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8 扎手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唉”金侯摇了摇头,低声回答道:“小监军,情况不是太妙啊虽然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敌方统兵的将领是谁,但是,从对方选择扎营地点,营盘的布局等等,看得出,对方要么是个老军伍,要么就是主将手下有能人。这样的阵势,再加上对方人数上的优势。我们就这样发动夜袭的话,与送死无异。”

    “那就是不打了公子,我们还是赶紧返回下邳城吧万一让陈家真得骗开了下邳城,或者击败了守军,夫人和小公子们就危险了”刘基身边的护卫闻言,撇了撇嘴,一脸不屑之色地说了一句,便立即建议道。

    刘基却是摇了摇头,他虽然不知道金侯为什么一定要打这一仗,但是,作为监军,又是他自己主动求来的任务,断然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更何况,陈家人背叛刘叔父的情报,还是金侯最先得到的,如果没有他协助的话,刘基很清楚,他自己是成不了事情的。

    “谁说不打了。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老字就是要找到老虎打盹的时候,狠狠咬上他一口。”金侯浑不在意地回答了一句,说话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伸出鲜红的舌头,舔舐了一下已经有些发干的嘴唇,在月光的照射下,让看到这一幕的刘基主仆都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一步。

    “将军,您先喝口水解解渴吧”一旁的侯龙也看见了,他却急忙从腰间取出水葫芦,递了上去。

    在侯虎被擒拿的整个过程中,作为他的亲大哥,侯龙连眼皮子都没有眨一下,很显然,这种场面,他早就见怪不怪了。

    接过水葫芦,拔开塞子,金侯扬起脖子猛灌了一口,把水葫芦又递还给了侯龙,长舒了一口气,便立即吩咐道:“侯龙,你辛苦一下,带一百兵兄弟守前半夜,后半夜,你一定要把我叫起来。我来负责守后半夜。还有,等这个混账东西睡着了之后,只能给他把腿上的绳索松了,嘴上的布不能放开。听明白了吗”

    “诺”放好自己的水葫芦,侯龙拱手答应了一声,便立即离开,安排守夜的事情了。

    刘基不明白金侯话中的意思,主仆二人回到自己方才宿营的地方。因为是急行军,因此,营帐之类的东西都没有带。好在,金珏已经发明了大汉版本的睡袋,这东西就是用草编织的。行军的路上,背在背上可以遮风挡雨,宿营的时候,士兵们钻进去,可以挡寒气。

    金侯出发的时候,刘备到他军营里巡营的时候,一样就看中了这个好东西,当众跟着金侯学会了如何编织这种既可以做睡袋,又可以当雨披的宝贝,刘备小时候就跟着母亲织席贩履,虽然已经二十几年没碰过了,但是,手艺并没有丢下。

    不过,金侯事先言明,这东西虽然用途广泛,但是,有一个非常大的缺点,就是怕火。如果让敌军摸到营里面,放一把火的话,全营的士兵绝大多数都会变成叫化鸡。因此,军营里一旦配备了这种东西,在野外宿营的时候,一是要小心灯火,不能自己把自己点了,二是要安排好人手巡营,不能有一丝的懈怠。

    一夜无话,除了侯龙故意晚了两个时辰才叫醒金侯,被打了两鞭子之外,金侯宿营地里再无任何事情发生。

    天亮之后,刘基才明白,金侯为什么昨天晚上一定要特意嘱咐人,可以给侯虎松了脚上的绑绳,可嘴里面的布却不能取掉。

    因为这是打呼噜的声音实在是太响了,可以用震耳欲聋来形容。

    侯虎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把嘴里面的破布吐了出来,一下子就吵醒了睡在他周围的士兵们。

    金侯心里有气,让手下端来一瓢冰凉刺骨的河水,当众一瓢就浇到侯虎的脑门子上。

    “嗷呜”侯虎被凉水一激,还没有张开眼,就狂吼了一声想要从原地上跳起来,可是,他上半身的绳索还没有被解绑,用力过猛之下,噗通一声,又跌倒在了地上。

    “小猴子,你太不是东西了,河水那么凉,你怎么又拿这东西浇我呢”显然,侯虎也被激怒了,不小心之下,叫出了金侯的小名。

    “小猴子是吧你嫌水太凉的话,那好,下次,老字拿你的大枪把你扎醒为止”金侯闻言,脸色未变,阴沉沉地说道。

    “将军大人,小人再也不敢了,你大人有大量,就绕了小的一命吧”侯虎一听这话,立刻就怂了,躺在地上低声求绕道。

    金侯在军中向来是说一不二的,他治军虽然很严,但从来都不会不教而诛。因此,营中士兵虽然年纪都比他大,但是,却都服他的管束。

    像侯虎这样睡觉的时候,呼噜声太大,容易暴露行踪,天亮之后又叫不醒的毛病,非人力难以解决,因此,金侯并没有因此责怪侯虎。可是,侯虎这一次,居然敢当着全军的面,叫了金侯的小名。

    金侯怎么会饶过他呢

    “将军大人,这天都亮了,我们是不是再寻战机呢”刘基也是学过一些兵法的。

    现在已经是黎明时分,曹军士兵也已经醒了,这个时候,再去进攻曹营,还不如昨晚趁着夜色袭营更为靠谱一些。

    “不,现在正是时候”金侯摇了摇头,回答了一句,便不再管刘基,转身向已经醒过来的侯龙吩咐道:“侯龙,你去告诉兄弟们,现在,把手里面的咸饼全都就水吃了,吃完之后,立即出发”

    “诺”

    出发的时候,刘基发现,这一次,金侯行军的速度并不快,甚至有些慢。

    两里的路,走到一半,侯龙已经带着斥候到前面走了一个来回了。

    “怎么样”金侯问道。

    侯龙冲着金侯一躬身,拱手禀报道:“启禀将军大人,敌营内炊烟已经燃起,只有东南角那里看上去有些混乱。敌军防备还算严密,属下无能,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机会潜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