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3 兵围成都城5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张任并不清楚,金珏军的这次具体部署情况。

    如果从城外金珏士兵的装束上来看,自然是城北的金珏军实力最强。成都城外每一面都有八九万的士兵,故此,之前,那两千精锐骑兵已经完全失去了踪影。

    这个时候,谁又能够保证,东南西三个方向上,就没有金珏挖设的陷阱在等着他们呢

    就算是城中最聪明的张松也不能猜出来金珏军具体如何调整的部署。因为,判断来源于情报,而张松到现在一点都不了解金珏军。

    故此,张任看到刘璋的命令之后,试探着询问了一下张松,张松很是大方的承认自己猜不透。

    接下来的日子里,四面城下的金珏军就大大方方的当着成都城城墙上的刘璋军将领和负责守城的士兵们的面,一边进行练兵,一边修筑大营,并继续在四城之外,挖壕沟,筑长围。而张任会在晚上派兵出城摧毁已经筑好的长围。

    如此的情况反复了五天,金珏军士兵的修建速度变得越来越快,所谓长围,就是用壕沟挖出来土筑成的长堤,金珏军修筑的长围一直都没有完全修好。

    到了第十天,情况立即出现了变化。

    四个方向上的大营已经全部修建完毕。三万名民夫终于暂时闲了下来。

    之前,提到过的郭威,那一场战役名字叫做后汉平李赵王乱之河中之战。在此战中,郭威示形用兵,以分割围歼战法,割断三镇联系,围点打援,重点击破,取得连平三叛的胜利。

    不过,金珏只是借鉴了郭威在此战中的一些谋略,并没有全盘照搬。

    比如,郭威围困河中城,是采取围三缺一的方法。这是围城战所一贯采取的方式。

    可金珏反其道而行之,相较于河中城,成都城城池广大,坚固,城中不但人口众多,粮食储量更是惊人,这些根本不是河中城能够比拟的。

    但也正因为如此,城中的人会更加恋战这座城市,除非到了穷途末路,他们是不会轻易离开成都城跑路的。因此,金珏如果照搬现成战力,留下一个缺口,可成都成长的人根本就不会离开,而围点打援分计划也会因为空出了一面城墙而出现漏洞。

    民夫们休息了一天之后。

    第十一天,三万名民夫,被分派到了东南北三面,按照金珏发布的新命令,东南北三个方向上的士兵们被分成了三个部分,他们全都无需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参加任何劳动。

    三万人练兵,三万人驻守,剩下的士兵休息。

    而那一万名民夫则开始在东南西三面城墙外,开始大范围修建小型防御工事。在已经修建好的长围上,民夫们开始五米一个小型地堡,每隔连个小型地堡,修建一个中型的堡垒。

    就这样,接下来的日子里,白天的时候,三万名民夫开始修建这些中小型防御工事晚上的时候,张任则继续派人摧毁城外的民夫们建造的防御堡垒。

    因为泥土全都是土筑成的,所以,成都城里的蜀兵出城搞破坏,还是比较容易和顺利的,因为,自始至终,金珏军都未对出城的蜀兵射出了一直箭矢。

    不过,这说的可是天晴的时候,要是遇到白天是晴天,晚上却是下中到大雨的时候,成都城里的出城蜀兵们可就要遭老罪了。

    一般下雨天,既没有星光,更没有月光,打火把更是不可能,之前,金珏军没有还击,并不表示他们不还击,像下雨天这样的好时机,一旦暴露了出城士兵的行踪,那跟找死没有多大的区别。

    一两次还可以,次数多了,弄得成都城里所有蜀兵全都变得怨声载道。关键是,出城破坏金珏军所建造的堡垒这个任务,从来都是蜀兵去干,而那些东州兵们一个个都跟大老爷似得,一天到晚全都呆在城内的大营里。张任既不敢让他们负责守城,更不敢派他们出城。

    成都城内的士人们和其他将领们都理解张任这么做的原因,可是,成都城内的老百姓和蜀兵们却全都不理解。

    这种区别对待,逐渐开始在出城的士兵们心中不断积聚,要是再不将其宣泄掉,成都城里蜀兵们先发动兵变,一点都不意外。

    相反,城外的金珏军士兵们虽然心里面也都憋着一股火,可是,全都已经被负责训练他们的将领们,在每三天一次的训练中,卸掉了大半。

    金珏军训练科目可是非常苦的,全身装备整齐绕着成都城城外四座大营跑一圈。其实,跑完这一圈的真正距离,并不足五公里,可是,这不是一个人的跑步,而是以一个别部司马所属士兵数为基础,最少三千人一起跑步,最难得,像吴明所部,他手下招募来的新兵已经超过一万人,其难度可想而知。

    跑不快的士兵得尽力跟上,而跑得快的士兵却不得不压着速度跟在别部司马后面跑,谁敢超过去,别部司马绝对会用鞭子抽他们。

    参与训练的金珏军士兵可不单单是新招募来的新兵,也包括汉中郡士兵和之前从各县抽调来各县守军。当然,金珏也给了这些士兵们一个选择,一个可以不用参加训练的选择。

    凡是,不愿意参加训练的士兵,立即让他们退伍,加入到修筑堡垒民夫的队伍当中。同时,民夫当中,有愿意当兵的,可以让他们立即入伍。不过,凡是退伍的士兵,之前,各自别部司马答允的条件便会因此而失效,不但分发到各家的田地会斩半,也就是一个士兵分到的土地,由五十亩,变成了二十五亩,三年的免税也变成了免税一年。

    尤其是免税一年一条政策,这可是金珏给金珏军现在所掌控益州所有区域内,所有普通百姓开出的条件。比起参军的家庭少了两年。

    金珏认为,在这种威逼利诱之下,即便士兵中偶有奇葩,但谁都不是傻子,会放弃已经到手的实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