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7章 第517 小插曲2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被热情地拉到姜家,金侯愕然发现,姜大善人居然在家里面为了他大排筵宴,款待他们一行人。要知道,金侯这次来,可是主动向姜大善人赔礼道歉的。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这么热情,一时之间把他整得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别看金侯年纪非常小,没有向其他将军那样顶盔贯甲,穿戴的非常普通本来吗,他是来请罪的,又不是来耀武扬威的。但是,他一身的杀气却是很难掩盖的住。

    姜大善人虽然未曾从过军,但是,因为姜家的庄园离着下邳城很近,故此,他与城内的很多将军都相熟。比如,张飞、陈到。姜大善人见过徐州军中各种各样高中级的将领,却从来未在一个如此小年纪的将军身上同时看到杀气和沉稳两种气质并存。

    现在的金侯身上所表现出来的气质,简直就是陈到和张飞二位主将的混合体。陈到领军极为沉稳,但是,一直缺少足够的霸气,故此,他现在领兵与夏侯渊作战,缠住对方没有多大的问题,但是,想要就此击败对方,就有点困难了。

    除非有其人出兵帮助陈到,就比如开阳城里的昌霸

    因此,姜大善人即便有所求,但是,他一见到金侯,却一直都没有敢开口。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这个时候,姜大善人这才接着酒劲,将心里面的想法终于说了出来。原来,他如此讨好金侯的原因,是准备把自己的小女儿嫁给他。

    经此一劫,姜家虽然并没有在这场劫难中蒙受到太大的损失,冲进姜家的屯田兵毕竟不是金侯亲自训练出来的,小偷小摸自然避免不了,但是,幸好没有一个屯田兵敢违反军令,侵扰姜家庄园里的任何一个人。

    可是,这一番惊吓自然是避免不了的。

    况且,姜大善人通过这段时间跟金侯那个本家堂兄弟的交结,终于探听到了此次事件的原委,以及金侯这位被刘使君新任命的牙门将军在其中的作用。说穿了,刘备这一次能够躲过这场来自陈家在广陵郡发动的叛乱,全都多亏了两个人,一个就是金侯原先的主公金珏,而另外一个叫就是金侯。

    下邳陈家作为下邳国第一大世家,同时也是徐州的第一大世家,与徐州所有世家都有来往,甚至是姻亲的关系,这是避免不了的。而姜大善人这个小女儿的母亲陈家的一个庶女,也是他续娶的妻子。

    这几天的遭遇,让姜大善人不得不深思自己的过往,在兵慌马乱的年月,世家的名号根本就不好用,要么就像陈家那样,占地为王,就连一州之主刘备都要让着陈家,要么就像糜家那样,靠着联姻寻找一个大靠山,为自家遮风挡雨,于是,他就看中了金侯这个刘备军新蹿升起来的小将。

    姜大善人心疼自己的小女儿,为了不让自己的女儿不受到陈家的牵连,故此,他才会想到要招金侯为婿。

    金侯一听是这事,心里面既高兴,又有些不快。

    让他高兴的是,作为下邳国内的中等世家,姜大善人能够第一时间找自己联姻,肯定就是想要把他当成姜家的靠山,这就像金珏曾经提起过的,他金侯现在已经在徐州是个人物了。

    而让他不快的是,这个时候,只要与陈家牵扯上关系,都不是什么好事。

    于是,金侯想都没有想,立即极为不客气推拒道:“姜翁,您若是提其他的要求,因为之前的事情,本将军肯定不会拒绝。

    但是,这件事,请恕姜翁您见谅,本将军这次是绝对不能卖你这个面子了。也不怕告诉你说话,我与主公麾下的其他将领不同,想必你也听说了,我是后来才加入的,之前一直侍奉金珏公子为主。故此,今时今日,本将军不论做任何事都要谨慎,尤其是在姻亲方面。

    既然贵夫人是陈家的庶女,以主公的仁德,想必是无碍的。这样吧,姜翁不要怪我说话太过直接,你若是真想招我为婿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你重新在家中挑选一个女儿,本将军若是能够看中,就娶她为妻,若是看不中,就只能纳她为妾了。

    还有,你若是还不放心你那小女儿的话,可以试探一下刘基那小子。虽然主公并没有收他做义子,但是,据我观察,刘基为人处事极为沉稳,即便没有带兵打仗的能力,但是,他将来必然能够成为主公身边的名臣。当然,你那小女儿想要嫁给他为妻,想都不要想,若是能够嫁给他为妾,别说你的幼女,就算是你的妻子,也可保她们性命无忧矣”

    最后,金侯还没忘了把他的小伙伴刘基小小的坑了一把。

    “这个,”姜大善人一听,便是一脸的为难,好在他现在是喝了酒,有点喝高了的样子,故此,他也只是犹豫了一下,便说道:“小将军,老夫家中除了未出嫁的幼女之外,还是有一个女儿,倒是生得极美,不过,老夫的这个女儿有些不吉利,就怕小将军”

    说到最后,姜大善人居然没有好意思说出来。

    “不吉利,不会是寡妇吧既然嫁过人,有没有儿女”让姜大善人没有想到的是,金侯一听反而来了兴趣,他好奇地问道。

    “这个,小女未曾生育,未过门,她的夫君就战死了。”姜大善人咬着牙回答道。

    “望门寡啊姜翁,你现在就将她叫过来,若是合了本将军的心意,本将军今天就迎娶她为妻。”有其主必有其仆,金珏如此,金侯受金珏的影响,也完全不在乎女子有没有嫁过人。

    按照金珏的说法,嫁过人的女子比大家族的娇小姐更知情识趣。金珏当时就对身边的亲卫们坦言,像他这种小门小户已经落魄了两百年的所谓世家公子,若是娶了一个大家族的小姐为妻,那才是自找罪受。

    哪像蔡文姬小姐那么可人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