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62章 安排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哼”徐盛听到刘晔的话,怒哼了一声,大声说道“刘军师。公子给我的任务,就算是”

    可是,徐盛的话才说到一半,却突然被一旁的刘山打断了。

    就听刘山喝止道“停徐将军,还有在座的诸位,有句话,我要事先说明。公子在给你们下达任务的时候,不管你们怎么表忠心,公子都不会说什么。徐将军,你刚才是不是想说就算是死,也要为公子完成任务。那好,我来问你们,你若是死了,又如何替公子完成任务呢

    公子年纪小,有得时候是有些迷信,不过,他曾经有句话说得并没有错。作为他的属下,留下自己的一条命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有命在,凭借你们的才智,随时都还可以为公子效力,一两次失败,只要不是你们故意为之,公子并不在意。

    可是,你们打从一开始就抱着死的心态,公子宁可指派其他人。”

    “不错,徐将军,你此去黑山,任务非常重,再加上你初入军旅,经验不足,遇到困难是非常正常的。不要说什么丧气话,我给你建议,到了黑山那里,不必在乎一城一山的得失。公子制定的这个黑山计划,你的那个部分,只需要尽可能虚弱袁绍军的力量即可,公子并不是让你这样的菜鸟去与袁绍的大军硬碰硬。

    听明白了吗”刘晔在一旁附和道。

    “属下明白了,多谢刘军师刘司马提醒。”听完刘山和刘晔的解释之后,徐盛的心情这才轻松了很多。

    事实上,金珏把徐盛这个尚无任何军旅经验的菜鸟将军派去黑山,并不是太冒险。

    在黑山计划中,魏延要配合张燕派去的一两个副将夺取整个河内郡,而到太行东部劫掠冀州各县,强行迁徙当地百姓的任务,主力部队是张燕自己的主力,而不是魏明他们。

    魏明他们的任务,是在张燕等人放弃黑山等太行山据点之后,接管这些地方,协助张燕他们协防太行八陉中包括在河内郡的几个关口。

    仅此而已

    与袁绍直接硬碰硬,那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情。

    等接下来几年,徐盛逐渐适应了金珏军的战法,并熟悉了军律之后,他就可以在河北战场上大放异彩了。不过,那个时候,金珏给他的任务,依然是出兵袭扰冀州各郡县,尽可能多的劫走当地的青壮,逼得袁绍通知下的冀州境内的普通百姓无法顺利耕种田地。

    如此以来,本来就不事生产,却总是在穷兵黩武的袁绍,在极度缺乏粮食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军粮让他用来暴兵,以此阻碍他向中原进军的步法。

    当然,曹操突然出兵西征马腾,间接打乱了金珏的这个计划,不过,金珏可以肯定,只要公孙瓒还能在易京城里强撑几年,袁绍依然不会想河南出兵,与曹操正式翻脸,而曹操向关中迁徙百姓的意愿就没有那么急迫和强烈了。

    曹操说不定会停下来保持观望。

    这世上,没有人会像金珏火烧略阳县县城那样,可以十分果断地抛弃自己也就夺取的地盘。

    而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就既给了金珏在暗中筹谋的时间,同时也给了魏明带兵重返武关之外,尽最大的可能,堵住曹军继续从武关向关中迁徙百姓的通道。

    说实话,当初,马腾出兵进攻略阳县的时候,金珏若是在略阳县县城里留下五百名他训练出来的强弩兵的话,马腾非但拿不下略阳县,还会金珏留下的军队打得头破血流。

    可是,金珏为了保证自己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在尽可能减少己方兵力损失的情况下,拿下汉中郡,自己否决了与马腾军直接在略阳县发生军事冲突的计划。

    好刚要用在刀刃上,是金珏一向信奉的军事准则。

    一个小小的略阳县,如果没有了城池的庇护,金珏留在略阳县境内以北地区的从当地征募来的散兵游勇们比马腾派来的那些所谓正规军,能够起到更为重要的作用。

    他们都是当地人,比外人更加熟悉当地的地理和山川。事实上,火焚略阳城之后,马腾一直都没有再敢派一兵一卒来此地驻防了。

    在座其他人一听,在江东名声不显的徐盛还未见到正主,便被任命为将军,还接受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文人们只是在心中赞叹,却并不羡慕。而两个小将的眼中却露出了艳羡的眼神。

    丁奉和潘璋互相对视了一眼,便立即同时站起来。

    潘璋速度更快一些,他抢先一步冲着刘晔一拱手,主动请缨道“刘军师,属下潘璋想与徐将军一起去黑山。”

    丁奉也紧随其后,主动请缨道“刘军师,属下丁奉也愿意去黑山刘司马,舍弟就交给您照顾了。”

    “呵呵呵”刘晔闻言,站起身,主动上前,伸出手将两人又按回到座位,笑着说道“两位小将军,徐将军此去黑山,看似任务重,责任重大。可实际上,徐将军要完成只是辅助任务而已,他身边并不需要带多少将领前去。

    你们却是忘了,公子那里始终才是重点,公子若是能够早一日攻破成都城,就能够早一日插手关中的战事。故此,你们留在公子身边,既可以参与即将开幕的成都大战,又可以参加以后的关中和凉州之战,凭你们自身的能力,想要早日被公子任命为将军,我想,也并不困难吧

    你们两个要知道,你们可是公子指名点姓要从江东招募到的人,刘司马,是也不是呢”

    “不错,正是如此。步先生,谢先生,你们两个也不要多心。公子说了,根据他的信息来源,目前也只知道江东的十个人,公子一直以为你们两位还在临淮,并未渡江。所以,并未在名单中记录你们二位的名字。”刘山点头应承道,紧接着,他又冲着步骘和谢旌一拱手,再次解释道。

    谢旌闻言,面色一黑,扭过头不看刘山,心中气闷不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