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7‘助友计划完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在这份计划中,刘备给了公孙瓒上中下三策。

    上策,明年开春之后,在袁绍军还未进入幽州境内之时,公孙瓒立刻放弃易京城,率领城内所有军队,破釜沉舟,目标直指幽州刺史部的辽西郡。

    东汉辽西郡的疆域也不小,但是,一郡之地却只下辖了五县,分别阳乐县、海阳县、令支县、肥如县和临渝县。

    辽西郡那里距离三郡乌丸和鲜卑人都很近,在加上辽西郡郡守并不是什么出名的人物,故此,以公孙瓒的个人能力,若是他肯下定决心,必定能够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全取整个辽西郡。

    到时候,即便幽州刺史部三大势力阎柔、鲜于辅和刘虞的儿子刘和,汇同袁绍一起集齐大兵进攻辽西郡,也很难击败公孙瓒。

    与此同时,公孙瓒还可以向现如今占据着整个辽东郡、东伐高句骊,西击乌丸,威行海外的公孙度求援,两人都姓公孙,却不是亲戚,但是,正因为两人都姓公孙,靠着这一点,公孙瓒如果肯放下面子,派儿子主动向对方求援的话,公孙度真还未必不会出兵救援公孙瓒。

    与袁绍相比,阎柔、鲜于辅和刘和即便击败过公孙瓒很多次,但是,他们的个人军事能力都不强,其中,阎柔是靠着他与鲜卑人的特殊关系,才能够当上这个乌丸校尉的。若是公孙瓒肯振作起来的话,他自己都曾经屡次打败过鲜卑人和乌丸人,那么,靠着这两个异族扶持起来的阎柔就更加不是公孙瓒的对手了。

    中策,明年开春之后,公孙瓒也主动放弃易京城,帅部向西北方向突进,直接突到靠近代郡边境,攻下渔阳郡下下属一个县的县城即可。

    前面提到过,趁着袁绍率军围攻易京城的时候,吕布派亲信侯成帅部攻打幽州,虎口夺食,夺下了紧邻并州刺史部的代郡。

    原先,在西汉的时候,代郡就属于并州,因此,吕布夺下代郡,即便激怒了袁绍,可是为了大局,袁绍也并未因此而直接罢兵,翻过头来找吕布的麻烦。

    一旦公孙瓒采纳了中策,帅部攻打到代郡附近的话,那个时候,幽州三大势力就不敢再集结重兵去攻打公孙瓒了。

    一旦幽州本地势力集结重兵,吕布军也会立刻同样做出兵力调整,在整个乱世,谁又能够真得保证,阎柔他们攻下公孙瓒之后,不会趁机进兵代郡呢更何况,一旦公孙瓒真得率领残部到了代郡附近,并成功立足于那里的话,对吕布军而言,却是一件好事情。

    有公孙瓒在渔阳郡呆着,就能够间接保障代郡的安全。不管幽州或者袁绍在进兵的时候,吕布有没有回到并州,陈宫或者司马懿都会知机地派兵救援公孙瓒的。

    金珏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提出这个中策的。

    当然,在细节方面,金珏并不知道代郡究竟与渔阳郡那几个县接壤,公孙瓒一旦采纳中策的话,选择进攻目标是,他就给不出具体的意见了。

    这方面,刘备、张飞和简雍倒是能够给出意见,就是公孙瓒自己,也能够选择一个很好的攻击点。

    下策,继续坚守易京城。

    这是金珏和刘备都不希望公孙瓒做出的选择。

    可是,金珏心里面却几乎可以肯定,最终,公孙瓒十有七八会选择下策。

    这里毕竟是公孙瓒经营许久之地,他继续呆在这里安心,何况,这个时候,不仅公孙瓒自己身上的锐气全失,而且,整个易京城里的公孙瓒军士兵们的军心和士气也都已经降到了极点。妄动的话,一旦战事有所不利,说不定什么时候,公孙瓒军就会彻底土崩瓦解掉。

    但是,这个选择的弊端也非常明显,非常大。

    公孙瓒一旦选择继续留在这里,那他就彻底变成了瓮中之鳖,覆灭只是早晚的问题。

    即便有了刘备等人修改过后的金珏拟定这套精妙的计划,也不能改变公孙瓒的命运,只能徒劳的让公孙瓒在易京城里多活上两三年,甚至是一两年。

    公孙瓒不厌其烦地将二三十页信纸反反复复地看了三遍,又一个人沉思了半个时辰,这才抬起头,双目紧盯着简雍,问道:“玄德贤弟希望孤怎么做”

    公孙瓒问得这个问题,很没有水平。

    经过修订的这份助友计划,无论公孙瓒最终做出何种选择,都需要他自己独自去抗争,独自去面对幽州三个势力和袁绍的大军。别说是幽州,就连冀州都离着刘备控制地区山长水远,刘备即便有余力,他对公孙瓒也是一点忙都帮不上的。

    简雍闻言,就是一皱眉头,不过,他并没有停顿,直接回答道:“公孙公,您问得这个问题,请恕在下无法回答。您自己的命运只能由您自己去掌握,这里离着徐州有千里之遥,我家主公也只能给您这些建议,至于其他,他就爱莫能助了。

    临来之前,我家主公麾下很多人都预判,公孙公您最终还是会选择下策,选择继续留在这座营盘之内。很多人都说,现如今的您早就没有了当年的雄心壮志,张飞更是说您,当年是一头纵横草原的狼王,如今却变成了一只只会躲在营盘里苟延残喘地守门犬。”

    为了能够激发公孙瓒的求生欲望,简雍一上来,就直接用上了激将法。不管此时的公孙瓒个人意志有多么消沉,他始终都是做过一方霸主的军阀,最是受不了这种表面浅显易懂,却极其有用的激将法。

    对于现如今公孙瓒的评价,张飞还真是当着刘备的面,这么说的,而公孙瓒也了解张飞的性格,故此,他一听简雍这番话,真得立刻被激怒了。

    “啪”公孙瓒猛地一拍面前的桌案,豁然站起来,大怒道:“张益德,真真是岂有此理。”

    “宪和,你长途来此实为不易,想必已经劳累了,就先下去休息吧明日一早,孤就给你一个准确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