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23 江东乱23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关羽的处境就变得有些尴尬,甚至是有些惨。

    之前,在徐州的时候,关羽所统辖的彭城国,一直都处于与曹军作战的第一线,再加上关羽心中非常看不起金珏,也就使得他更加看不起之前做过金侯亲兵的金侯。

    私下里,关羽对亲信经常称呼金侯为兵家子。

    对此,刘备知道后,虽然不好因此而责备关羽,但是,他也曾经非常委婉地劝阻过二弟,至于金侯本人,在听到关羽给他起得诨号之后,却并不在意,一方面,金侯父亲在世的时候,原本就是徐州彭城国下属一个小县城内一个极为普通的守军底层士兵而已。

    据王朝所说,金侯的父亲顶多在军中也就是个伍长而已。王朝,现在是金珏身边的亲卫首领,可他之前,却是投奔金珏那一百名徐州兵当中,军中资历最高,官职,不,曾经在徐州军中官职最高之人,他在徐州陶谦麾下,曾经做到了屯长。

    当然,到现在,反倒是当初官职最高的王朝,其官职变成了最低,因为,他的个人能力,除了个人武艺超群之外,其军事能力也就只能当一个屯长,这是金珏几次任用他之后,对他的判语。王朝听到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非常高兴。

    因为,王朝自己心里面也非常清楚,他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当将军的料,能够继续留在金珏身边,担任亲卫首领,是原先那一百名投奔金珏中还活着的徐州兵,每一个都真心企盼的。很多人,也包括马汉、张龙和赵虎,其实都不愿意离开金珏的身边,在外面当将领。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这句出自拿破仑一世的明言,其实并不适合所有人。

    故此,关羽和张飞得到消息之后,他们的心都乱了,想要为刘备在江东建功立业的野心也立即变得急迫起来。

    但是,对于张飞而言,他在丹阳郡的处境就有些尴尬,在起兵之初,刘备和徐庶按照制定好的计划,分派给他的任务就是守好丹阳郡的南部,防止周瑜率军从豫章郡直接攻入到丹阳郡。离他现在驻兵所在的黝县最近的一个县,除了丹阳郡中部的泾县之外,剩下的就是豫章郡境内东部的鄱阳县。

    张飞若是敢率军现在就攻入豫章郡,夺取鄱阳县,却正好中了周瑜故意抛出来勾引他或者赵云的香饵。张飞所部兵力十分有限,一旦他出兵占据了鄱阳县,他之前驻兵之地黝县正好就成了周瑜突破张飞和关羽在丹阳郡南部所构筑的防线的突破口。

    幸好,张飞还算是理智,在想要出兵之前,他派人到石城县,询问侯龙对他出兵一事的看法。

    在得知张飞的打算之后,侯龙吓了一大跳,一看完信,他不顾个人安危,立即骑着快马,从石城县到黝县,只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就跑完了。

    一见到张飞,侯龙就大声进谏道“张将军,万万不可啊金,不,您忘了,临离开秣陵县之前,主公和徐军师一直叮嘱过您和属下,到了丹阳郡南部之后,张将军您和关将军唯一的任务就是一切都以坚守丹阳郡南部防线为要务。

    豫章郡周瑜非是等闲之辈,若是您此时出兵豫章郡,至多从其手中夺取鄱阳县和余汗县,豫章郡有鄱阳湖作为阻隔和屏障,若是没有水军的帮助,将军您很难在短时间之内,越过鄱阳湖,攻入豫章郡腹地。但是,将军您一旦率军离开,黝县这里就成了我军防线上的软肋。

    若是周瑜不管那两个县,率军从西部绕到丹阳郡南部,在您率军离开之后,再奇袭黝县的话,我军在南部设立的防线,顷刻之间就会化为乌有的。请张将军您再三思。

    若是您不肯听属下的劝,在没有主公和徐军师的后续命令下,公然违背主公制定的计划出兵。到时候,就不要怪属下不为您守备后路,一旦周瑜真的出兵攻击黝县的话,末将会毫不犹豫地舍弃掉石城县,立即返回秣陵县。向主公和徐军师讨一个说法”

    之前,在跟着金侯的时候,金侯就曾经对侯龙说过,若是他有反对意见,或者能够想到比金侯更好的计划,可以当着金侯的面直接说出来,若是能够说服金侯的话,金侯一定会听。当然,以侯龙目前的军事能力和军事经验,真正能够说服金侯的时候,是非常少的。

    在金侯军中,真正有这样待遇的人,有且只有两个,一个就是侯龙,一个就是之前做过金侯所部监军的刘基,而刘基年纪小,经验少,再加上他本人根本就不擅于军律,即便有这样的待遇,也从来没有机会能够用到,至于说侯虎,他若是敢在金侯面前主动提出要跟侯龙一样的待遇,金侯就能够当场抽出刀子来抽他。

    侯虎说到底就是有一定武艺的猛将罢了,金侯根本就不会听他的建议的。

    也因此,侯龙才敢在张飞的面前当众说出这番半是劝谏,半是威胁的话来。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刘备当初和鲁肃以及徐庶制定夺取江东四郡计划的时候,鲁肃因为知道周瑜,所以,他在计划中曾经一再强调过,刘备在进攻并准备夺取丹阳郡的时候,一定要想办法派人在丹阳郡南部和西部设立防线,阻止周瑜率军进入到丹阳。

    这样的话,即便周瑜或是走水路,或是向南进攻庐陵郡、建昌都尉,甚至夺取整个会稽郡,对于刘备而言,全都不是太大的威胁。

    因为,庐陵郡、建昌都尉原本就是从豫章郡分出来的,最不繁华的疆域,而会稽郡也同样如此,会稽郡的疆域与原先的豫章郡差不多相同,算是大汉朝疆域最大的郡,但是,因为地处南方,烟瘴之地非常多,使得这里的百姓人口增长并不快,而从中原逃避战乱的百姓,敢在渡江之后,躲避到会稽郡和豫章郡南部的百姓却非常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