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4章 第514 城门前的刺杀2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当他的整个身子整个越过刘基的一瞬间,猛然把自己手中的长剑直接扔向了陈达的亲卫首领,紧接着,他在空中非常灵活的一拧腰身,直接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绕到了刘基的身前,将刘基正面一把抱在怀中。

    干完这一切之后,刘基的护卫也再不管身后发生的一切事情,直管抱着刘基,向着南城门沿直线狂奔而去。

    他自以为自己是跑得最快的,可是,仅仅只过了十个呼吸的时间,他就发现,制定此次行动计划的那个小猴子,也就是金侯,不但在瞬间越过了他,而且是越跑越快,越跑越快

    又过了是个呼吸之后,金侯就已经将抱着刘基的那个护卫甩开了足有五米的距离。

    不仅如此,金侯一边跑,还一边大声嚷嚷道:“

    广陵陈氏造反了,陈氏兄弟已经死了,兄弟们,杀叛军啊

    广陵陈氏造反了,陈氏兄弟已经死了,兄弟们,杀叛军啊”

    重要的事情,喊三遍,可从金侯嘴里面喊出来的话,绝对已经超过了十遍了。

    不仅仅是金侯一个人在喊,被他选中的那五个小刺客和五个赶车的,也一边跟在金侯狂奔,一边扯着嗓子大喊着完全相同的口号。

    那么,陈氏兄弟究竟死了没有

    陈达确实已经死了,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他是在金侯,以及五个小刺客中,射弩箭时准头和精度都比较差的三个集火之下,被当场射杀的。

    就在刘基身边护卫扔出那把长剑的一瞬间,金侯和五个小刺客同时从怀里掏出了六把制作精良且已经搭上弩箭的小弩,按照预先制定好的目标,六人分成了三组,狙击各自的目标。

    陈达自然是叛军当中最为重要,也是最有价值的暗杀目标,故此,金侯事先制定好的计划,就是他自己和三个小刺客一起集火他。

    由于双方离得太近,而金侯在刘基身板护卫冲出去的一瞬间,他自己其实也往前冲了几步,在距离骑在马上的陈达只有六七步远的地方,射出了那罪恶,不,应该是最为致命的一箭。

    三个小刺客射出的弩箭虽然都射中了陈达,但其实都不致命,而金侯射出的这一弩,却直接灌入了陈达的左眼,因为两人之间离得实在是太近,而陈达在吃痛之下,又作死地拍了一下弩箭的尾巴,直接将弩箭拍入了他自己的大脑之中。

    至于另外两个小刺客的刺杀行动,有喜有忧,其中一个小刺客射出的弩箭,非常幸运的射中了陈登三弟陈通的哽嗓咽喉处,这一箭居然比金侯那一箭还要致命,陈通连一声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来,便一头栽倒在地上,眼看着就断了气。

    这还不算,陈通的战马受了惊吓,慌乱之间,扬起两个前蹄,落下去的时候,直接就把陈通的脑袋一下子如同西瓜一般,踩得稀烂。

    这个样子,就算是大罗神仙真的存在,见到这种伤势,恐怕也是爱莫能助了。

    而陈登的四弟陈攀算是三兄弟中最为幸运的,在慌乱中,他及时用右手挡了面门一下,居然非常幸运地挡住了那支射向他的弩箭。

    不过,运气到此为止,金侯再临逃跑之前,发现了这个情况,为了能够完成这次刺杀行动的任务,直接冲着陈攀的胸部甩出了一支袖箭,之后,他便头也不顾地向着后方狂奔而去。

    这种可以藏在袖子里的小弩,是他在被金珏送往徐州,临走之前,金珏亲自送给他的一件礼物。这种小弩既可以用来防身,又可以用来执行刺杀任务,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必备之物。

    不仅如此,在制定这个任务之前,金侯已经在暗中给每个人的弩箭上暗中加了料。

    有铅毒、丹毒汞毒、人、猪、鸡,马的粪便,等等,不一而足。加了这些东西之后,金侯相信,即便率领叛军陈登的最后一个弟弟当场被人救下,恐怕也活不了多长时间。

    说起跑步,即便金侯是最后一个出发的,可是,他在所有人当中,却是跑得最快的。

    没办法,金珏对于身边的每一个护卫,都让他们做过这方面的特训。

    一直到金珏把他们全都派出去担当别部司马,单独领军之后,才真正领会到金珏让他们进行这种几乎要人命的特训对于他们是何等的重要。

    被下到地方的时候,金珏给他们所有人说了一句十字诀:打不过,就跑保住命,再打

    别看金侯在十三个人个头最小,他跑起来的爆发速度却最为迅猛,这种英姿,看得城头上守军将领和士兵们一个个目眩神往。

    要知道,在金珏军的时候,通过训练的金侯短程奔跑速度,可是能够排在全军的第二名,这还是限于他自身个子太矮的缘故。金珏就曾经说过,小猴子这小子短途加速度跟金钱豹差不多。

    所以,金侯在金珏军的时候,还有一个诨号,就是小金钱豹。

    直到这个时候,陈氏三兄弟带来的亲卫们才反应过来,骑马的就催马直接追了上去,带着弓箭的就立刻手忙脚乱地拿出弓箭,准备射杀逃走的刺客,而那些既没有骑马又没有弓箭的,离得近的人急忙去看三位公子的情况,离得较远的人则赤红着双眼,嗷嗷叫地追了上去。

    对于可能遭遇到骑兵的追击,这一点,金侯再有准备。就在刚才,两辆牛车悄无声息地被赶到了两边,牛头却已经分别朝着东西两个方向,而这两辆牛车车轮上被两个赶车人绑上了一道绊马索。就在刘基摔碎酒缸的同时,这两个车夫,一人给自己驱赶地猛抽了三鞭子。

    于是,骑马准备追杀金侯他们的追兵们,都还没有跑出二十米,就全都被这道横空出世的绊马索绊倒了。

    就在这个时候,怀里面抱着被袖箭射中右边胸膛的陈攀的侍卫首领突然大喝了一声道:“全都回来,谁也不准追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