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5 有些荒唐的新都城之战3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说明守将刘璝,也许他带兵打仗的能力有些不济,但是,这个原本在刘璋手下武将中并不起眼的将领,在雒县防御战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甚至,刘璝很有可能精通箭术,庞统就是他亲自出手射杀的。

    要知道,庞统可是刘备军的军师,即便他亲自率兵攻打雒县县城,也肯定不会亲冒矢石。有可能是他在督战的时候,进入了一般弓箭手射不到,而神射手却可以射杀的射程之内,正好被刘璝这样的神射手发现,并逮住了机会,一箭将其射杀。

    也许,这才是庞统被射杀的真像,至于根刘璝一起守卫雒县的刘璋的长子刘循,他肯定没有这么厉害的射术。而刘璝在战败之后,同邓贤等将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在历史记录当中。也许,是被刘备杀了也说不定。

    镜头转向有些自大,可实际上却是个倒霉鬼的泠苞。

    泠苞思考了片刻,他自己自然不能轻易离开中军,面前的这支金珏军虽然都是新兵,小小挪动几步便如此混乱,可泠苞却看出来,敌军的将领并不简单。若是他如此的话,敌方的将领肯定会抓住这个机会,集中力量直扑自己的中军。

    因此,泠苞很快冷静了下来,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把自己身边的亲卫派到后军去。他暗中对亲兵们下打达了一条死命令,哪怕射伤、射伤己方的士兵,也要用密集的弩箭将敌军将领射杀。

    亲卫刚刚离开没多久,又有一名小将急匆匆来到泠苞的身边,禀报道:“启禀将军大人,大事不好了,有一名敌军将领,突然从我军左翼冲入了营中,现在,他正向中军这边从来。将军大人,他的战马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您赶紧离开这里躲避一下吧”

    “什么”泠苞一听,亡魂皆冒,心中暗叫一声,道:上当了。

    真得上当了。

    杀入后军的那名敌军将领根本就是障眼法,只要目的就是吸引走自己身边的亲卫,若是自己当时不管的话,他未必就能够直接杀透后军,冲到自己的面前。现在,从左翼杀过来的这名敌军将领,才是地方暗藏起来真正准备伏击自己的杀手锏。

    怎么办呢

    泠苞还是大大低估了小将嘴里面,那句关于敌军将领战马速度极快的表述。

    就在泠苞犹豫不决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某家乃是温侯吕布,让你临死前做一个明白鬼”

    话音刚落,泠苞刚觉得眼前一花,脖颈上一痛,接着,他就亲眼看到,自己似乎飞了起来,并且,离一具无头的、穿着锁子连环甲、骑在马上的尸体越来越远。

    泠苞临死之前,心中唯一的一个疑问就是“他瞄的,身在并州的吕布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个地方呢”

    可是,死人是无法得到答案的,

    最终,这名自作主张,雄心勃勃地刘璋军猛将稀里糊涂地就被吕布一戟摘了脑袋。

    “啊”之前,泠苞把自己身边的亲卫大部分全都派到了后军,去堵截作为诱饵的成廉,因此,留在他身边的少量亲卫和士兵,哪里有人敢嚷嚷着为自己的主将报仇之类的傻话,一见这架势,一个个恨不得自己的爹娘多生两条腿,全都撒丫子朝着远离吕布这个杀神的方向,

    跑了

    顷刻之间,这支由蜀人组成的军队,以吕布为中心,剩下的将领和士兵们得到主将已经阵亡的消息之后,他们一个个全都丢盔卸甲的跑了。

    地方的中军一乱,士兵们像是遇到了瘟疫似得,开始从中军某个点,朝着东西两个方向疯狂地逃窜,让对面的金珏军,包括金珏在内都看得目瞪口呆。

    对此,金珏心中有所猜测,可是,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便下意识地嘟囔了一句道:“怎么回事”

    “公子,也许是两位将军,已经利用个人武力,将敌军的将领杀了。”一旁的鲍出淡淡的回了一句道。

    金珏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他原本已经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那只是个传说而已,就连华夏历史上最勇猛的项羽都很少能够做到这一点,其他名将就更不多了。

    至于关羽杀颜良那一战,既有坐下战马的优势,也是因为,颜良所帅部队先被荀攸用计谋扰乱了,才让关羽捡了个漏。

    这一次,也是一样,如果成廉和吕布傻乎乎地纵马直接冲向敌军,企图斩杀敌军主将的话,那与送死没有太大的区别,因为,蜀兵善于防守,更善于使用弓箭,若是他们二人这么做的话,也许,在没有冲入敌军之前,就被蜀兵们一两波攒射给射杀了。

    机会就在眼前,金珏又不是傻子,也不是初上战阵的初哥,他立即用尽了全力大喊了一声道:“全军听令,军中所有人都开始大喊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于是,金珏的命令一传十,十传百,金珏军所有士兵全都开始狂呼起这八个字。

    此战,金珏军未曾放一弓一箭,对面的刘璋军大半都溃散了,大约只剩下不足一成士兵由于被夹在最中间,无法迅速逃离,他们就能选择弃械投降。

    这也是益州地处偏远,即便蜀人对吕布的事迹有所耳闻,他们也不是太相信那些东州兵或者迁徙到益州三辅和凉州人所说的有关吕布的故事。

    若是换成东州兵,这些士兵也许根本就不会逃离本地,而是,大部分都会选择匍匐在吕布面前,向他投降。

    也正是考虑到这种情况,当对面敌军大乱的时候,金珏并未立即命令自己的大军立即冲过去,而是等了两刻钟,这才命令全军前进。

    敌军大乱,若是贸然进攻的话,那些乱军也许在生死时刻,也许会迸发出惊人的破坏力,反而会把突围的方向放到金珏军的身上。甚至有可能给金珏军带来极大的损失。

    既然敌军已经乱了,金珏就没必要为了收纳这些战斗力不强蜀兵,而损失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