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8章 第408 成都城内3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又安抚了几句,王商便急匆匆离开了孟府。

    对于孟彪的话,王商自然不会全信,尤其是金珏明年春天就会立即发起对成都城的进攻这点。成都城内粮食充足,这也就意味着,以往,刘璋会将蜀郡和广汉郡各县大半的粮食都储存在成都城内。如此以来,金珏军相对的,就要比较缺少粮食。

    王商由此想到,金珏之所以会大肆屠戮蜀中士人,未尝没有从这些人的家中夺取存粮的想法。

    这一点,王商同样想错了,相对而言,金珏军的确是要比刘璋军更加缺少粮食,尤其是金珏准备大肆招募蜀人为兵,扩充兵力,以围困成都城。

    但是,对于金珏而言,想要用以往他攻城的计谋和方法,是非常困难的,但是,想要困住整个成都城,对于金珏本人来说却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

    只要能够将成都城内的士兵全都困在城中,再击败可能出现的援军,成都城内的所有人全都成了瓮中之鳖了。

    金珏真得不介意围困成都城三年的时间。

    哪怕这三年里,益州的形势,乃至全国的形势都会发生极大的变化。哪怕曹操突然小宇宙爆发,击败刘备,拿下整个徐州,哪怕袁绍爆表,在这三年之内同时拿下公孙瓒和吕布的并州。可对益州而言,影响力就非常小了。

    唯一一个能够对益州构成威胁的刘表,他想要攻破庞羲负责把守的固陵郡都非常困难。除非,刘表能够集结荆州全部兵力,并将兵权全权交给甘宁,还有那么一点希望。

    至于荆州的其他将领,黄忠、文聘、蔡瑁张允。其中,也就黄忠还有点小本事,可是,他比起甘宁来,还是差了不少。文聘只善于防御战,而后面两个刘表真正的亲信大将都擅长水战,想要让他们进攻险关,就真没有那个本事了。

    可是,以刘表多疑的性格,他敢把自己全部兵力都交给一个他一直都心存怀疑的甘宁手中吗连黄忠他都没有委以重任,更不要说甘宁了。

    不过,对于孟彪提出的建议,王商还是听进去了,他已经在心里面做好了打算,明日一大早,他就立即去见刘璋,恳请主公将黄权换回来,如果刘璋不肯重用此人的话,他就会将黄权找入到自己的府属当中。

    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快,等到第二天,王商从刘璋那里讨来了黄权的任命书,金珏已经在第一时间,派张龙率领他自己和马汉所部士兵一起抢去牛掰县,总计三万蜀兵,将整个县城团团围困了起来。

    金珏给张龙的任务是只需要围困,不需要做任何攻城,或者彻底堵死城池的动作,等傅彤到牛掰县之后,他再协助傅彤一起围城。

    最终,王商父子忙前忙后,折腾了一大圈,除了得到得到那些无用的士族族长大表之外忠心之外,一个有用办法和人都没有找到。

    到了第三天,一个突然而至的坏消息传来。

    孟彪死了

    孟彪居然都没有能够熬过建安二年,就病死了。

    临死之前,他口述,由其儿子孟明手书的一封密信,也由孟明亲自转交到前来为好友奔丧的王商手中。

    祭拜完好友之后,王商回到家中,这才打开了孟彪最后留给他的密信。展开来一看,他差点没有被心中的内容吓死。

    原来,孟彪在信中说得很清楚,王商不但要小心金珏,还要小心刘璋。

    小心刘璋什么呢

    小心刘璋怯濡的性格发作

    在听到吕布突然而至,再加上他一直以来都信任有加的东州兵在金珏军面前,居然不战而降,怯濡的刘璋未必就不会突然做出决定,主动选择开城向金珏投降。

    如此一来,金珏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够拿下整个益州,哪怕只是为了面子,他也不会亏待刘璋的。可到了那个时候,真正被牺牲利益的,就是整个益州的士族阶层了。

    因为金珏不按照常理出牌,一旦他拿下成都城之后,整个益州的士族必然会被重新洗牌。也许,金珏会看在王商的面子上,不会动王家。

    可是,王商死后呢

    王商看得出来,他的儿子王累不但才能平庸,为人耿直不知道变通,只是个平凡人而已,他能够守住家业就已经不错了。指望他成大器,还不如干脆让他归隐山林,不再出仕,或许还能够在这个乱世当中保全首领。

    可是,金珏在蜀郡大肆抢夺士族和地方豪族土地的做法,实际上就是在断他们这些士族们的根,没有了土地这种可以持续产生收入的聚宝盆,家里面只留下金银财宝的话,迟早会被家中的败家子败光的。

    古语有训,富不过三代啊

    那么,如何保证刘璋在大战未起之初,就做出这种于益州各家士族极为不利的决定呢

    孟彪在密信中并未给出有效的方法,这种事情,对于一个将死之人来说,提前提醒王商一句,就已经仁至义尽了,怎么可能留下白纸黑字的给出解决之道呢

    事实上,王商看到信中的内容之后,已经想到了解决之道。可是,这种做法,他一个人是无法承担这么做的后果的。

    故此,不得已之下,王商又一次让儿子王累将全城的士族以及上一次与会众人召集到太守府,名义上是为好友孟彪致祭,可事实上,却是要利用孟彪留下来的这封密信,集体拿一个主意。

    当然,鉴于王商自己和孟彪对张松的看法,这次会议中,王商依然还是未请张家的人与会。

    王商连续两次把张家排除在外,张家人对此却并不生气。

    因为张松的缘故,刘璋连带着对张肃也有些疏远。张肃即便再如何忠于刘璋,如果得到对方的信任,他的这份忠心也会被削弱几分。

    在金珏进兵广汉郡的消息刚刚传到成都城内的时候,张肃的堂弟张裕就突然携家带口离开了成都城,等张肃和张松知道后,全都吃惊不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