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8章 第528 半支部队叛逃事件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最后,这名副将又补充了一句道:“司马大人,如今我军士兵的状态已经差到了极点,不尽快修整的话,若是在半路碰到敌军其他援军的偷袭,我军很有可能会在顷刻之间土崩瓦解的。”

    夏侯尚闻言点了点头,他此时并不完全信任自己这两个副将的话,他更相信自己判断,于是,他亲自带着护卫们巡视了整个营地。

    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两员副将并不知道,夏侯尚亲眼观察所得,他现在率领的这支部队的情况,居然比两个副将之前所说的还要差。夏侯尚愕然发现,之前,一些还崇拜自己的士兵,现在很多人再看向他的时候,眼中已经充满了仇恨,不光是那些辎重兵,这里面还有那些跟着他一起从许都出发的新兵。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一则,夏侯尚只骑着马,却一直在催逼着两条腿跑步的士兵们拼命追赶金侯部。

    到目前为止,除了被两个副将发现斩杀的逃兵外,已经在追赶的跑死累死的士兵人数,已经超过五十人之多。

    这个时代,尤其是金珏穿越过后,因为他的影响,曹军的形势远比原本曹军的形势恶劣的多。就是因为粮食,屯田制虽然很优越,但是,曹操在兖州实施的屯田制接二连三地被吕布军破坏,东郡更是遭遇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让曹军的粮食存储始终保持在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

    再加上这连续两年的时间内,曹操居然不顾农事,发动对徐州的大战,却没有在徐州境内获得一粒粮食,一只家畜,这就让曹军如今的粮食储备捉襟见肘,变得更加危险了。

    可以说,金侯建议让刘备在其北部边境一直实施的坚壁清野战略成功遏制住了曹军的发展,使其一直无法在徐州境内因粮于敌。这也是这一次,关羽会毫不犹豫地烧光了彭城国和沛国境内所有农田的原因。因为,他也明白,这么做虽然让刘备军损失了不少的粮食,但同时,也极大的虚弱了曹军在徐州境内的战斗力。

    因为如此一来,曹军就需要一直依靠后方向前线运送粮食,而远距离运送粮食,不但会消耗大量的劳动力,运粮队本身也会想好一定数量的粮食。

    之所以还能够坚持,仅仅是因为曹军发动战争,既可以籍此消耗一部分人口,又可以通过劫掠豫州刺史部中那些还未被曹操和刘备占据进而控制的郡县中的粮储。

    可是,现如今,整个豫州刺史部中,除了汝南郡被三方瓜分之外,其余各郡县已经被刘备和曹操瓜分殆尽,曹操再想故技重施,已经变得不可能了。更何况,他四周围大小势力,再也没有让他出兵劫掠的目标了。除非他在这个时候,能够说降张绣,进而出兵攻打天下诸侯中作为富有的荆州刘表。

    故而,曹军士兵,尤其是那些非主战部队,一直都是处于吃不饱穿不暖的状态,一个个营养不良的曹军士兵如何能够赶得上专门经过金侯的长跑训练,被充足的粮食喂出来的屯田兵呢

    连续两次徐州之战,曹操总是选择在夏收之前出兵,的确是会破坏徐州的屯田,但是,同时,他出兵抽调走了大量的劳动力,也会耽搁兖州和豫州部分郡县的粮食收割,一旦碰到阴雨天,地里面的庄稼可就要遭殃了,因此,这两年,曹操治下的很多屯田都因为这样的缘故而荒废了。

    二则,曹浑那支辎重军中的辎重兵们。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在侯龙监管他们的时候,哪怕他们是降兵,在分发粮食的时候,侯龙给每个降兵提供的饭食也有屯田兵的八成,毕竟亲疏有别,但是,这中间可没有以往曹军中非常普遍的任何一个环节的克扣。

    军官们一层层克扣士兵们的粮饷,自古以来,很难断绝。

    这方面,就要看一个军队主将的个人品格。

    像曹军中的夏侯惇和曹仁,他们的手下的中低层将领们就不敢这么干,可曹洪和曹瑜叔侄二人的手下,就少不了这样的情况出现。

    这也许就是曹操一直没有让曹洪坐镇地方,一直都是带着曹洪在自己身边,随从征伐的根本原因。曹操知道曹洪叔侄生性贪财,不可独任。

    可以想见,曹瑜的儿子曹浑又是怎样一个货色。

    侯龙正是从曹兰知道曹浑所部的情况,他这才将曹浑军中所有中低层将领全都集中在一起,让辎重兵们自己主动推举新的将官,这才避免了层层克扣士兵军粮的情况出现。

    结果呢

    夏侯尚适时的出现了,他不但解救了被金侯部俘虏的辎重兵,同时,也解救了被侯龙一直单独关押起来的曹浑军中的中低层将官们。

    之后,就是反攻倒算,一些之前被辎重兵们推举出来的临时军官都被这些正派曹军军官杀了。

    这件事,夏侯尚知道吗

    自然是知道的

    要知道,夏侯尚治军同样也非常严厉,在他的军队中,若是没有经过他的首肯,就算是曹浑现在还活着,他也不敢在没有夏侯尚的命令下杀任何一个士兵。

    可是,夏侯尚从开始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意识到辎重兵们心中的愤怒的出处。

    无奈之下,夏侯尚命令部队就地修整,不再追赶敌军了。

    可是,就在夏侯尚部修整了一天之后的第二天,一大早,夏侯尚和两个副将一夜醒来,愕然发现,之前的七千多人的部队,一夜之间,居然跑了大半。

    不但军中几乎所有辎重兵全都跑了,就连跟着夏侯尚一起离开许都的新兵,也跑了两百多。

    这些辎重兵做得也非常决绝,他们在临跑前,不但杀了那些辎重营的将官,还带走了夏侯尚部的七成以上的军粮。

    夏侯尚发现后,连忙派人去追,结果,更让他惊愕的是,这些辎重兵逃亡的方向,居然还是追着之前他们追赶的那支刘备军撤退的方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