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9章 成都城内4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可是,等到张肃知道后,在派家丁去追的时候,张裕一家人却早就已经杳无仙踪了。

    王家那边开会,张肃把自己的弟弟一个人叫到自己的书房中,询问道:“二弟,你认为,南和突然带着家人离开成都城,究竟为什么还有,接下来的大事中,我们张家应该如何应对呢”

    “唉”张松闻言,长叹了一声,连连摇头反问了张肃好几个问题,道:“大哥,南和的为人一向如此,离家出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这次带着家人离开成都城,兴许就是打定了主意不再出仕于任何一个人,彻底隐居起来。既然南和弟志向如此,你我又何必强求呢

    再有,大哥,你说的接下来的大事,所指的又是什么呢大哥您一向对刘使君忠心耿耿,问得难道是抵御金珏军进犯成都之策吗如果是,请恕小弟我无能为力了大哥,你别瞪我,得既不是气话,也不是故意用来敷衍你的话,而是发自内心的大实话。

    若是其他人率军进攻我益州的话,小弟甚至能够想出一百种对付敌人的方法。可是,大哥,小弟到现在都无法理解,新都城里面那位小公子,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大哥,你想必也听说了,他将益州士族手中的土地抢夺在手中,免费发放给愿意投军的蜀人。

    试问,这天下间,又有何人敢如此疯狂呢就算是当初的太平道三张、被人称为混世魔王的董卓,还有敢在徐州大肆屠杀巫蛊百姓的曹操,他们在自己得势的时候,也没有敢这么干过。若是金珏的这种做法传出益州,天下的诸侯和地方上的士族得知之后,金珏必定会成为下一个天下公敌。

    可是,你我都能想到这一点,以金珏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智慧,他会想不到这一点吗”

    张肃被张松的话,激得脸上阴晴不定,一直到张松说完,他沉默了好长时间,才缓过劲来。

    的确,张肃此次将张松找来,是出于两方面地考虑。

    一,他的确是想向弟弟问计。

    二,他是想籍此试探一下弟弟的态度。

    可是,自从刘璋已经显露出不再信任他们兄弟的那日起,张肃就已经看出张松的态度有些奇怪。

    每一次,他们兄弟参加刘璋召集的军事会议,商议对策的时候,以往智计百出的张松在参与会议的全程都是一言不发,如果刘璋问到了他的头上,他也只是随便回答两句,与会的人都听出来了张松语气之中的敷衍之色。刘璋原本就多疑,一见张松是这个态度,连续两次之后,再开会的时候,便再也没有派人让张松与会。

    张肃当时误以为,张松心中已经不愿意再为刘璋效力,甚至于心生去意,准备投向对面的敌军当中去了。

    毕竟,张松的好友法正已经成为了金珏军的军师,这种事瞒不过张家,若是张松这个时候去的话,法正对张松心中还是有些愧意的,何况,张松本人又极为有才,必定能够得到金珏的重用。

    恰在此时,张裕选择携家带口离开成都城,正像张松所说的那样,这位名声极大的堂弟性格如此,就算是让刘璋知道了此事,也不会猜忌到他们兄弟身上,虽然是同姓,但毕竟,他们三个不是亲兄弟。可如果张松选择效仿张裕的做法,也一同携带家人离开成都,投奔到对面。

    那么,留在成都城里的整个张家必然不能幸免,说不得就会被刘璋当做是杀鸡儆猴的那只鸡,拉到午门明正典刑。

    张肃此人未必会像王累那样,对刘璋忠心耿耿,但是,他绝对会为了整个张家的安危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甚至就像原本的历史上那样,向刘璋告发自己的弟弟张松暗中在为刘备传递消息,做内应这件事,导致刘备攻破成都城之前,刘璋含怒将张松给杀了。

    要知道,那个时候,在刘璋麾下,张松可是州牧之下位置排在第一的辅官别驾,而张肃却只是广汉郡太守而已。

    就连聪明如张松都没有想到他的大哥狠起来,会如此之狠。

    幸好,这个时空里,此刻的张松虽然心里面的确是想着如何在成都城里做金珏的内应,却并未想着像堂弟张裕那样离开。他也很清楚,自己如果这么做了的话,隐居起来根本于事无补,反而会因此失去了进身之阶,而直接带着他自己的家人投向金珏,必定会牵连到留在成都城内的整个张家。

    “二弟,难道你真得想不到任何办法吗”张肃不死心地再次问道。

    “呵呵呵”张松苦笑了三声,摇着头,回答道:“大哥,你实在是太高看小弟我了。我是真得想不到任何办法抵御住金珏军即将发动的攻势,若是益州还有什么人可能会想到办法的,小弟看,被左迁到牛掰县的黄权或许有这个本事。不过,大哥,你也不要对他寄予太高的希望。

    毕竟,事实已经证明,就算是黄权亲自出马,也屡屡被金珏破坏了他出的那些计谋。从金珏军进入巴郡以来,凡是黄权参与的战役,一次胜利都没有取得过。反正小弟不是太看好他。你若是一定要问的话,,依我看,对刘使君最好的方法,就是立即派遣使者到新都城去,主动投降于对方。

    以小弟对金珏的判断,若是刘使君肯不再做任何的抵抗,主动选择投降于对方的话,金珏必定不会亏待刘使君的。不过,这其中还存在着非常大的变数。因为刘使君就算是肯听我的这个建议,可益州其他官员们呢,其他士族呢

    最近几天当中,王商在自己的府邸中,屡屡召集他当初推荐给刘使君的那些官员,以及逃入成都城里被金珏军赶离家园的士族,必然是在商议如何对付金珏军的对策。甚至是,会议当中,他们未尝没有在商议防止刘使君选择主动投降于金珏军的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