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0章 第530 小人物,大作用2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曹操看到金侯如此利用骑兵,他也就主动放下自己的面子,从一个刘备军中的一个小将领身上汲取如此先进的作战经验。他打算把他自己一直以来倾力组建的虎豹骑中的其中一部分,也朝这个方向发展。

    为此,曹操还给这种新式骑兵战法起了一个新名词游骑兵战法。

    金侯加上五百名轻装骑兵,把曹操控制下的豫州梁国、陈国、部分沛国,甚至就连兖州的济阴郡和山阳郡都遭了他的毒手。

    可是,不知道为何,金侯偏偏没有率领这支骑兵进入鲁国和泰山郡,尤其是泰山郡,曹操原本期望他任命的泰山郡太守吕虔手中可是有泰山精兵,而他也早就准备好了,金侯这支骑兵一旦进入泰山郡境内,一定要把他歼灭在此地。

    金侯又不傻,他离开益州之前,金珏跟他见过要注意曹操手下的将领,其中就有泰山郡太守吕虔,此人有能力,不假,但是其为人毫无信义可言,一定要小心他。

    故此,金侯才没有率兵袭扰泰山郡。

    经此一战,曹操把曹家和夏侯家的后起之秀们全都安排进了虎豹骑,这里面,之前就有曹仁的弟弟曹纯,长子曹泰,夏侯惇的弟弟夏侯廉、长子夏侯充,夏侯渊的长子夏侯衡,曹真和曹休,夏侯尚和他的堂弟夏侯儒也主动加入了虎豹骑,训练从金侯身上学来的这种新式骑兵战法。

    而之所以没有进犯鲁国,是因为在不就的将来,金侯很有可能会率兵攻打鲁国,不想给鲁国百姓留下不好的印象。

    金侯所采用的破袭战,不仅要破坏曹军的运粮通道,还会破坏远途金侯所部所遇到的所有农田,以及一些水利设施。

    这种战法对于被被波及郡县的民生和百姓的生活也都有着非常大的破坏作用。

    在这次破袭战中,还有一段非常让人意外的小插曲。

    在路过沛国谯县时,金侯原本是打算率兵强攻入谯县,一把火烧了曹家和夏侯氏的住宅,先替公子先收收帐再说。很可惜,谯县也不知道是谁担任县令,此人不但非常警觉,提前已经做好了防御准备,而且,据金侯观察,此人极为善于防守,在谯县县城里的守军并不多的情况下,居然都把整个谯县县城防守的密不透风。

    这不,在金侯部到达谯县县城外的第一夜,他就准备仗着自己身子轻便,想要效仿金珏当年差点攻下枹罕城的方法,利用攀城索趁夜突袭谯县。

    这也是金侯在此次破袭战中,最大胆的一次攻城战。很可惜,他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一点,刚一登上城墙就被守军中的一个将领发现了。

    也幸好,守军将领自己也过于慌张,他虽然及时向其他守军示警,却并未来得及抽出兵器攻击金侯。金侯得以找到了空隙,主动攀着攀城索溜下了城墙。临走前,金侯非常气恼地甩了对方一袖箭。这个为谯县和曹军都立下大功的无名英雄,被这一袖箭直接射中了哽嗓咽喉,当场就被射死了。

    等回到军营,让金侯没有想到的是,他虽然没有顺利攻入谯县城中,但是,他却得到了一个意外之喜他的一名手下,不,应该说是曹兰那一屯中士兵,曹兰的亲信名叫曹豆,他居然给金侯在城外劫掠到了一个姓夏侯的小女孩。

    因为曹豆见过这个夏侯家的小女孩,才把她劫到军中的。

    后来,金侯专门找了一个当地的女子,通过对小女孩的详细审问得知,她小名叫做草儿,今年只有十岁,她是夏侯渊的亲侄女。

    按说,无论是夏侯氏一族,还是曹氏一族,都应该把家族中的人全都接到许都居住才是,可是,这个自己出城樵采的小女孩不知为何留在了家中。

    后来,回到下邳,金侯问过曹兰才明白,这个夏侯家的小女孩,同曹兰是一样的身世,所谓侄女,不过是夏侯渊的不知道哪个亲哥哥或者亲弟弟与家中的使女生下来的庶女罢了。如果是嫡妻所生儿女,她们自然是早就全都被接到许都去享福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小女孩始终都是姓夏侯,这一点无法更改。

    于是,金侯便交给曹兰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道:“曹兰,你若是想要改姓为侯的话,本将军就可以做主,可是,你若是想改姓为金,本将军却做不了这个主。现在就有一个好机会,刚好能够完成你的心愿,你把这个小女孩亲自护送到益州去。

    不管你能不能够见到公子本人,只要把这封信交给接待你的人,很快你就会得到公子的答复了。曹兰,你看本将军的这个建议如何呢”

    “多谢将军成全”对于金侯的这个安排,曹兰自然是非常高兴地,当即跪在金侯的面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头,非常感激地回答道。

    通过这三年的观察,曹兰心里面非常清楚,这个世上,若是有人能够战胜曹操,替曹兰报仇,杀了曹瑜,举事恐怕只有两个人能够做到,一个就是袁绍,当今世上,各地诸侯当中,也就只有他的实力最强,一姓独占三州之地。

    第二个,就是视曹操为不共戴天之仇的金珏。

    外间人不知道,可曹军的高层却知道,据曹操手下这几个军师猜测,金珏现在可能已经占据了益州大片领土,而从过往的战绩来看,益州境内大大小小的势力,根本就不是金珏的对手。因此,金珏夺取益州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一个毫无根基的小世家的儿子,还受了损及形象的伤势,可是,就算是如此恶劣的情况之下,金珏依然没有放弃自己,放弃报仇之心,他在短短的三年中,就已经快要成为占据一州领土的诸侯,这如何不然惊闻此事的曹兰震惊呢

    “曹兰,既然你答应下来,就一定要在路上照顾好这个小女孩。对了,你若是见到公子,可不要起什么坏心思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