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8 阆中县第二次军事会议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作为匈奴左贤王的儿子,金珏是真的希望这个孩子,将来,真得能够有一天,在草原上大展宏图,将匈奴人重新带回到冒顿单于时最为辉煌的时代,将占据了匈奴故地的鲜卑人彻底击败。

    与主流的思想不同,金珏认为,如果在华夏北方一直有一个强大的游牧民族时时能够威胁到华夏政权的安全的话,这个政权反而会变得更强。

    匈奴强,大汉强,匈奴弱,大汉也同样变得虚弱。

    历史上,之所以会出现五胡乱华的惨剧,就是因为西晋王朝的统治者做出了一系列愚蠢的决定,尤其是西晋开国皇帝晋武帝司马炎,他居然罢掉了各郡国的郡兵,让地方失去了守备能力。

    在战乱年代发生这样的令人羞耻的事情,应该被责怪的人不应该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而是那些为了争权夺利、争夺地盘,置百姓安全于不顾的大男人们。

    成吉思汗都能够有将术赤,这个仇敌之子养大的广大胸怀,金珏自然也不会小肚鸡肠。

    杜畿很快将刘晔和张绣准备一同归顺于金珏的消息,写成了迷信,派人立即送到傅干那里。

    而此时,傅干留下包括伤兵在内近五千名士兵,负责把守住米仓道南端最重要,也是道路情况最好的一个出口。而他自己则率领剩余的三万大军第一站到了阆中县。

    因为此前,傅干并没有强令手下强攻米仓道南端的出口,故此,破口之战中,傅干这支军队伤亡人数加起来,也才不到一千人。

    众人在阆中县衙门的议事厅落座之后,傅彤先将具体的情况说了一遍:“,情况就是这样。军师,诸位,公子在猜出刘璋军准备偷袭阆中县之后,老早就已经决定,率军跳过三巴,直接挺进广汉郡,先一步南下广汉郡南部和蜀郡成都城以北诸县。

    而且,我也已经派人探明,之前,被魏将军等人攻占的充国县,已经被一股板楯蛮人所占据。这股板楯蛮人是来自汉昌县,他们暂时决定归降于公子,但是,目前,这股板楯蛮人的表现有些首鼠两端,他们并不允许我派兵进入充国县。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在此之前,魏将军他们肯定是听从了公子的建议,率领他们手中的全部兵力,迅速进入广汉郡和蜀郡了。军师,公子交代过,你若是帅援军前来的话,接下来应该如何行动,就看你自己如何布置了。

    你既可以留驻在这里,攻略三巴,也可以举全军直击梓潼县,将广汉郡彻底拿下,进而从侧后,协同汉中郡那里,前后夹击大剑关,打通金牛道通往汉中郡的通道,届时,汉中郡就可以派更多的援军进入巴蜀了。公子并不强求你率兵来到阆中县之后,就必须要立即率兵前去援助他。”

    众人听完,对金珏料敌先机的能力已经没有以往那么惊讶了,但是,他们对金珏如此冒失的进军决定,深感担忧。

    其他人都沉默不已,可吕布却待不住了,被黄权都在米仓道的那段时间里,对于这个绝世猛将来说,别提多憋屈了。

    吕布此来,就是为了会一会天下的猛将,他想看一看益州有什么厉害的将领。

    事实上,吕布原本并没有来金珏属地的打算,但是,正是看到吕布继续留在并州,不但没有益处,反而有极大危害的情况下,司马懿亲自去太原郡,别出心裁地只用了三言两语,便说动吕布带人来到了汉中郡。

    金珏如何能够在一两年之内就拿下汉中郡,司马懿在亲眼看过阳平关的情况之后,他有着自己的判断,再加上他已经得知马腾早就已经与金珏决裂,故此,在司马懿的建议下,吕布此行也同样是从南阳进入汉中郡的。这个建议,使得吕布此行中间少了很多的波折。

    吕布说话很是直接,他自己不愿意再呆在这里,攻略这些无足轻重地郡县,在他看来,这个时候,就应该率兵直接循着金珏入蜀的路线,增援金珏的部队,道:“你们这些小子,还商量什么,这个时候,当然是要直接去成都城啦”

    “温侯你若是一定要去的话,我会派出一部分兵力送您前往的。”这个时候,傅干心中已经有了决定,不过,为了顾及吕布的颜面,他提议道。

    “也好,就这么办吧你安排好人,明日一早就立即出发。”吕布自然听出了傅干话中的意思,也就美欧多少什么,吩咐了一声,他便离席,到傅彤给他安排的住处休息。

    吕布走后,傅干这才对在做诸人吩咐道:“张既,我代公子暂时任命你为巴郡太守,阆中县和三巴这里就交给你了,我会留下一万名汉中郡新兵,连同之前征集的民壮一起,初期的时候,你还是以防守为主。郡尉郡丞阆中县县令县尉县丞这些属官,你自己在当地士人中挑选即可。

    公子曾经提到过,阆中县这里有一位名士,名叫周群,字仲直,傅彤,这段时间,你可将此人找到了吗”

    提到属官,傅干猛然想起金珏曾经提起的这个益州能够与名士张裕相媲美之人,便问道。当然,这两位益州名士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他们都善于占卜,也就是预言。

    “启禀军师,当初,魏将军和我们攻占阆中县之后,我们就已经派人去周先生家中寻访过,周先生所有家属都在家中,可是,他本人却不知所踪。周围的邻居证明,在我军拿下阆中县之前,也就是一两天,周先生就已经突然骑着马离开了县城。

    后来,我亲自去拜访的时候,周先生的家人将他提前留下的一封信交给了我,你看看其中的内容就明白了。公子还真是知人识人啊”傅彤大概说了一下情况,说着,就从怀中掏出一份书信,递给了傅干,最后,他还是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傅干有些疑惑,接过来,一看,心中讶异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