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6 刘璋的悲哀1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目前,单凭庞羲一郡治理,还是有足够的力量,维持住固陵郡及周边地区的均势。

    可是,为了救援成都城,庞羲一旦真的从自己辖区内抽调走过多的兵力,必然会破坏了如今好不容易才维持好的地区均势,进而会引发周边势力对固陵郡的觊觎。

    永宁郡赵韪自身都难保,哪有余力去救援他呢

    当然,赵韪回信中所说的自身难保有些夸张,但是,事实上,赵韪如今呆在江州城中,也的确是寸步难移。

    垫江县被金珏军占据,要是无法夺回这里的话,先要入蜀,那是拿自己的命开玩笑。而如今金珏军在三巴兵力不足,赵韪想要趁着这个时机夺取整个三巴,可偏偏,他北上的道路又被呆在安汉县里的非常凶悍的板楯蛮人挡住了去路。

    赵韪想过派出使者与板楯蛮人媾和,可惜,朴胡和杜霍根据如今的局势,他们也做出了跟赵韪相同的判断,他们现在要想入蜀参与到刘璋军和金珏军两个势力的大战之中,根本就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只有尽快拿下三巴才是王道。

    况且,之前两军在江州城一战中,已经打出了真火,就算是朴胡和杜霍,也无法遏制住手下对江州军的痛恨。

    与之相反,同样在垫江县吃了瘪的他们,却并没有那么生气,究其原因,是因为,越是强大的军队,越是敬佩自己的对手。

    杨任野战能力不强,可是,他却是一个非常善于防守的将领,板楯蛮人进攻垫江县县城的时候,在杨任的指挥下,凶悍的板楯蛮人居然没有摸到一次城头上的砖。

    这能不让对手敬佩吗

    如今的宕渠县板楯蛮人,早就已经没有了初出宕渠县时的锐气。

    至于益州南部剩余的五郡,键为郡已经有八成的地域被金珏军所掌控,而南中四郡,有且只有益州郡太守董和响应了刘璋的求援信。

    剩余三郡,牂牁郡、越巂郡和永昌郡中,刘璋任命的太守根本就没有掌握住实权,听到刘璋军败绩于新都城外的消息之后,三郡之内的强力蛮族部落首领,牂牁郡朱氏一族的首领朱褒、永昌郡孟氏一族的首领孟冲,越隽夷王高定三人一定暗中联络,准备随时举兵自立。

    而益州郡的另外一个大姓雍氏一族的首领雍闿,也在暗中派人联络了李恢的姑父爨习,想要等董和派出益州兵之后,和爨氏一起举兵,将董和杀了,他们二人平分益州郡。

    对此,爨习是有些心动的,他其实并不想离开益州郡,跟着援军一起去蜀郡。跟着雍闿一起自立的话,也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益州郡的一半,何苦来哉跟着金珏,一个不知名的小娃娃一起干呢

    “姑父,您可知道公子他当初是如何起兵的吗”李恢见自己的姑父被说动了,知道他再劝效果并不好,便转化了一个话题,说道。

    “如何”果然,李恢的这个话题勾起了爨习的兴趣。

    “公子起家的时候,手中只有两员将领和一百名徐州兵,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他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先灭宋建,再驱逐了张鲁,拿下整个汉中郡,进而攻入巴郡,到如今,公子他居然已经逼得益州刺史刘璋需要向下属各郡求援。

    姑父,你自问,若是公子举兵来攻打益州的时候,你还有信心守得住这里吗”李恢将从从金珏军中听来的,有关金珏一路行来所有的丰功伟绩,一字不差地全都告诉了自己的姑父。

    “这怎么可能呢更何况,南中四郡与其他地方不同,这里崇山众多,很多地方有瘴气,有毒水,外地人根本无法在这里立足。那小子就算是有三头六臂,又能奈我何”说这话的时候,爨习语气和脸色却没有他话中所表达出来的意思那么狠厉。

    “呵呵呵,关中南中四郡的问题,侄儿也问过公子。公子说过,成都城一旦被他攻破,南中四郡必然会举起反旗自立。这其中有两郡也许会出现例外的情况,益州郡有董太守在,哪怕他派出去的援军全军覆灭了,郡内有人想要反叛,也同样是无异于以卵击石。永昌郡郡内有良吏在,郡治必能保证不失。

    姑父你说的那样,南中四郡,大多数地方都是崇山峻岭,汉人难以在此地居住。可是,姑父,你知道公子他怎么说的吗公子他说,他为什么一定要占据南中四郡所有领地呢到时候,他只需派兵占据滇池、洱海、抚仙湖,以及几个出铜矿的地方即可。怎么样,姑父,公子的话你觉得如何”李恢笑吟吟地看着自己的姑父,问道。

    “呵呵呵抚仙湖在哪里我这个老益州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的湖。”爨习干笑了三声,故意岔开话题,问道。

    “侄儿自然也没有听说过,公子说他是从一位仙长那里听来的,那个湖在当地具体的名字,他也不知道。不过,此湖有两个特点,第一、其湖域面积仅次于滇池和洱海,第二,该湖大概位于俞元县附近。姑父,你可有印象吗”李恢笑着问道。

    没有印象那是没有可能的说道俞元县,爨习就想到了派人联络他一起起兵的雍闿,这厮家族所在的就在俞元县,那里不仅有铜矿,而且,其域内正有一个占地面积非常广大的湖泊。爨习家族的势力范围就在在后世的曲靖县。

    这里交通便利,自古便有“南中咽喉”之称,曲靖县是云南进入内地、到东南沿海地区的一条非常重要的通道。这里的矿产资源同样丰富,但是,唯独就缺少了像抚仙湖那样的一个大湖泊。

    有水的地方,才能种植粮食,有了粮食,才能增加人口,因此,雍闿所在的雍氏一族的实力要强于爨氏,这就是两家根本差距所在。

    “恢儿,若我拿下雍闿,公子能将雍家的领地赐给我吗”爨习有些急迫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