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87 烧当滇勇的决定2

作品:《皇帝培养手册

    一个年纪十几岁的半大孩子,能够在几年之前就为陇西郡境内的羌族人布下如此用心极其险恶的布局,如何让烧当滇勇和烧当滇忠不为此而不寒而栗、如何让他们不为此而感到胆战心惊呢

    烧当滇忠见首领主意已定,熟知首领性格的他便不再劝阻,因为,他知道,首领既然已经拿定了主意,准备为整个烧当羌部族做最后的努力,他如何劝都是徒劳的。而他唯一能够做得,就是严格按照首领的吩咐,将大公子和烧当滇士一起护送到烧当羌在河西的故地安居。

    一个时辰之后,烧当滇士急匆匆从城外赶了回来,他带去的一百人,也都一个没有少的都呆了回来。

    等到烧当滇士跑到之前被烧当滇猛用县衙改造的城主府之中,见到烧当滇勇和烧当滇忠之后,还没有来得及把气喘匀,烧当滇勇便迫不及待地问道“十七弟,如何了成廉部出了临姚县,究竟向何方而去了呢”

    这个时候,烧当滇忠端着一碗菊花水,快步走到烧当滇士跟前,将茶碗递到了对方手中,烧当滇士也不客气,扬起脖子一口气将茶碗里的菊花水灌入口中,喝进去之后,又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算是缓过劲来了。

    接着,烧当滇士用袖子一擦嘴角脸上的茶水,朗声回答道“十三哥,的确是向您预料的那样,成廉那个家伙率军除了陇西郡之后,便径直向西北而去了。十三哥,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呢”

    用菊花泡水,金珏自然不是第一个,但是,这种饮品却是由他的手传播出去的,这一点,毫无疑问,而陇西郡的羌族人,尤其是烧当滇勇却是从马岱那里学来的。当初,烧当滇勇到襄武县找马岱比试武艺,被马岱击败之后,马岱就是用这种清咽可口的饮品招待的他。

    之所以没有用酒,是因为,马岱当时刚刚将枹罕县的汉人全都迁徙到襄武县,而枹罕县和襄武县官仓里的粮食几乎全都被金珏和烧当滇勇搬空了,故此,马岱即便佩服烧当滇勇的武艺,但绝对不会用酒来招待给了自己一座空城的对手。

    哪怕这是对手应该做得事情。

    当初,为了养活全县的百姓,马岱将他从枹罕城掳掠来的财宝全都用来与陇西郡境内的羌族各部落交换粮食了。

    这也就是烧当羌部族族长烧当滇雄没有争霸天下的雄心和能力,不然的话,即便以马腾和羌族人之间的良好关系,烧当羌部族也不会卖粮食给马岱的。

    一看烧当滇士那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烧当滇勇连连摇头叹气,他心里又如何不明白,他的这个十七弟像极了年轻时候的自己勇武、冲动,好战,一打仗就喜欢冲到最前头去。

    以往,在面对其他部族的羌族人、氐族人,或者其他游牧民族这些同级别的对手,甚至是大汉朝廷派来的汉军军队的时候,烧当滇士的这种做法,不仅会得到族人们的赞誉,还会为他自己争来荣誉和财富,但是,时时变迁,随着金珏穿越,战争形势已经逐渐开始发生了变化。

    有不少聪明的武将都知道一件事,以后,凡是在面对金珏军的时候,烧当滇士这种不管不顾直接冲阵的做法根本就是在找死而已。

    魏延在历阳县城外,骑着马在一百步远的地方,只一箭就成功射杀了孙策麾下大将凌操,甚至,要不是凌操替孙策挡了这一箭要命之箭的话,当时,死得就不是凌操,而是孙策了。

    这件事被江淮间的好事之徒广为传播,并迅速传遍了全天下。

    说实话,魏延本人的箭矢,只能说不错,不要说跟太史慈、吕布这样的射术出色的名将想比,他就连金珏金珏中的李封都远远不如。当初,差一点射杀孙策那一箭,十成里面有七八成是运气的成分。

    那一箭之后,有识之士经过分析,最后赞叹的、惧怕的全都是金珏军制造出来的、却并未广泛传播开来的新式复合弓,以及魏延的运气,而不是魏延本人的射术。

    “十七弟,若是成廉部直接率军进攻枹罕城的话,我估计,以族长的秉性,肯定是不会轻易放弃枹罕县的。他一定会派人召集各部落首领,让他们出兵准备在我们之前自以为占据绝对优势的野战上战胜对手。即便真的战败了,他也依然会仗着枹罕县的地理优势,以及枹罕城坚固的城墙,据城而守。

    可是,族长却忘了,金珏当初,就是已经极少的兵力攻破宋建坚守的枹罕城,而一举成名的。当初,金珏和马岱放弃枹罕城的时候,即便没有拆掉枹罕城的一砖一瓦,但是,他走的时候,必然已经摸清楚了枹罕城防御体系的优缺点,再有,他甚至都有可能在枹罕城里布置了谁也猜不到的后手。

    因而,无论族长如何选择,都将会把我们烧当羌部族带入到万劫不复的境地之中去。故此,明天,你、智儿和忠叔暂时带着本部人马,迅速离开陇西郡,回到我烧当羌当初在河西的故地去。”

    “那十三哥你呢”烧当滇士一听脸上立刻露出不乐意的表情,问道。

    “咳咳”烧当滇勇轻咳了一声,回答道“十七弟,你要明白,如今的临姚城里,不但有我部族人,还有其他首领们一起送来的两万多兵马。既然成廉部所图的是枹罕县,为兄岂有手握重兵,却不前去救援的道理呢”

    烧当滇士闻言,他也知道,自己的十三哥既然做了决定,他知道自己说什么也劝不了对方,心里便有些恼怒。可他生气对象并不是烧当滇勇,而是烧当羌部族其他首领们。这些首领们一个个嫉贤妒能,虽说烧当滇勇现在手中有两万人的援军,但是,各部落首领们送来的却都是什么

    全都是各部落当中的谁都不想要的老弱病残和驽马罢了。

    这样的兵马,别说跟汉军作战了,就连汉人地主的家丁都打不过。

    。