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34 火烧成都城6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望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两个至亲,尤其是那个一直在痛哭流涕的长子,刘璋继续坚守成都城的心,第一次产生了迟疑。

    而刘循话语中,连续三个赌,也刚好戳中其父刘璋心中的担忧。

    是呀,在事情还未彻底明朗之前,刘璋的确是还有时间等到消息。

    但是,一旦事态的发展真得像费观所预言的那样,刘璋的情况就更加危险了。

    其实,在费观方才的话语中,他还漏算了一个在成都城中极有可能对刘璋不利之人,此人就是刘璋的三哥,那个因病不能继承益州刺史大位的刘勖。

    益州很多人可能已经忘了,最开始,刘璋和他的两个哥哥都在洛阳城,而刘勖却一直都跟在其父刘焉的身边,一直呆在益州,亲眼见证了刘焉完全掌控益州的整个过程。

    若是刘勖真得是病了,那还有情可原,可是,他若只是身体孱弱而被刘焉主动放弃的话,刘勖心中又该是如何的愤怒呢

    刘焉最终把益州刺史的位置留给了性格有巨大缺陷的刘璋,刘勖若是没疯的话,他心中必定是极为不甘的。

    这才是一直以来,刘焉都将吴氏兄弟外放到益州其他郡县担任守令的根本原因,目的自然是支开益州唯一可能支持刘勖的人或者势力。

    在这么要命的时刻,刘璋更担心地反而是他的这个三哥会不会造他的反,因为,对刘勖而言,能不能坐上益州刺史这个位置,对他其实一点都不重要

    对他最为重要的是,能不能将刘璋掀翻

    在刘循的哭声中,刘璋依然沉默了好半天,这才长叹了一声,吩咐道“循儿,你立即去吩咐府中之人,召集家中的人,点齐府中的护卫,孤和你们一起去东城。”

    在这一刻,刘璋是真的想通了,也想明白了,与其再留在这里担惊受怕,真还不如立即带着家人到让他可以信任的费观军中。

    “诺”刘循闻言,立即止住了哭声,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和鼻涕,答应了一声,便摇摇晃晃地想好站起来。

    可是,刘循毕竟年纪还小,且跪在刘璋面前的时间很长了,故此,接连站了两次,都没有能够站起来。最后,还是刘璋身边的亲卫上前扶了他的一把,这才将刘循搀扶了起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费观突然又插言道“主公,为什么要去东城门那里呢若是按照属下的建议,主公您和我们去西城的话,还是有很大的几率从西城突围出去的。”

    “唉”刘璋闻言,摆了摆手,长叹了一声,回答道“宾伯吾弟,孤知道,你的这个建议,当初,张从事也曾经在军事会议上提到过,不过,当时,却被昏聩不堪的孤否决了。不用否认,即便你们不这么想,当时,其他与会的人当中,肯定有人会这么想的。

    可是,宾伯吾弟,你想过没有,成都城被围困起来之后,即便孤成功率军从成都城突围出去,可是,那个时候,我们又能够到哪里去呢

    向南突围的话,南方是南中。

    南中四郡全都是蛮荒之地,汉民少,蛮人多。之前,不是已经传来了消息,在金珏军围攻我成都城的时候,南中四郡当中的两郡已经全都反了。孤向南逃的话,等于是送羊入虎口。

    向北,有广汉郡和大剑关,这两个地方都有忠于刘璋的军队驻防。

    尤其是大剑关,在成都城被围之后,城内便彻底与外界断了联系。

    二将根本据不知道广汉郡和大剑的现状。

    故此,现如今对刘璋而言,吴氏兄弟情况不明,大剑关守将严颜至今未能率领大剑关城里的大军救援成都城。更何况,严爱卿之前就在关城上受了极重的箭伤。此时,他还能控制住大剑关不失,就已经非常难能可贵了。

    向西突围的话,表面上看似乎是条出路,但是,刘璋却觉得,西面更是雷区。

    宕渠县板楯蛮人根本就从未臣服于刘焉和刘璋父子,永宁郡的赵韪,早就有了取而代之的想法,至于固陵郡太守庞羲,刘璋心中其实更怕这个倚老卖老的老东西。

    庞羲于刘焉一家是有恩的,可是,自从刘焉病故,刘璋接位继任益州刺史以后,因为刘璋的个性好猜忌,故此,二人之间的关系可谓是急转直下。

    益州如今的情势已经乱到了这步田地,而成都城与整个三巴之间的联系已经断了快要一年了,这个时候,谁知道庞羲是不是已经转投他人了。

    比如荆州牧刘表、再比如现如今正在围攻成都城的金珏,这都是有可能的。

    故此,刘璋此时既然已经下了决定,他的心里面其实反倒比费观更加清醒得多的多。

    与其从成都城城西突围出去,面对不可知的未来,还干脆就不如到城东,视成都城内外情况的变化,刘璋到时候再做决定也不迟。

    此时,刘璋也明白,费观的建议,一则,是为了避免让他被城内的世家集合在一起,将他抓捕起来,当成礼物送到金珏军中,二则,其实就隐含着让刘璋自己决定是主动投降于金珏。

    既然做了决定,刘璋的府邸里便彻底热闹了起来,在刘循和刘璋派去协助他的护卫出门之前,费观偷偷对刘循吩咐了几句道“循儿,时间紧迫,你派人召集府中亲眷的时候,一定要做到轻车简从,千万不要再去管府中那些什么值钱的玉器古玩、金银细软之类的东西了。

    家中凡是十五岁以上的男子,全都拿上武器,背上足够的粮食和盐巴。这是因为,接下来,即便主公和我们顺利抵达东城门那里,可谁又能知道我们要在东城门那里坚持上几天呢因此,这个时候,吃得东西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的多。”

    这里毕竟是刘璋的府邸,作为长子的刘循替刘璋下达命令,没什么问题,刘璋再如何多疑,也不会猜疑如今才他的儿子只有十五岁的小刘循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