了融化般的红光。劲气在

    那瞬间再次变得锐利一分,直接震开了白灼的双手,狠狠的落在他的肩头。

    和白灼数次交手,这是第一次全力击中他。

    不管白灼的实力再强,面对叶凌宇施展浑(身shēn)解数的一击,也不可能相安无事。

    肩膀之上的皮肤被剑芒斩开,当剑芒落于地面,白灼从左肩到右腰,留下一道狰狞的伤口。

    (身shēn)为死灵,他的(身shēn)体已经和活人已经截然不同。伤口深可见骨,却不见有血流出来。

    经此一次重创,白灼木讷的脸上,终于浮现出愤怒。也许对死灵来说没有所谓的感(情qg),眼下的反应,更像是出自本能的一种亢奋。

    手掌朝着,一条巨大的雪白雷龙呼啸着扑了出去。

    雷霆疾走,雷光遍布整座小岛。

    岛屿在那极致的力量下瓦解,不过同时又有另外一股力量在不断的修复岛屿,让岛屿在这种力量下依旧不至于被摧毁。

    叶凌宇眸子一缩,心跳都在短瞬间停滞。

    雷霆袭来,他却有些神游世外。

    之前他只是有所感应,有所怀疑,但这一下,那股迎面的感觉太过于清晰了。

    错不了,绝对错不了……

    他一个纵(身shēn)跳出去,险之又险的躲过雷龙。

    错不了,他分明感觉到了来自体内的共鸣。

    白灼施展的雷霆之力,和他体内的太虚古雷分明存在一种共鸣。这世上,会和太虚古雷产生共鸣的雷霆唯有一种。

    他心头震惊又激动,那种激动几乎快要压抑不住。要不是还在战斗中,他真恨不得当场大呼。

    天雷、地雷、神雷、水雷、社雷。

    五道雷霆他已得其四,白灼施展的,分明就是最后的社雷。

    社雷在此,如若得到,那(阴y)阳大道轮的所有碎片他就全部聚齐了。

    (阴y)阳大道轮是混沌之灵,是混沌初开遗留之力,若能炼化,足以让任何人一步登天。

    叶凌宇心头一片火(热rè)。踏破铁鞋无匿处,他最需要的一道力量,此刻就摆在自己眼前。

    (身shēn)化残影,流火锋芒挑出一片剑芒。

    剑(身shēn)红透,比夕霞还要血红,每一道剑芒都带着最浓烈的火光,声声震耳,激((荡dàng)dàng)魂魄。

    心中的那股窃喜,平白让他觉得浑(身shēn)涌溢力量。只要能够击败白灼,最后的雷霆就能入手。

    好像是在回应叶凌宇的心意,此刻的流火锋芒就如一块烧红的铁。流火锋芒本就被誉为最锐利之器,每一道被斩出的剑芒都带着不可抵挡的锋利。

    白灼虽然是死灵,但战斗的本能犹在。以前不管叶凌宇出什么样的招式他都正面抵挡,可面对流火锋芒的锐利,他却往旁边一个纵(身shēn)躲过去。

    虽说躲过大多数,依旧有不少落在他的(身shēn)上。腰腹,(胸xiong)口,甚至是脸庞,留下一道道狰狞的

    剑上。

    修罗之王的(身shēn)体就算足够强劲,依旧难以正面抗住流火锋芒的锐利。

    叶凌宇剑刃一般的伫立,眼里充斥雷光,密集的雷弧游走在他的眉发之中,就连呼出的气息都夹带雷气。

    单手前举,汹涌的雷啸化为一条江河奔袭而去,滚滚的雷霆就似江中淘浪。

    白灼同样举手,比叶凌宇更加狂暴的雷霆之力脱手而出。

    天阶九层的力量融入雷霆之中,雷光炽天,除了两道雷光,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暗淡。

    雷霆威力大小虽然跟雷本(身shēn)有关,但也取决于施展之人。

    两股力量正面轰撞,整个岛的地面都在肆虐的雷气下被烧焦。

    五种雷霆交汇之处,连空间都扭曲了。两人施展的雷霆之力,除了相护撞击之外,更是在彼此交融。雷光之中,扭曲渐渐化为一个漩涡。交融之处,传出一种莽荒亘古的气息,就好像跨越了数亿载的光(阴y)而来。

    不过这种僵持并没有持续多久,叶凌宇推出的雷霆被击溃。

    时间之力催动到极限,叶凌宇一个纵步,雷光贴着他的(胸xiong)口呼啸向远方。

    他全(身shēn)骨骼发出脆响,(身shēn)化残影,贴着雷光的边缘疾奔。在白灼收手的同时,他一剑已经贴上白灼的鼻梁。

    流火锋芒上散发出火焰一样的灼(热rè),不过那温度贴着白灼的鼻梁,再推进不了分毫。

    白灼的一只手握住了叶凌宇握剑的手腕。

    用力一折一拖,流火锋芒被狠狠甩飞了出去。

    哪怕武器脱手,叶凌宇也没有多少惊慌。揪住白灼的头发,一记膝顶落在他鼻梁。

    此刻的叶凌宇好歹是堪比天阶八层顶峰的力量,那一膝肯定是轻不了。

    白灼(身shēn)体后仰,不过反手便是一拳轰在了叶凌宇的(胸xiong)口。

    拳头落在(胸xiong)口,叶凌宇(胸xiong)膛下传出咔嚓一声脆响,背脊撞在地面,整个人都陷入了地面之下,一蓬鲜血从地面的裂缝下喷出来。

    白灼重新站直,手臂轻抬,又是一拳轰下。来势凶猛,电光火石之间。

    白灼的力量,承受一次就已经是极限了,换了谁也不可能接连接招。

    叶凌宇咬牙从地面下一窜而起,偏口他的拳风,凌空一腿扫在他的脖颈上。

    白灼的脖子比水桶还粗,在那一腿下巍然不动。

    他抓住叶凌宇的腿,用力往地面一摔,叶凌宇上半(身shēn)又一次印入地下。

    整个岛屿都在轰隆隆的巨响。

    远处的瑶裳已经捂住红唇,背后被冷汗打湿。

    叶凌宇一脚踹开他的手,纵(身shēn)而起,嘴角还挂着血丝,抓住白灼的头发,咬紧牙关,脑袋一扬,一发头槌轰了过去。

    叶凌宇的额头撞在白灼的鼻梁,叶凌宇的额头一片血红,白灼鼻孔喷血。

    分离之际,白灼的

    拳头自下而上勾起。

    叶凌宇手势如水,一拖一带。之前的刚硬化为柔水般的无形,刚柔交替,巧劲牵引,不温不火的把那拳力给偏开。

    脚掌离地,翻(身shēn)便是一肘砸在了白灼的脸庞。

    趁着白灼失神的瞬间,双拳舞得密不透风,狂风暴雨一样落在白灼的面庞。

    轰轰轰的交手之声不绝于耳。

    瑶裳站在小岛的边缘,感受着战场上的每一丝动静。

    双手曲拳,按在(胸xiong)口,能感觉到自己鼓点般密集的心跳。

    不管是不是借用秘术的力量,叶凌宇此刻是在和修罗之王正面搏杀。

    修罗之王,那种层次的强者,叶凌宇居然能在天阶五层之时便拥有和他正面相抗的本事,而且还越战越勇。瑶裳很多时候都无法理解,叶凌宇的极限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和天阶九层强者交手,这不光是实力,甚至于那种敢正面相抗的胆气,那也不是寻常人能有的。

    天阶五层就能如此,那他若有朝一(日ri)晋升天阶九层,那又该是何种光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