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6章 第506 不顺利的会面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看到这里,袁涣摇了摇头,同样是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刘备指派给刘基的护卫年纪还最大,可是,三个人在经历了相同事件之后的精神状态却完全不同。

    刘基作为刘繇的长子,一直跟着他的父亲颠沛流离,这股子倔强劲头恐怕就是在这两年历练出来的,反而是金侯这个小子,却让袁涣的心中都生出了敬佩之情。

    心里虽然这么想,可袁涣嘴上却不饶人,走进了衙内,他直接了当地问道:“金侯小子,你是不是打了打败仗,才这么着急灰溜溜地跑回来了啊”

    兴冲冲跑回来给他报信,没想到,这个老一句吉利的话。

    这让憋了一肚子话的金侯大为光火。

    他直接拿话呛道:“袁公,您此话怎讲末将可是刚刚才打完一场大胜仗啊若不是有十万火急的情报要告诉您,我才不会拼死拼活地赶回来通知您呢您的这些手下看不起我也就罢了,这么长时间了,别说是吃得,连壶热茶都没有人端上来。是不是也看不起刘监军呢既然如此,末将告辞了”

    说完,这小子居然真的站起来,迈开两条小短腿,就准备离开了。

    “金牙门,袁公不是这个意思,你还是说完再走吧”刘基见状,一边艰难地出言劝阻,一边作势就要挣扎着站起来拦阻金侯。

    而一旁的差役们一听这话,也赶紧聚在一起跪成了一圈,挡住了门口,向袁涣请罪道:“金牙门,刘监军,千错万错,都是小人们的错,与袁国相无关啊”

    这件事还真不怪金侯挑理,他自己在刘备军中没有什么名气,故此,衙门里的人怠慢他,金侯倒是无所谓。可是,刘基的身份却大为不同,而这些个衙役们之所以如此怠慢刘基,就是在看人下菜。

    原先,刘基可是有机会做刘备的义子的,那可以有机会做刘备军的继承人的。

    可现在呢

    刘基的身份不上不下,反倒不如他刚来刘备军的那个时候了。何况,一旦刘备哪一天真得生了儿子的话,他的处境和身份就会立刻变得比现在更加尴尬了起来。

    “散了吧”以袁涣这样耿直的脾气,却早就已经对于衙门中的这些势利眼们见怪不怪了,一挥手一声吩咐,就将他们全都驱赶了出去。

    而金侯站起来,其实也只是给袁涣腾地方而已,并不是真得想走,他走下了主位,坐到了刘基的对面。

    “说吧究竟是什么样的大事情,让你扔下军队,带着基儿这么火急火燎地跑回来的。是不是你在前线发现了曹军想要施展什么诡计不成”坐定之后,袁涣开口问道,可是,话才说出口,他猛然醒悟到,若是因为军事的话,他们不是应该直接去找主管军务的人吗,接着问道:“不对,若是如此的话,你不是应该去找別驾王修吗”

    “袁公,您不必猜了,看了这封信,你就明白了”说完,金侯从怀中掏出那份已经被他利用事先约定好的密码,翻译好的密信,递给袁涣身边的随从。

    随从不敢耽误,急忙将之递到了袁涣的手中。

    袁涣展开了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愣了大概一刻钟左右,他依然难以置信地问道:“如此重要的消息,你是如何得来的,还有,你们确认过这个消息吗就不怕这是曹操暗中使用的奸谋吗”

    “呵呵呵,袁公,消息来源,你就不必问了。就是主公来了,我也不会说。至于确认消息,末将哪有那个闲工夫。我能够从最北头来向您示警,主公治下最南方的广陵郡发生了叛乱,已经做到了一个为人臣子的本分了。若是袁公不相信末将的话,那其实才是好事。”金侯闻言,冷笑了三声,双臂抱怀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袁涣,说道。

    “好事小子,你到底什么意思”袁涣有些不明白金侯最后说出来的这番话的意思,质问道。

    “呵呵呵”金侯继续冷笑了三声,回答道:“什么意思很明显,此时此刻,袁公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你自己的立场。你是曹操,不,应该说是大汉天子的臣子。小爷我还继续呆在城里面干什么,等死吗如果这份密报是假的,大不了就是小爷我犯了错,只有主公惩罚我。

    可是,袁公,你就没有想过,这份密报若是真的呢一旦那陈达率军攻占了下邳城,主公辛苦数年,费尽心血,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势力,就是因为您袁公轻轻巧巧的一句消息确认过没有,立时变得土崩瓦解。小爷我这就出城,将我这一年结交的朋友聚集起来,马上出发去汝南郡。

    袁公,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称呼你。下一次,你我就是战场上的仇敌了。告辞”

    金侯说完,豁然站起身,便准备离开,可他看到一脸迷茫地刘基,心软了一下,便问道:“刘监军,你若是想走的话,现在还来得及。你立即回家,带上你的家人,迅速到西门外。呆会我会派人接你们一家人。”

    这次,是真的说完了,金侯便准备离开。

    袁涣见此情况,豁然站起身,用手点指着今后,勃然变色地怒喝道:“站住,金侯,我是下邳国的国相,城内上上下下的人都听我的命令,是你走就走的地方吗”

    “呵呵呵,国相大人,你好大的官威,可是,你就没有想过,你这个国相究竟是谁给你的狗东西,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就等着做曹家的走狗吧至于城里面的人想要拦住小爷我,你大可以试一试”金侯回头看了一眼袁涣,怒骂了一句道。

    “袁公,金牙门方才说得那番话可都是真得吗”这个时候,刘基也终于清醒过来了,他也站起身,圆睁双目,怒视着袁涣,大声质问道。

    “自然不是真得,是不是,袁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