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10 江东乱10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将下一批经由甘宁船队运送,全员安全渡过长江的关羽部和张飞部,总共一万人全都派遣到丹阳郡南部,去接替金侯,负责驻守南部四县,并试图进攻会稽郡或者庐陵郡。

    而金侯本人则接替关羽,带兵潜入到吴郡去,借助孙暠发动叛乱之机,试图进一步扰乱整个吴郡的局势,亦或者让金侯本人做出判断,有无先从吴郡夺取属县的机会。

    也就是说,在程普归来,并提议执行新的bg ishu和安排之前,当时年仅只有十五岁的顾邵心中担心的事情,已经变成了事实那就是,金侯抓住吴郡太守朱治和孙暠都疏忽了的时机,将吴郡最西部的阳羡县夺了下来。

    对于朱治而言,他得知此事之后,不应该紧张,而是应该赶到庆幸,因为,金侯虽然从孙暠手中夺取了阳羡县,但是,因为他本人根本就不通水战,再加上,他手中目前没有任何的战船,故此,他短期内还不能借助太湖,袭扰太湖周边的各县。

    反过来,金侯还要担心朱治或者太湖周围其他四个县的守将会不会利用太湖袭扰他驻守的阳羡县。

    不过,孙暠此时,带着兵正在富春县与虞翻以及会稽郡派来的援军对峙,而朱治正想办法调集兵力,准备平叛,故此,他们二人谁还都没有注意到刘备军已经带兵进入了吴县,并夺取了一个属县的这个事实。

    之前,孙权已经对吕范言不听计不从,故此,吕范这一次也不敢贸然指出军中资历最深的程普刚刚回来提出的军事部署中的漏洞,不,吕范的担忧,暂时还不能被叫做漏洞,因为,他们谁都不知道周瑜究竟是怎么想的,又有什么样的绸缪。

    而顾邵不说,单纯地却只是因为他的年纪在与会众人当中实在是太小了,就连张昭的长子张承都比他大了六岁,都没有敢在这次会议里轻易开口说话,更不要说顾邵了。

    而孙权本人呢

    对于在军事会议上二人的表现,孙权只注意到了吕范。

    毕竟,在孙策还活着的时候,吕范就经常会向孙策提出一些良策,像今天这样,一言不发的情况,实在是太少了。

    众人又商议了大约一个时辰,大家伙根据程普的提议,把细节补全,孙权便宣布此次军事会议结束。

    随后,有任务的几员将领冲着孙权一拱手,便立即转身快步离开了城主府,在门前,骑上各自亲兵牵着的战马,迅速向城外军营的方向赶去。

    孙策留下来的精兵,在城外扎有大营。

    刚刚赶回来的程普去见了吴国太,又到孙策停棺椁的地方,向他的这位英明神武却又极为短命的主公磕了头,这才赶往军营,他是三老将当中,唯一一个没有来得及亲自参加孙策葬礼的,见吴国太和孙策的棺椁,是应有之仪。

    按照部属,程普率领精兵五千,先到故障县接替驻守在那里的蒋钦,以故障县为,布置抵御刘备继续向南入侵的防线。

    随程普一起去故障县的,还有孙权新收的一个幕僚,此人名叫吕岱。

    吕岱,字定公,广陵海陵人。吕岱年轻时担任过本县的县吏,因避乱而南渡过江。

    一直到孙权被孙策指定为继承人,这才得到受孙权赏识,也就是建安四年末的时候。

    这一年,吕岱已经三十八岁了。

    程普和吕岱到达故障县之后,由吕岱暂时担任故障县县令,负责驻守该县。

    程普随后会到泾县去,留在那里布置防务。现在的泾县,南北西三面临敌,防御的任务和重担,不是吕岱所担任的故障县所能够比拟的。

    这是后话,

    再说宛陵城城主府的议事厅内,武将们性子都急,文官们只好等武将们先离开,他们才不紧不慢地迈着方步陆续离开会议室。

    当吕范准备走出大门的时候,孙权身边的亲卫突然悄悄走到了身边,在他耳边耳语了一句,吕范听完,停住了脚步,扭头看向孙权,顺势点了点头,向孙权表是自己明白了。

    这个过程当中,处在吕范身后的张昭和吴景全都看到了吕范和孙权之间的互动,孙权也同样是吴景的外甥,他对于孙权主动亲近吕范,并没有太多的意见,事实上,他也非常赏识吕范个人能力的。

    而张昭则不同,都说文武相忌,其实文臣之间不同派系的,也会相互排斥,尤其是像吕范这样允文允武的臣子,在战乱时期会变得更为吃香,故此,张昭在看到之后,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头。

    不过,既然是孙权主动找的吕范,张昭暂时也没有办法阻止主公亲近自己的臣子。

    只是,紧接着,吕范做了一个非常出人意料的事情,他上前疾跑了十几步,伸出双手,一把将已经走出很远的张承和顾邵全都拉住了。

    “呵呵呵”吕范笑呵呵地说道“两位贤侄,主公有要事要吩咐你们,请跟我来吧”

    两个年轻人一听这话,都不得不主动停住了脚步,立即转身跟着吕范一起走向了孙权平日里的书房。

    伸手不打笑脸人,张昭听到这番话,也不好阻止吕范将自己的儿子也牵连了进来,毕竟,刚才,孙权亲卫与吕范说话的时候,是耳语,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孙权吩咐的具体内容,张昭和吴景也只是知道孙权急着召见吕范这件事。

    “呵呵呵”看张昭脸上露出些许不悦的神情,一旁的吴景笑着宽慰道“张老,主公召见两个年轻人,兴许是好事,您想,邵儿今年才十五岁,主公是不会让他这样的年轻人现在就承担军务的,您只管放心就是了。”。

    吴景误以为张昭是在担心孙权急着召见吕范和两个年轻人,是想让他们承担军务,毕竟,吕范本人在孙策麾下一直都是在当武将用,而有顾邵在,孙权就必然不会这么做。

    “哈哈”张昭闻言,打了个哈哈,摇了摇头,违心地回答道“老夫也是怕仲嗣过于年轻,能力不足,要是坏了主公的大事”

    皇帝培养手册

    皇帝培养手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