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24章 大夏皇朝的战书2

作品:《无上血脉至尊

    kgg

    喜欢就分享

    秦升抬头,一双剑眉微微的一凝,他有些意外。

    万象境的至强者何等的罕见,没想到这个北宸车的护道者竟然还是一位至强者。

    “倒是有些棘手啊!”秦升用力的揉了揉太阳(穴xué)。

    万象境的至强者是很强,但是却也不是绝对的无敌般存在。

    秦升点燃一百年的寿命,倒是能够全力的激活‘九死神功’,逃之夭夭,偷天换(日ri)!

    可是,就怕影响在大炎帝都的家族。

    除此之外,秦升的底牌还有万狱峰的峰主留下的黑色符纸,全部点燃了,应该还能扛得住一时三刻的。

    至于龙威,他早就恢复到了洞天境,(身shēn)上有诸多秘法,横跨一个大境界厮杀几百个回合还是很轻松的。

    但是,如果走到了那一步,秦升所有的底牌就暴露了。

    秦升的眸光闪烁,不打迫不得已,他真的不想暴露自己的真正实力。

    小灭世将要来临了,多一张底牌,那么等于多一份实力,增加自己的生存能力!

    “小主,你确定全部都宰了?”武叔再次开口,眸光隐隐(射shè)出毁灭的气息,他不怀好意的扫了所有人一眼。

    秦升这个通命境的喽啰,根本就无法进入武叔的法眼内,至于夏冰凝那个女娃,(娇jiāo)躯上有些北地(禁j)区内的气息。

    但是,武叔经常出没北地(禁j)区,接触过不少的北地(禁j)区土著天才,夏冰凝虽然带着北地(禁j)区的气息,但是绝对不是出自那里,杀了就杀了,根本没什么大不了。

    至于夏冰凝是来自王族的嫡女,这一层(身shēn)份。

    呵呵,如果是洞天境武者也许会忌惮几分,可是他武叔乃是万象境的至强者,那夏族已经超过百年没有再出现万象境的至强者,夏族的嫡女杀了就杀了!

    最终,‘武叔’的目光在龙威的(身shēn)上停了下来,不怀好意的说道“这异种三眼冰蟾,杀了倒是有些可惜,要不送给我,做我的战宠?”

    北宸车底气十足,脸庞上的伤以(肉rou)眼能够看到的速度愈合着,可是魂光都已经受损,距离真正的痊愈,还是有很长的一段时间。

    “全凭武叔的喜好,反正这狗男女必须死!”

    北宸车的眉宇间闪过一丝怨毒,他从北地中回归中原,就是要一鸣惊人,让整个大炎皇朝的所有人都仰视自己。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刚出世,想要炫耀一翻就被秦升与夏冰凝这一对狗男女赤果果的打脸,而且被揍到连魂光都裂开了。

    “我靠,你这老狗,还想让我当你的战宠?”

    龙威大怒,一双斜眼鄙视,疯狂的吐出口水,整个(身shēn)体释放出一圈又一圈的光环。

    闻言,武叔怒了,他狭长的双眼眯成一条直线,待其再次释放的时候。

    “轰!”

    整个(殿diàn)宇仿佛都要爆炸一样,虚空都疯狂的扭曲,这还是武叔故意收敛力量的(情qg)况之下,要不然,整个(殿diàn)宇都要化成一团血雾。

    “噗~~”

    秦升口吐鲜血,脸庞露出骇人的神色。

    这就是万象境至强者的恐怖吗?太恐怖了,仅仅只是泄露出五成不到的威压而已,竟然就让秦升吐血了。

    至于旁边的宫云平,直接半跪在地上,摇摇(欲yu)坠,瞬间就重创了。

    这还是宫云平经历了‘九窍混元花’的洗筋伐髓,其(肉rou)(身shēn)的强横程度远超普通的神府境武者。

    要不然,刚才那‘武叔’爆发出来的威压,他就化成一团血雾了。

    (殿diàn)宇内的天之骄子,还有其他隐藏在暗处的老一辈强者,纷纷带着自己的小辈远离战场。

    万象境至强者的怒火,谁能承受?

    虽说他们并不是至强者的目标,可是最怕就是殃及池鱼啊,凡是洞天境以下的小辈,只要是沾染到一缕万象境至强者的战斗余波,就会(身shēn)死道消,哪怕是大罗金仙降临也不可能挽救其(性xg)命。

    哪怕万象境的至强者出手十分的罕见,其每一招一式都蕴含了无上的玄奥,如果近距离观战也许会顿悟出什么重要的玄奥。

    可是,还是小命要紧啊!

    “秦升!”

    夏冰凝揽住秦升,俏脸上充满了关切。

    “我没事!”

    秦升擦干净血迹,摇了摇头,示意夏冰凝不需要太担心。

    “龙威!”

    秦升大喊“想不想干一票大的?”

    龙威浑(身shēn)有九个紫色的光环,他此时也收起了嬉皮笑脸,问道“你要干什么?”

    “你说这老狗修行到万象境,(身shēn)上估计有不少油水。”

    秦升咧嘴一笑,双眼放光。

    既然这一战无法避免了,富贵险中求,他若是折寿一两百年,坑杀一位万象境的至强者,得到的收获也许很惊人。

    “呃……”

    龙威一听,差点摔倒在地上。

    秦升这货太可怕了,都什么时候了,龙威都想带着他逃之夭夭了,没想到秦升竟然要洗劫眼前的那一位‘武老’。

    “嘶!”

    躲得老远的围观者,一个个都宛如遭受了雷击,被秦升的话雷的外焦内嫩。

    如果之前面对北宸车的话,暂且当成一种狂。

    可是,秦升如今面对万象境的至强者,竟然还想洗劫?

    “这秦升不会是被吓懵了,口齿不清吧?”

    “哈哈,面对必死的绝境,也许他觉得这样死比较有尊严。”

    秦升的这一番话,无疑就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凡人,面对从魔龙荒原走出来的妖兽,不但没有恐惧,还在强大的妖兽面前张牙舞爪。

    “嗯?”

    武叔的黑袍随着其凌厉的气息飘((荡dàng)dàng),他的一双虎目变得如同灵剑那般锐利,仿佛能够刺穿任何的甲胄。

    “有点意思。”

    突然,武叔冷漠的笑了笑。

    武叔并没有动怒,他乃是万象境的至强者,比一些龙族的后裔还要强大。

    你什么时候见过,一个蝼蚁一般的弱者挑衅神龙,神龙会在乎的?

    也许,神龙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甚至连抬脚踩死着对自己叫嚣的蝼蚁兴趣都没有吧。

    “北宸车,我答应过你父亲,替你出手三次。”武叔回头,看着北宸车,笑道“这一次免费!”

    北宸车一听,顿时兴奋无比……“多谢武叔!”

    北宸车恭恭敬敬的行礼。

    那可是万象境的至强者啊,在北地(禁j)区也算得上一等一的高手!

    通常而言,要让万象境的至强者出手一次,需要耗费的代价绝对不是寻常洞天境的武者能够承受得起的。

    只不过,北宸车有一位好的爹,让武叔为其护道,出手三次!

    北宸车已经实力很厉害,(身shēn)怀诸多的瑰宝,一般而言哪怕是面对洞天境的强者都没什么问题。

    退一万步讲,北宸车的背后可是有北地侯那一尊庞然大物。

    试问哪个不长眼的洞天境武者,能够无视北地侯对其子嗣出手?

    这种层次的人物,即便是放眼整个大炎皇朝都并不多见。

    这一次王侯榜,天骄如云,再加上小灭世将要降临的这么一个大环境,对于还没有完全崛起的北宸车而言,绝对是危机四伏。

    能够节省一次万象境至强者的出手机会,这对于北宸车而言,绝对就是大赚了。

    一袭黑色战袍的武叔,他的长发肆意的飞舞,朝着北宸车点了点头,而后一步踏出。

    “唰!”

    武叔的一步便是咫尺天涯,瞬间来到了秦升的(身shēn)前。

    秦升的双瞳猛然的收缩,一股恶寒自其体内蔓延而出,他感觉到这个并没有多少元力波动的武叔就像一头从废弃的神墓中爬出来的神邸。

    一股死亡的气息瞬间笼罩住秦升的浑(身shēn)上下,在荒原三十六皇朝,被一位万象境的至强者盯上了,这样跟被死神盯上了没什么区别。

    “嗡!”

    秦升一翻手,从纳戒中祭出了万狱峰的峰主大人亲手炼制的符箓。

    这一张黑色的符箓,已经烧了一小半,剩下的这点也不知道能不能抗衡‘武叔’!

    秦升心虚得很!

    “我今(日ri)便要斩了一尊至强者!”

    秦升突然一咬牙,脸色充满了坚毅之色,他疯狂的运转‘九死神功’,然后秦升明显感受到自己的生命之力在缓缓的流逝。

    秦升的(肉rou)(身shēn)很强,尤其是神魂,经过了九死神功的洗筋伐髓,尽管他还没有熔炼神府,可是他的寿命怕是超过一两千。

    第一次运转九死神功,秦升就丢了一百年的寿元,现在寿元看似还有很多,但是如果拼命施展九死神功,很快就挥霍一空了。

    “用我的!”

    突然,夏冰凝洁白如玉的手拉住秦升,她递给秦升一卷经文。

    秦升看了夏冰凝一眼,接过经文。

    这一卷经文由古老的龙皮卷成,中间捆绑着一根龙筋,刚刚接触就感觉到前所未有的龙气。

    秦升感觉这是一卷无上经文,用龙的真皮来承载,用龙的精血要书写,用龙筋去封印。

    “嘶!!”

    秦升倒吸一口凉气,他感觉在这里卷上古经文内,封印了一头真龙!

    与此同时,武叔闪电般伸出一根手指头,他伸向了秦升的天灵盖。

    “砸死你!”

    秦升没有任何的犹豫,用力拉扯出那龙根,然后把那一卷无上经文砸向武叔。

    “轰隆隆!”

    整个(殿diàn)宇炸裂开来,天宇之中,有恐怖的气息卷席而来……(殿diàn)宇化成齑粉,里面的天才被一道又一道的经文包裹着,要不然,全部都会死于非命。

    “唰!”

    无数个围观者都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哪怕是在蛰伏在魔龙荒原深处的一些人类强者,他们一个个都抬头,看着天穹之上的那一卷经文。

    秦升也抬头,目瞪口呆,很显然,即便是秦升也被眼前的这一幕吓懵了。

    只见天穹之上,那一卷龙皮无上经文铺开来了,一个个经文剥离出来,变成了一个恢弘的祭坛。

    祭坛看似真实,可是又十分的梦幻,哪怕是万象境的至强者,他们都无法锁定这个恢弘祭坛的坐标。

    在祭坛的周围,有着无数的伏尸。

    有些是真龙的尸首,有些是神凤的骸骨,甚至还有一些浑(身shēn)发光,一些致命的要害中还汨汨的淌血,仿佛昨(日ri)才死去一样。

    眼前的这一幕震慑住了所有人,包括那想要一根手指捏死秦升的‘武叔’!!!

    就在此时,那恢弘且古老的祭坛缓缓的转动,那些真龙、神凤、超越了圣域境的人类强者,他们的尸体都纷纷的被搅碎,汇聚成恐怖的力量,就这么被祭坛洗干净。

    “嗷!”

    突然,在祭坛之上,传出野兽咆哮的声音。

    黑漆漆的祭坛探出一个爪子,非常的庞大,散发着腐朽的气息。

    “噗嗤!”

    黑色的爪子毫无征兆的从祭坛在爆(射shè)而出,一爪子就把那武叔的脑袋拍碎。

    “啊……”

    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冲天而起,传播到魔龙荒原的极远之处。

    武叔被拍碎了半颗脑袋,流了一地,他其中一个眼珠子都被拍烂了,变成了独角龙。

    可是这个时候,武叔根本就无法再估计什么眼珠子了,活命要紧。

    “轰!”

    武叔捂住剩下的半颗脑袋,浑(身shēn)都爆发出一团耀眼的光芒,狂暴的元力凝结成一双翅膀,他想要振翅高飞,逃之夭夭!

    可是那古老的祭坛根本就没有给他逃跑的机会。

    “嗡嗡嗡~~~”

    古老且恢弘的祭坛再次传来剧烈的震动,爆(射shè)出一团光。

    这一次并不是什么异兽的爪子,而是一把血刀。

    刀刃腥红,也不知道沾染了何种生物之血,刚降落到魔龙荒原的天空,顿时染红了整个天宇。

    “轰隆!”

    不仅如此,天穹还降下了充满毁灭气息的雷霆。

    “不!”

    武老看了一眼突兀出现在天宇的血刀,感受到血海滔天的毁灭杀意,顿时从心头凉到四肢百骸。

    “噗嗤~~”

    祭坛((操cāo)cāo)纵这血刀,手起刀落,将武老拦腰斩成两半,鲜血从高空中洒落。

    那是万象境至强者的鲜血啊,每一位至强者都十分的罕见,能够让至强者众目睽睽之下喷血,这种事(情qg),一百年也不见得能够出现到一次。

    可是现在的(情qg)况就是,那个武老不但要染血,小命都快不保了。

    祭坛消失了,那一卷无上经文黯淡了很多,从新回到了秦升的手上。。

    “力量消耗干净了?”秦升猜测道。

    这一卷由龙皮锻造而成的经文,怕是需要耗费不菲的能量才能够使用。

    喜欢就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