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5章 第355 巧合和新榜单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在席上,郑玄对河北一些所谓“豪俊”的提问进行了答对,语惊四座,在场的宾客们无不为之折服。

    而更加巧合的是,郑玄刚刚舌战完群儒,金珏炮制的第四份榜单就开始在邺城之内广为流传了。

    有人悄悄地将这份新榜单递交给了袁绍。

    袁绍虽然对金珏炮制的之前三份榜单里的内容不尽满意,但是,他还是吩咐手下人,若是有新榜单现世,一定要第一时间呈给他。

    没想到,这份榜单里居然非常巧合的,非常应景的将他们父子硬逼郑玄为座上客事情公之于世。

    不难想象,若是袁绍真得敢在这个宴会上强行留下郑玄的话,必然会造到天下士人的唾弃。

    “岂有此理,哪个狗东西,敢写这样的东西。”袁绍只看完第一段,被气得整张脸都青了,他一边怒不可遏地将手中的榜单撕了个粉碎,一边破口大骂道。

    “呵呵呵”却不想,这个时候,坐在左席首位的郑玄手里面也正拿着一份相同的榜单,一边摇着,一边笑问道:“大将军,您又何必为了这游戏之作而生气呢大将军,您又不会真的是想留老夫在掖县吧”

    新榜单传入邺城自然不会只有一份,袁绍手下几个重要的谋士也都曾经向自己的手下人下过与袁绍相同的命令,故此,就在刚才,沮授他们也全都看到了新榜单。

    而郑玄手中的这份真是沮授偷偷让人递交给他的。

    就算是没有这份新榜单,熟知袁绍父子脾气秉性的沮授也非常担心,袁绍父子为了替自己杨威,还真得接着这次宴会的机会,强行把郑玄留在邺城。

    听到自己的主公受辱,审配第一个站出来,手中拿着榜单,向郑玄诘难道:“郑公,我审配一向都非常敬重你的为人,却不想,你居然暗中命人在邺城之内散播这种不堪入目的东西,究竟意欲何为呢”

    没想到,郑玄听完后,并没有生气,依然是笑呵呵地回答道:“呵呵呵,原来是阴安审正南。郑某虽然厚颜极想说这份榜单,连同之前流传于世的三份榜单的确是老夫游戏之作,贪墨了这个名望。但是,郑某一向只读圣贤书,对于周边的人物真的对不如榜单真正的作者了解啊

    比如这苏则吧,老夫之前听都没有听过,又如何能够为他扬名呢不过,老夫倒是非常认同这份榜单中,有关一龙的评价。依老夫看,一龙应该指的是管宁、邴原和王修三人,平原人贸然将华歆列入其中,不过是狗尾续貂而已。”

    “哼郑公,华公与你同为陈球陈公的学生,您怎能如此说他呢”一听郑玄这话,席间一个平原高唐人立即站起来,用手指着郑玄的鼻子责问道。

    这个时候,华歆主动献城给孙策、他自己被新榜单气死,连同南方士人对华歆的评价,全都没有被传到河北。

    新榜单都已经被传到了河北,可为什么关于华歆的事却没有能够传过来呢

    原因自然是处在平原郡。

    平原高唐华家得到消息,花大力气才终于将此事隐瞒了起来,就连华歆的棺椁也偷偷被华家人接回了高唐县,不过,华歆名声受损,故此,华家人既没有将他埋葬于祖坟之内,也没有为他立碑。

    郑玄一看对方是个无名之辈,也不好发作,直言评论道:“呵呵呵,管宁贤弟和邴原贤弟二人守志不仕,王修为了孔北海赴汤蹈火,他华歆又做了什么”

    不提孔融这事还好,一提这事,席间的袁绍父子就尴尬了。

    郑玄子嗣艰难,史书中记载,独子郑益恩为了救援被黄巾军围困的孔融,赴难而死。

    可事实上,郑益恩之死的真像,却是袁谭率军进攻北海,夺取青州的时候,不小心杀死了郑益恩。

    如果只是郑玄一个孤老头子,他自然不惧怕袁氏父子,而是,独子郑益恩死后,却给郑玄留下了一个孙子,郑益恩留有一个遗腹子,出生后,郑玄看其手相与自己的极为相同,于是,他就给小孙子起名为郑小同。

    正是为了保全一家人的性命,郑玄这才默认了袁绍军散布关于他独子战死的所谓真相。孔融知道此事后,也明白郑玄的处境,而且,事实上,郑益恩也正是因为他才战死的。故此,孔融并没有将此事真正的真相公布于众,真正的真相也就被隐没于历史长河中。

    “够了,正南,还有在做诸位,郑公既然说这榜单不是他所作,那就一定不是他所做。你们也不想一想,除了那个苏则之外,郑公从那里去认识之前籍籍无名的鲁肃、徐庶和司马懿呢”看出袁绍和袁谭父子的面色不好看,沮授急忙站出来,为此事盖棺定论道。

    一提这茬,在座大部分宾客这才醒悟过来,如果单看第四份榜单,不但郑玄本人被排在首位,就连他的两个同乡也名列其中,因此,大家都有些认同审配的判断,郑玄的确很有可能就是这份榜单的制作者。

    但是,现在听了沮授的解释,再结合之前的已经面世的三份榜单,明眼人就能够看出所有榜单根本就不可能是郑玄能够写出来的了。

    现如今,金珏制作的前三份榜单中的人物来历,背景早就被人查得一清二楚了。

    其他人还算是比较出名,可是唯独沮授提出的鲁肃、徐庶和司马懿,如果说,郑玄在徐州隐居的那段时间,有机会认识鲁肃的话,还情有可原。

    可徐庶呢徐庶之前的确是在荆州鹿门山学习,在荆州也许小有名字,可是,他居然是颍川人,可听说,就连鉴能力冠绝天下的荀彧都不曾听闻过这个年纪轻轻却惊才艳艳的小老乡。那么,郑玄上哪里听说此人呢

    若是司马朗名列榜单之中的话,郑玄知道他的名字和事迹并不奇怪,毕竟,司马朗当初可是在大魔王董卓那里挂了名的。

    可司马懿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