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61章 刘备生气的原因完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金侯的这番话是发自肺腑之言,可与会的人之中,就是有人依然不相信他的话。

    “哼”金侯刚一说完,就听有人怒哼了一声,质问道“古语有云,人心隔肚皮,金侯,你又如何保证,你家公子说过的话能够一直不变呢再说,金珏他小小年纪,又身有残疾,何敢说他自己在各个方面都无敌于天下呢”

    “呵呵呵”金侯闻言,并没有生气,反而轻笑了三声,并没有直接回答关羽的质问,而是扭头看向刘备,躬身问道“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啊主公,你还记当初,公子他和您是如何品评关将军和张将军的吗您到现在依然还认为,在您的麾下,没有人在军事能力方面,有胜过二人的将领吗

    至于关将军你的问题,其实答案真得非常简单。

    若是按照你方才的理论,远的不说,就拿最近刘璋率军攻入荆州,与刘表张羡夺取荆南四郡一事来说。若是公子他真得有心争夺天下的话,早就趁机领兵跟在刘璋的身后,攻打南郡。主公和你们如今都知道傅彤是公子安插在刘表麾下的奸细。

    那么,公子他只需要攻下南郡江陵城,得到那里的辎实,便可以和傅彤一起南北夹攻襄阳城了。试问,在这种情况下,当初,刘表为了阻止孙策夺取荆南四郡步伐,只能调傅彤前去,现如今少了这员大将,刘表手中有其他将领可以同时抵挡得住傅彤和公子麾下其他将领的进攻吗

    如此一来,刘表的荆州对于公子而言,可以说是唾手可得耳而公子故意让刘璋带兵出益州,却是为了让刘璋替他分担江夏郡文聘和江东孙策军部分兵力。

    可是,公子为何没有这么做呢

    一则,襄阳城毕竟是天下着名的坚城,如同成都城一样,公子想要击败刘表的大军很简单,但是,想要在短时间之内拿下襄阳城却很难。

    若是花费大量时间在荆州的话,公子就没有余力再去阻止曹操夺取关中和凉州的步伐了。这是公子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若是把这种机会放在曹操孙策的面前,他们必然想都不会像,会先放下个人的私仇,而是回去选择夺取容易攻占的地盘。

    若是这种机会放在主公您的面前,您又会做出何种选择呢

    主公,将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等到公子消灭了曹操之后,与主公您争夺天下的,不是公子本人,而只是公子亲手培养出来的那些刘姓之人而已。事实上,只要主公你有志气和能力击败公子培养出来的其他刘姓之人,占据出关中和益州之外的其他各州,公子会举天下奉您为主的。

    谁刘不是刘啊”

    金侯的这番话说完,众人全都陷入到了沉思当中,即便因为各种原因在心中一直不忿金珏和金侯的关羽也同样是如此。

    金侯举得例子非常好,以现在刘表在荆州的声望和他自己以及麾下谋臣武将们的能力,真得很难与金珏相匹敌。

    谋臣方面,金珏麾下其他谋臣不提,只说贾诩一个人,就算是把蒯良和蒯越兄弟绑在一起,都算不过毒士一个人。

    武将方面,就更是如此了。

    这个时候,刘备和与会之大臣们才想到,原来,刘表掌控的整个荆州麾下的武将,最有能力的反倒是金珏安插在荆州的傅彤,刘备他们还不知道,傅干张龙赵虎和马汉也全都是金珏的人。而江夏太守文聘也是傅彤举荐,刘表才提拔重用的将领。

    真的很讽刺,但是,也是事实。

    若是这种机会放在孙策和曹操面前,这两个枭雄一般的人物必然是先公后私,先选择容易攻取的地盘,再选择其他时机报私仇。一直以来,曹操不正是这么做的吗

    而金珏恰恰就放弃了这个大好的机会,利用刘璋吸引天下诸侯的注意力,而他自己却已经开始集中自己的注意力和力量,全心全意准备对付曹操了。

    “吁原来如此,原来真是如此啊”大概过了一刻钟之后,这一次,打破议事厅里沉默的人却是之前一直都未曾说过话的军师鲁肃。

    听了金侯的话,鲁肃是真的想明白了,他之前一直想不明白的就是这一点。

    以金珏的布局能力,和其麾下将领们的军事能力,以及提前一年多就被安插下来的棋子傅彤,这个时候,金珏的确是有足够的能力和理由趁机攻入荆州,进而夺取荆州江北之地的。

    “元直,这一次,你是真的做错了啊上一次,你压下傅彤的传信,自以为很高明,其实,金二公子得知荆南之战经过之后,恐怕是在第一时间就猜到了我军当时的态度就是坐山观虎头。你的想法无非就是,不管是孙策还是刘表,一旦二军在长江僵持下来的话,他们必然会加派重兵把守长江防线。

    如此一来,金二公子再想派兵攻入荆州,就比登天还难了。法正突然间在寿春城里消失,就是明证。

    可是,你自己恐怕都没有想到,那个同样很年轻的傅彤居然能够用极少的兵力,一道临时搭建起来的防线,就将孙策拦在了防线以南,最后,他甚至成功地将孙策军赶出了武陵郡和零陵郡。这的确是傅彤个人能力很强所导致的结果,可是,你就没有想过,这何尝不是金二公子慧眼识英的结果吗

    但只是傅彤一个年轻的将领就如此轻而易举地破了你的一石二鸟之计,若是金二公子因此集中他的全部力量找我军的麻烦,元直,你真的能够抵敌得住吗”鲁肃一边缕着颌下的短须,一边面色沉重地看着徐庶,诘问道。

    “算了事情孤已经知晓,孤的态度同子敬一样元直,前事不提,珏贤侄也不是小气之人,故此,你以后为孤出谋划策的时候,尽量少牵扯到珏贤侄也就是了。至于云长子方,你们以后不得再无故针对小猴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